导航:首页杂文乱弹八卦>飞云乱弹(丁酉二十)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飞云乱弹(丁酉二十)

作者:雅云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飞云乱弹(丁酉二十)
1、 飞云年轻时也曾虚荣过,疯狂过,而今年过半百,总算对于人生有了一点小小的顿悟:无论年轻时候的我们多么疯狂,最后还是要归入平淡的长河中。于是,我们要有勇气去安于平淡,能安于平淡就是最大的不一样。谁都可以陶醉于旅途的风景,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积极面对惨淡的生活。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青涩的岁月里,都会有不羁的想法和天马行空的幻想,可是活到一定的年纪就会蓦然发现,生活就像一把无情的刻刀,改变了我们原本的模样。当青春远逝,当我们坐在一起不能再像曾经豪言壮志畅饮到天明时,当我们开始谈论眼下房价儿女婚事而不再勾画未来的宏图时,请勇敢地接受这种生活的平淡。无论未来怎样,其实我们都不必抱怨我们的人生。虽然有的人一生精彩不断,但更多的人一生都是充满了平平常常的小事。假如我们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可以做,那么就做一个平淡的小人物,做一个孝顺的儿女,做一个可敬的父母,做一个合格的丈夫或妻子,这一样也是丰满的一生。努力享受人生,然后勇敢地安于平淡。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如果没有机会去让人心旷神怡的地方,那就做一个用心生活的人,发现身边那些平凡而细小的美,这远比一个只能被世间美景打动的人要容易幸福得多。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继续热爱它,那才是人生真谛。
2、 飞云刚在微信里看到这么一句话:你对我重要,你的看法才重要。沉思良久,便觉得这话说的太正确了,简直有点醍醐灌顶的意思。可不是吗,我们之所以会在别人的声音里患得患失,就是因为太缺乏这样的自我认同;我们之所以过于放大别人的看法,就是因为自己不具备区分忠言与聒噪的能力,从而盲目的给了别人脸。想必大家都看过《甄嬛传》吧,能不能容得下我是你的气度,能不能让你容下是我的本事。我们做为一个社会化的动物,要想活得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做到爱谁谁,基本没这个可能。我们活在这个世上,终归是无法让每个人都满意,更别指望让所有人都喜欢自己。马克.鲍尔莱因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根本毫无意义。这话说得很对,但很多人即使明白了这个道理,却依然做不到绝对意义上的成熟。每个人的观点,都会受限于不同的视野和境界。而这些不同,取决于三观、立场和利益。所以,别人的说三道四该不该听,就得分人。如果说话的人对你重要,那无论说的正确与否,你都要拿来反思;如果说话的人对你毫不相干,那无论说的正确与否,你都可当做秋风过耳。如此一来,慢慢你就会发现,原来人这一辈子,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已。如果你见人就在乎,必然就会被不相干的人套上枷锁。所以,你对我重要,你的看法才重要,至于其他的吗,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老子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与别人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3、 在古汉语里,人的年龄是有很多雅称的。就飞云所知的,就有如下许多:初度,指人的出生年时;赤子,指初生婴儿;襁褓,指未满周岁的婴儿;孩提,指可以提抱而未能独立行走的儿童;龆龀,指正处于换齿年龄的儿童;豆蒄,指十三四岁的少女;舞勺,指十四五岁的男孩;及笄,指十五岁少女,表示已到出嫁的年岁;金钗,指十二岁少女;舞象,指十五岁到二十岁的青春男孩;破瓜,指十六岁少女;加冠、束发、弱冠,皆指二十岁男子;花信,指二十四岁女子;而立、始室,皆指三十岁;不惑,指四十岁;知天命,指五十岁;耳顺、花甲,皆指六十岁;还历,指六十一岁;从心、古稀、悬车,皆指七十岁;喜寿,指七十七岁;耋耄,七八十岁为耋,八九十岁为耄;米寿,指八十八岁;白寿,指九十九岁;中寿,指一百岁;期颐,指一百岁以上;茶寿,指一百零八岁;上寿,指一百二十岁;双稀、双庆,皆指一百四十岁。上述雅称,我觉得常用的也就八十岁以前的那些,至于八十岁以后的那些,估计也就是文人们想象编排的,因为古人平均寿命很短,七十都古来稀了,还有几个能活到八九十、一百岁的?特别是这个一百四十岁的双稀,恐怕是恒古未闻了。真要有人能活到这个岁数,恐怕也被人称作老妖精了。
4、 往事不堪回首,但凡上了岁数的人都有这种感慨。但在飞云看来,一个没有往事可以回首的人是可怜的,这种记忆的麻木,不仅仅证明一个人内心的冷酷无情,也证明一个人的爱心已经丧失殆尽。因为,即使你什么都没有,你也应该有天真烂漫的童年可以回忆。谁都有五彩斑斓的往事,一段经历,一个故事,一次伤痛。但是,有的人经历过后就慢慢抛弃到了尘埃里,什么也没有留下。我们阅读,从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中,总是能够看到作家带给我们的对美好生活的回忆,其实那都是一个文学家的往事,只是那些往事并没有成为过眼云烟随风飘散,而是被作家珍藏了多年后最终被拿出来,便就成为了人类共享的精神美餐。一切伟大的诞生都是在沉默中完成的,在一切的语言、热闹、喧嚣、浮华、名利消失的地方,隐藏着世界的秘密。所以,当你看到一个人光芒万丈的身影,你应该到他成名之前的地方,去探寻他坚守的寂寞。生活总是喧嚣吵闹的,很多人习惯于这样的气氛。但是,如果在这样的生活中没有一颗清醒之心,你必定就会被这尘世淹没。有幸的是毕竟有人不同,他们总是能在浮尘之中倾听,能在喧嚣之中聆听到世界的寂寞。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而且很多故事都隐藏着深深的忧伤。但所不同的是,有人总是把忧伤往事提起,变成了人生挥之不去的悲苦;有人把往事当做了一种经历的成长,忧伤都化作了人生的芬芳。当一切往事都隐没在岁月深处的时候,文学家就点燃了回忆的烛火,把一个个曾经的片段,都打磨成美好的风景,重新拉回到我们的面前,打动千万颗沉睡的心灵。当然,每个人都不可能成为文学家,但力求多保存一些往事在脑海里可供随时回忆,那也不失为极好的精神食粮。
5、 有人在微信里问:好朋友为什么会逐渐疏远?飞云想了很久,也许原因很多,且各有不同。台湾作家龙应台说: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仔细想想,这话算是一语中的。在平原上很多人可以聚在一起结伴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走进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大不一样了,各人专心走个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曾经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一往深情,也就只能滞留在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里了。当一个人变得成熟、自觉以后,逐渐就会意识到自己是谁,这一生想获得什么,并在一定程度上也明确了哪些朋友值得全力关注,哪些人只是在消耗自己的精力。所以,当青春的浪花飞溅时,在湍急的岁月里,只看得到有去无回的人。待到年长之后,彼此逐渐疏离,后来再慢慢断交,甚至老死不相往来。在通常情况下,但凡能够一直保持交往的朋友,其资源、地位、见识一定相当。即便有些友谊,看起来似乎超越了阶层,但彼此间的观念和品位,也一定是相近的。就拿问我的这位朋友来说吧,无非也就是故友不再的惋叹。我理解这种失意,也依例尝过友尽的酸楚灰心,亦觉得,曾经亲密的人际关系之所以终结,究其根本,那就是我们彼此都看清了那条从前微弱但后来宽深的沟——观念的鸿沟。由此我更加坚信,真正的知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或许终其一生,我们也遇见不了子期,这真是莫大的遗憾。但在遗憾之余,也不妨问问自己:那些明亮的人,如果与我相遇,我是否有与之相匹配的分量呢?毕竟我不想成为廉价的信徒,而追求的是终生的至交。
6、 飞云有个表弟,自小擅长诡辩,于是外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常有理,至今想来也不禁莞尔。其实这世上的每个人,大抵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武大郎认为自己是对的:我和潘金莲,是明媒正娶的合法夫妻。西门庆不仅勾引我老婆,还指使潘金莲,谋害我性命,这是天理难容,法理难容。潘金莲认为自己是对的:我貌美如花,却嫁了个丑八怪武大郎。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我的帅哥西门庆,只想追求真正的爱情,却又生出那么多的事来。西门庆认为自己是对的:男女之间有点私情,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再说我也没有亏待潘金莲。而这个武大郎,却偏要组织捉奸,让我当众出丑,逼得我不得不出手。王婆认为自己是对的:我一生做媒婆,成全了好多人。潘金莲多次跟我诉苦,我才为她牵线搭桥。没想到他俩会谋害大郎性命,这与我可没有半点关系。武松认为自己是对的:我哥哥勤劳本分,而西门庆和潘金莲这对奸夫淫妇,不但不知廉耻,还将我哥哥毒死。作为男子汉大丈夫,这样的杀兄之仇,岂能不报?这是小说里故事,那么再看看现实吧:挨打者认为自己是对的,打人者也认为自己是对的;讨债者认为自己是对的,赖账者也认为自己是对的;被撞者认为自己是对的,撞人者也认为自己是对的。还有那些插足者、出轨者、不赡养老人者、争夺财产者等等,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对的。究其根源,这世上的任何事情,都有多个观察角度,站立角度不同,其结论自然不同。正如苏轼诗句说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自私是人的本性之一,每个人在看问题的时候,首先都会从个人的利益和角度去审视,提出并强化对自己有利的观点和论据。记得有位朋友曾对我说:每个人都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对的,这是我们唯一的相同之处。可悲的是,这也是我们唯一的错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每一个人,不是一般地认为,而是坚定的认为,自己想的是对的、说的是对的、做的是对的。如果出现问题、发生矛盾、造成损失,那都是对方或别人的不对。然而,却很少有人发现和承认,这也是我们唯一的错误。因为在普天之下,没有永远都对的人。可叹的是,像这样执迷不悟的人,今天依然很多。
7、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两周后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引起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飞云最近读中国历史,也看到了一幕典型的蝴蝶效应。在明朝末期,有个叫毛羽健的人,于一六二八年考中进士,继而由知县升为御史,调入京城,而后又养了个二奶。没想到,一天老婆温氏突然从老家杀到京城来捉奸,二奶被她打个半死,老公也被罚跪一天一夜。他忽然明白了,老婆是靠什么才这么快赶来的,是政府在各地设立的驿递。驿递原本只为递送使客,飞报军情,转运军需物资,可历经百年,名存实亡,驿递成了大小官员享受外出旅游的一种免费服务,而这个公开的秘密也就只有崇祯皇帝不知道。于是毛羽健这个愤青由此恨上了驿递,便上疏崇祯皇帝,建议废除驿递制度。理由是,如果将裁掉的驿卒的工资,用在对付满洲人身上,实在是两全其美之计。正在为财政伤脑筋的崇祯,听了正中下怀,立马下旨裁驿。这项举措尽管为崇祯节省了不少银子,但却让成千上万的驿卒下岗失业,而后纷纷加入了造反大军,这些下岗的驿卒里面就有个叫李自成的,也就是他最终逼得崇祯在煤山上了吊。你看,毛羽健的老婆前往捉奸,也不过就是一个低级官员床上那点事,纯属偶然事件,但这事儿碰巧发生在明王朝风雨飘摇的混沌时期,则引发了显著的连锁反应,致使一个王朝灭亡。历史竟被这样一次风月琐事给改变了,岂不是典型的蝴蝶效应?
8、 装孙子,似乎不是怎么正能量的话。不过飞云倒是认为,在我们的文化里,装孙子反而是比较保险的。况且,装孙子并不是叫你真的当孙子,而是叫你摆出并修炼出一副孙子的状态,不狂野、不外露、不称霸、不当头。这里寄托了一种修身心养性情的厚望,使人不惹事,不树敌,规规矩矩做人,明明白白做事。很多人都以为装孙子是很难受、很压抑的事,其实装孙子是最不难受、最不压抑的事。如果有谁不相信,那你装孙子装上一个星期看看,保证你就可以立马尝到甜头。人常说江湖险恶,人心叵测,这是大实话,但你一旦装孙子成功,那就可以避开险恶,绕开机心,避开歹人或小人的奸计。究其原因很简单,家中有个听话懂事理的孙子,谁家大人不高兴呢?嗬嗬嗬,这就是一种幸福。装孙子要真装,不能露馅,不能露马脚,要做到善学、善读、善用,要学会知人生,悟世事,有尊严的巧妙周旋。当然,装孙子只是一个俗语,一种比喻,并不是要你去当顽童,去当上房揭瓦、下房打架的街头小混混,那不叫孙子,叫逆子。在如今这样一个人人都想当大爷的氛围里,只要是一个有智慧、有品行的人,恐怕都会选择装孙子。因为那些争当大爷的人早就斗得不可开交了,还有一群看客在旁摇旗呐喊,更有一群小人在背后出谋划策。在如此盛况空前的景象里,只有装孙子的人,才能远离尘嚣,静观其变,泰然处之。说白了,装孙子的内涵就是摆正自己的位置,要明白,大爷不是谁都可以当的。
9、 自仓吉造字至今数千年,我们的汉字现在可能面临着一个最尴尬的时代。你若是去看报纸,全是些最无趣、最枯燥、最死板、最教条的文字,只因为用这样的文字最安全;你若是去浏览网络,又全是些最低俗、最浅薄、最直白、最粗鄙的文字,只因为这样的文字最不费脑筋。那么,中间那部分含蓄而优美的文字哪里去了呢?飞云忽然想起魔岩三杰之一的何勇,他曾经有这样一句歌词:我们生活的世界,就像一个垃圾场。这话说的算是比较靠谱,是的,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都是人家用过的东西。最懒最笨的人,就在最上面捡点现成的破烂用;勤快的人,会在下面去翻一些还比较新的东西;聪明的人,会挑选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后组合起来变成自己的。我本来想,我们即使做不来聪明的人,至少也要做个勤快的人。然而实际上,我们还是做了最懒最笨的人。你若不信,那就去朋友圈对照一下,你就知道我们现在使用的文字有多么的丑陋。诸如:想到前任就像了狗、已撸、蓝瘦香菇、屌丝要逆袭等等,不一而足。大家都是在垃圾场翻东西的人,为什么咱翻出来的那么丑陋,而人家有人翻出来的就那么美丽呢?其实并不是我们真的太笨,而是我们真的太懒惰。在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也不是失去了创造优美语言的能力,我们只是懒,我们在生活这个垃圾场里,随手捡起一片垃圾就流通起来。可是我们那里知道,垃圾场里最上面的东西,永远是最脏最烂最被人嫌弃的东西。而这些却偏偏被我们捡了起来,还如获至宝,到处迎风举起来给人看,既不怕臭着自己,也不怕臭着别人,还不可避免地传给了我们的下一代。也许百年之后,我们的后代研究今天的文化时,会发出那种不齿的讥笑。不过还好,那时候我们早都死了,既不会羞愧也不会脸红,用一句流行话来形容就是——情绪稳定。
10、 今天有位朋友在微信里对飞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很多人的一辈子,一天就过完了。仔细一想,这话还真有点振聋发聩的意思。这让我想起古希腊神话里的一段:说西西费斯触犯了众神,作为惩罚,诸神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西西费斯不断重复、永无止境低做这件事——诸神认为,再也没有比进行这种无效无望的劳动更为严厉的惩罚了。西西费斯的生命,就在这样一件无效又无望的劳作中,慢慢消耗殆尽。他的一辈子,只不过是机械重复的一天。其实在我们身边也有不少这样的人,麻木茫然地生活着。他们活在一种惯性里,每一天都只是重复着上一天的生活。挫折和失败不能激起他们的斗志,经历过耻辱、悲伤、痛苦的情绪后,他们会选择性地遗忘,而不是去反思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长长一日,短短一生。那些从来不复盘自己生活的人,那就像每天推石上山的西西费斯一样,把漫长的一生,过成几万个单调重复的一天。他们的人生里,看似有明天,其实根本没有明天。和从不反思一样可怕的,就是太能遗忘,这也正是他们灵魂麻木的表现。一个人灵魂麻木,便没有痛感,而没有痛感地活着,该是一件多么令人悲哀的事啊。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很多人也会如此。善于遗忘挫折,甚至习惯了受挫。总是失败,就会习惯失败;总是懒惰,就会习惯怠惰;总是被指责,就会习惯做一个差劲的人……优秀的人和差劲的人之间的区别,就在于优秀的人能时时保持清醒,保持对生活的痛感。有人曾为苦难能不能造就人而争论过,我觉得,你所经历的一切都会造就你。不过前提是只有对经历过的一切产生反思、并且时刻铭记的人,才会从经历中成长。如果你只是被惯性驱使着,明天克隆今天,周而复始地生活,那么,你看似活了一辈子,其实只相当于活了短短一天罢了。罗曼.罗兰说,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自己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由此可见,未经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一过的。唯有时时反省,时时清醒,才能把明天活出个意义来。
11、 像飞云这个岁数的人读书,就跟年轻时有所不同了,首先是目的很纯粹,不再夹带任何功利性,不再看自己不喜欢的书,不再为了做样子而做埋头苦读状,也不再担心别人说三道四,读书终于成了随性而为的乐事。人活到飞云这个岁数,就应该整理一下自己的书案,不是跟过去划清界限,而是跟年轻告个别。不说什么伤感的话,人生在过去和现在无缝连接,翻开一篇新的书页,文字都还是熟悉的文字,只是表达了不一样的情感。岁月易老,日子在有序行进,那些经过重新排列组合的文字,却能带来全新感受。即使那些熟背如流的文字章节,也能读出全新的含义。虽然读的是别人的经历,但思考的却是自己的人生,不再有羡慕嫉妒恨,且能在不经意之间读懂许多事物的本质。年轻时读书,读的是书中的热情,现在读书,读的是文字背后的思想。尽管读书的速度慢了,但思考的时间多了,且思考更多的是书本以外的东西。年轻时对书本崇拜,对作者崇敬,学习的意图明显。而现在读书,却有了批评的态度,有了质疑的精神,这样读书或许累一些,但却别有一番意境。作者或许比我年轻,文字散发火一样的热情,但自己明白,谁都年轻轻狂过,大可以释然一笑,对过往轻轻放下。作者或许是与我同龄的人,这样更容易引起情感共鸣,同样的往昔岁月,同样的历史经历,同样的使命感,更能看懂书中的每一个文字,即使是欲说还休的画外音,也能心领神会。或许作者是比我年长许多的前辈,文笔老辣,文字老到,复杂的人生经历还是在书中留下深深的烙印,面对这样的文字,虽不必以对待教科书的虔诚态度去读,但必要的敬畏之心还是要有的,可能也会读出历史的局限性,但更应该思索自己的局限性,再过几十年,自己也会成为古人。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大都生活压力巨大,上有老人要奉养,下有儿女要成家,读书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就得多读精品。当然,对精品的概念因人而异,不尽相同,但在我看来,最起码要读自己喜欢的书。我对所有爱读书的人都是钦佩的,也是包容的,从不觉得看武侠小说的人就比读古典名著的人低上一等,读书本来就不是大多数人的主业,在繁杂纷乱的生活中,能够抽出时间读些书,已属难能可贵,怎么还会狠下心去谴责别人。到了这个岁数,即使是读一本流行杂志,里面也有年轻时读不出来的道理,人生活得疲累,但不能乏味,坚持读书的人,或许只是一种喜好,但却可以活得更明白。糊涂和明白之间的差别有多大,有人无所谓,有人特别在乎,无所谓的人越活越糊涂,特别在乎的人越活越明白。人生乐事莫过于年轻时恋爱,中年后读书。人过中年,也就意味着到了宠辱不惊的年龄,不再急功近利,不再患得患失,泡一杯香气袅袅的热茶,读一本心仪已久的好书,就是最平静安稳的岁月。
12、 很多人都幻想过上奢华富贵的生活,但大多数始终都是平凡人,于是,便衍生了虚荣。说到虚荣,飞云就不由想起了莫泊桑的小说《项链》里的女主人公玛蒂尔德。玛蒂尔德本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姑娘,但却嫁给了一个普通职员,然而她从没有放弃幻想过上层社会奢靡享受的生活。有一天,为了在一场舞会上能光芒四射、吸睛无数,她向自己有钱的朋友借了一条十分贵重的水晶项链。虽然舞会那天,她成功吸引了舞会所有成功男士的注意,惊艳全场,获赞无数,但向朋友借的项链,却意外丢失了。于是她不得不向朋友借钱买一条新的项链还给朋友,而她和丈夫,也从此走上了十年的还债道路。恍惚十年,玛蒂尔德已从小资产夫人变成了彻彻底底辛苦奋斗、缩衣节食的底层夫人,曾经美丽白皙的双手已粗糙不已,曾经娇艳的面庞已经明显衰老。用十年艰辛换一次万众瞩目,玛蒂尔德深深尝到过众星捧月的甜头,更尝到了虚荣的恶果。看了这个故事,也许有人会说,我就愿意那样啊,你管的着吗?说的好,我是管不着,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我想说的是,上帝往往是不公平的,尤其是对于虚荣和付出之间的不对等。对于一次简单虚荣心的满足,有可能你的付出是惨重的,就像玛蒂尔德那样。我们总是在不断追求某些东西,却往往忘记了追求的意义,而渐渐变得盲目,到最后便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丢人,不能失去面子。于是你经常答应别人自己办不到的事,其实很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但为了维持一个好形象,最后受尽千般折磨万般无奈。可这又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太作,活该!其实面子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穿上奢侈品牌,也并不能脱胎换骨改变你卑微的本质,在他人面前你出尽风头,获得所有人的一致好评,除了一点点的虚荣心和满足感,剩下的只是别人知道真相后对你的嘲讽罢了。一双磨脚的鞋子,即使获得别人再多的赞美,吸引了再多人的艳羡,也不能抵消它给你带来的疼痛。做个实实在在的人有什么不好,不用跟别人攀比,不用担心假象被揭穿,不用在意别人怎么评价自己,不用费尽心机讨好一些不相干的人。活得清透踏实,岂不是对自己最好的慰籍?当然了,你若是非得死要面子,那我就只能说你活该受罪,再无话可说了。
13、 飞云今天才明白,原来那些整天把善良挂在嘴边的人,和善良两个字实在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有些是希望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的不懂得反抗和据理力争的人,这样,在他们想要不讲道理占便宜的时候,就会越发顺遂。另外一些,是想表达自己有那么深邃的思想和那么柔软的心灵——反正被伤害的也不是他们。当然还有一些,则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选择善良,只是因为做一个所谓善良的人,要比做一个真正讲道理的人轻松。你看,你只要站在看上去可怜的那一边就好了。就是这样的几种人,凑在一起,而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他们无所谓事实的真相,无所谓事情的道理,无所谓那个真正的在这件事里受了委屈或者付出的人,是多么需要人的体谅和支持,他们只会为了那个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没有任何责任感地说出轻飘飘的空话——你应该善良一点。真奇怪,我为什么要善良一点?所以在我想通了这个道理以后,我就选择不要做一个所谓善良的人,我只要做一个讲道理的人,也负责任的人。我在意真相,我在意道理,我在意在一件事情里真正付出努力并最后被辜负的那个人。我也在意一件事情里无辜被伤害却深知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的那个人。一件事情,我只想知道它本来的面目,我不想看谁流泪了,谁控诉了,谁颤巍巍在风中发抖,或者谁喊得比较大声。我不想听谁说他是无心之失,听谁说他是好心办了坏事,听谁说他只是不知道,不懂得,这些都不是他们该得到支持和原谅的理由。无知即恶,愚蠢即恶,伤害即恶。这世上有些东西,起因比结果重要,比如追寻梦想。而有些事情,结果永远重要过原因,比如伤害别人。如果我认为捅人一刀是表达友善的方式,于是去捅了人一刀,那么这绝不说明对方应该因为我本无恶意而原谅我,相反这只能说明我是个白痴。这世上最大的恶,往往都是以善良的名义四处横行。恶人的最大帮凶,也常常是那些根本不需要为自己所标榜的所谓善良做出任何实力付出的所谓善人。而这世上最可悲的事,莫过于善良本身,居然因为善良之名而寸步难行。这许多悲催的事实让我坚定地相信,圣人婊还在大行其道。
14、 飞云刚才读到这么一则故事:一位老人死后见到了阎王,责怪阎王不提早写信通知他,让他毫无准备。阎王说:你的眼睛花了,就是我写给你的第一封信;你的耳朵聋了,就是我写给你的第二封信;你的牙齿坏了,就是我写给你的第三封信;你的身体日益衰弱,我不知道已经写了多少封信通知你,怎么还说我没有写信通知你呢?一位少年死后见到了阎王,他对过早地被阎王招来深感不满,责怪阎王说:我的眼睛明亮,耳朵聪敏,牙齿锐利,身体强壮得很,你招我来之前,为何不事先写封信通知我呢?阎王回答说:我已经写信通知你了呀,你没有看见你家东边的邻居,有三四十岁就死的,西边的邻居有一二十岁就死的,更有几岁的小孩乃至不满周岁的婴儿就死的,这些都是我写给你的信啊!当然,这毕竟只是个故事而已,谁都知道,死人不可能跟阎王表达不满,阎王也不可能与死人对话。故事的寓意不过是借阎王之口来讲述这样一个道理:人每患一种病症,每一次病痛,都是死神对其生命受到威胁的告诫和提醒,而他人生命的终结则是对活着的人的教训和警告。然而不幸的是,很多人对这样的提醒和警告,却不以为然。或认为,眼睛瞎了,只是眼睛的事情;耳朵聋了,只是耳朵的事情;牙齿坏了,顶多只是吃饭受点儿影响……这些跟生命有什么关系呢?或认为,邻居家的人死了,周边的人殁了,那都是别人的事情,跟我有什么相干?于是乎,依旧我行我素,把所有这些关乎生命健康的来自自身的和他人的警告和教训,一概置若罔闻,无动于衷。直到病入膏盲了,生命不保了,反倒埋怨起阎王事先不早早通知他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可能从自己身上体验死亡后再重新活一回。所以,从别人身上感悟死的经历,接受死亡的教训,就成了唯一的途径。别人患高血压、心脏病了,别人患脑血管病了,别人患癌症了,别人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了……所有这一切,都是对暂时健康人的通知和警告,不可不重视啊!
相关散文阅读:
  1. ·在记忆里陌生的梦境
  2.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六中全会的重大意义
  3. ·爱人尊敬的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享年98岁
  4.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七)
  5. ·老爸又有了一个女儿
  6. ·储蓄爱情
  7. ·最令人痛恨的十种人
  8. ·春节五景
  9. ·藩篱嘲笑的方孝孺
  10. ·闲言“鸣锣”,碎语“开道”-第166篇
  11. ·勾魂鬼
  12. ·两岸谋统一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雅云】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12-4 10:30:53 
关键词: 乱弹   八卦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email protected]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816.406毫秒
散文网QQ: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