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杂文乱弹八卦>飞云乱弹(丁酉十九)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飞云乱弹(丁酉十九)

作者:雅云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飞云乱弹(丁酉十九)
1、 飞云记得曾看过一个叫《巧嘴媒婆》的单口相声,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一个财主家的闺女是个豁嘴子,一个有钱的小伙子竟然没鼻子。媒婆轻描淡写的跟小伙子说:姑娘哪儿都好,就是嘴不好。嘴不好这话在北方通常指爱骂人说脏话传闲话。小伙子说:不好就不好吧,我没鼻子,不能太挑了!媒婆又找财主婆说:这小伙子哪都好,就是眼下没什么。眼下没什么,这话通常人理解,就是这小伙子现在很穷,没产业。财主婆做梦也想不到,眼下没什么,竟然是没鼻子……尽管这是一个相声段子里的故事,但媒婆的这种说话方式,在如今的现实中可谓是盛嚣逞上呢。比如,走进企业,全是某某总;电影演员不叫演员,而称影帝、影后;唱歌的也不惜称天王、巨星;学者不管做不做学问,也言必称大师;女必美女,男必帅哥,不美不帅,主要看气质;老了也不说老了,女称风韵,男道沧桑;有问题、有缺点不叫不好,叫不是很好;不成熟不叫不成熟,叫不是最为成熟;大桥垮塌不叫垮塌,叫侧滑;经济下降不叫下降,叫负增长;差距也不叫差距,叫提升空间,问题多、差距大称作提升空间还很大;就连跳楼也不叫跳楼,叫坠楼;决堤也不叫决堤,叫溃堤;……凡此种种,五花八门。好像世间从此没有了不好,没有了矛盾和问题,而人,也都没了缺点,都成了神仙。话虽那么说,可实际上谁都明白,再美妙的花言巧语,也掩盖不了丑陋的事实。
2、 “废话”,一般来说是骂人的话,但人这辈子说过的有用的话又有多少呢?飞云观察到许多有意思并有意味的现象:例如两个经常交往的男人总是讲正经话,决不谈乱七八糟的笑话,那他们之间肯定没有什么真感情。这就像你和领导在一起,绝对不敢开玩笑一样。再比如你熟悉的人总是对你说恭敬的话,那就是感情不到位,正所谓感情不到礼节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特别是你喜欢的异性总是对你说恭敬的话,那说明你绝对的没戏了,所以有人开玩笑说,男人被女人恭敬实在是一个悲剧。即使有很多人慷慨激昂地披斥说废话,但在我的观察中,大家说得最多的依然是废话,特别是谈情说爱的两个男女,百分之九十九是在说废话,诸如今晚的月亮真圆啊,今晚的星星真亮啊……其实与昨晚的基本一样圆一样亮,但不说这些废话,爱情就失去了情趣,否则只能是这样——你爱我吗?我爱你。那咱就结婚。伟大的爱情一分钟就可以结束,那还有什么浪漫可言呢?人与人交往必须得说话,而真话的珍贵之处是不能老重复,正如古人所言:好话三遍淡如水。问题是人与人的交往是漫长的,你又不能说鬼话和假话,怎么办呢,就只能说些废话了,毕竟废话无益但也无害。不信你可以想想看,倘若严格规定,人们只能说有用的话,那这个世界基本上是沉默的。所以我觉得说些必要的废话,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不说鬼话和假话就好。我们经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嘴巴比窗户厉害,它是心灵的大门,更容易让你心灵深处的隐秘破门而出,说不好,就会给你带来巨大损失。所以就保险系数而言,多说废话还是比较安全的。我对别人说话的大致判断是:你要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你就是个精明人;你要是见人说人话,见鬼也说人话,那你就是个大傻瓜;你要是见人见鬼都说鬼话,那你就是个大混蛋。我在这儿饶舌半天,说的话半毛钱的用处都没有,归根结底,还是一堆废话。哈哈!
3、 有人说:我有二十年,足以慰风尘。这话也令飞云慨叹良多。二十年,不算很长,但也不算很短。古人平均寿命短,第一个二十年长大成人、结婚生子;第二个二十年,那是干事业的黄金时期;第三个二十年,就开始沐浴人生余晖,享受天伦之乐了;如果还有第四个二十年,那简直就是天赐的福利了。所以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么二十年呢,都可以报两次血海深仇了,但古人更喜欢用十年来报仇,用二十年来重逢。有杜甫的诗句为证: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其实今人也喜欢用二十年来重逢,和飞云差不多年纪的人都记得,在我们青春激荡的岁月里,最流行的歌曲就是《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那时候唱着这首歌的我们,到了今天已过去近两个二十年了,如果还能同那时的同学、战友重逢相聚,那又是何等的感慨,实在是无法预设。二十年,足够发生太多让人感慨的事情,一个孩子长大,英俊少年变成帅气或猥琐大叔,梦想成真或雄心破灭,草莽崛起或一代枭雄终归于尘土。但无论怎么感慨,二十年的岁月,都是一个漫长的等待。其实人的一生,从呱呱坠地后,就是在等待中度过的——等待第一口母乳,等待第一回走路,等待第一次性爱,等待第一次收入,等待第一个孩子,……等待退休,等待老去,等待死亡。周而复始,无穷无尽。等待很辛苦,很多人不愿意等待,所以就有了宁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后座笑的追求者。这不是段子,而是现实,不少女孩真的是这么理性考虑的:我的如花岁月、青春妙龄,为什么要在陪你吃苦、等你成功中度过?且不论你未来能不能成功,如果你成功了,我已人老珠黄,你另寻嫩模小鲜肉怎么办?所以很多有胸有脑的姑娘,看王宝钏的故事,都会叉着自己的A4腰,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这是我们当代人的创新,而古人就很有等待的耐心,比如生了儿子或者女儿,酿一坛酒珍藏起来,或曰状元红,或曰女儿红,对等待寄托着朴素的期望。那是一种十分美好的情感寄托: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一天天长大,美酒一天天醇厚。往事回眸,无论曾经沧海难为水,或者只是当时已惘然,都有构建于一个时间跨度的质朴力量,直击人心。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时代已进入了快车道,慢悠悠的时间正在离我们远去,以往用二十年来等待的,或许如今只需要五年了,甚至五年时间都不用了,这让人欢喜,却也有些浓得化不开的忧伤,就像电影《山河故人》的情节那样,短短十年时间,儿子已经想不起母亲的名字,他一直挂着十年前母亲送给他的钥匙,却再也想不起那把锁在哪里。是啊,别说二十年足以慰风尘,也许十年就翻天地覆了。
4、 飞云在上小学时,算术课里有珠算一项。父亲会计出身,打得一手好算盘,从小教我一些珠算的传统练习题,诸如三遍九、九遍九、凤凰单展翅、狮子滚绣球等。但飞云从小见数字就犯晕,总是打不好那些练习题。于是父亲说,你算盘打不好,将来算账要吃大亏。如今我已年过半百,回想起来,还真被父亲说中,在算账方面委实吃了不少亏。俗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盘算不到一世穷。人生在世,算盘还是要会打的,但无数的事例告诉我,算盘若是打得太精,往往会聪明反被聪明误。民谚有云:算盘打得太精,马褂改成背心。意思就是说,精明过头,反而事与愿违。放眼现实,凡是喜欢且精于算计的人,大多都是很不幸的人。这些人感觉痛苦的时间和深度,比不善于算计的人多出好几倍。处处算计的人,通常也是事事计较的人。他们常把自己摆在世界的对立面,总是注重外界的阴暗面,处处担心,事事设防,内心总是灰色的,难得半点自在。想想也是,太多的算计埋藏在心里,内心不堵塞也难。以前珠算技能是经商理财的基本功,随着电脑和电子计算器的普及,算盘已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被全面淘汰,几乎成了当代古董。然而,在我们的生活圈里,善于精打算盘的人,毕竟还是很多的。尽管他们既打不了凤凰单展翅,也打不了狮子滚绣球,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精算技能。
5、 飞云最近读了一本自传体小说,书名叫《父亲的荣耀》,作者是法国作家马塞尔.帕尼奥尔。书中写到他父亲的一位老友,这位老友当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并因此得以在马赛一个贫民窟里的一所学校获得教职,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四十年里,他就待在同一间教室的同一把椅子上,始终没有挪过地方。一天晚上,马塞尔的父亲问这位已经退休的老友:你这一生就从来没有过什么抱负吗?没料到,这位老友竟极不以为然地高声回答道:我当然有过!而且我认为我成功了!你想想看吧,我的前任教了二十六年,结果有六个学生上了断头台。可我呢?四十年里只有两个,还有一个最终被减刑。这就值得我一直在这个位子上待下来。读到这里,我不禁哑然失笑,难免要讥讽这位退休老教师的所谓抱负实在有些可怜。我在想,他若是能够了解到我们这儿老师们的教育抱负,真不知他又该作何感想呢?在我们这里,老师的眼光从来都是向上看的,他们愿意津津乐道的永远是自己的学生有几个当了高官,又有多少成了富豪或者名流。他们绝对不会过问自己有多少学生成了这个社会得罪人抑或不幸的人,因为他们心里始终关注的都只是那些优等生;未来能同他们保持联系的往往也是这些可以有资格衣锦还乡的优等生。不过,读着读着,我又品出了另一番滋味,因为我发现,马塞尔父亲的这位老友其实并非孤家寡人。马塞尔的父亲本人也是一位小学教师,他的姨父同样是这个职业,然而他们的想法却出奇的一致。他们绝口不提自己教过的学生在社会上多有出息,仅有兴趣攀比谁蹲大狱的学生最少。他们的眼光总是向下看的,相比之下,一定是差等生而非优等生能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关心最多。这种同我们截然相反的教育理念,不能不引发我的深思,直至刮目相看。原来我们的教育只喜欢锦上添花,而人家却热衷于雪中送炭。你不得不承认,像这样的教育,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拯救。但我想,这应该才是教育的内核之所在。
6、 飞云发现,像我这样到城里来谋生的许多农村同胞们,通过多年的拼搏与奋斗,在城里定居下来之后,在朋友圈里总会表达一种声音,那就是大家都十分怀念自己的家乡,对自己家乡的一草一木和往昔的生活方式,包括家乡的小吃特产,连同人际关系等等,都非常的留恋,而且充满着深情。那么对自己所定居的城市呢,大家却始终有一种提防的心理,有一种撕不开的隔膜感和距离感,这其中也不乏种种偏见。而且这种情感与判断,都是真诚的,也是不容置疑的。当然,偏见是一回事,喜欢又是一回事。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倘若让大家离开自己并不喜欢的城市,离开这个让自己有隔膜感和距离感的新的生存环境,再回到偏僻而遥远的乡下去,那基本上也是不可能了。实话实说,大家在骨子里还是喜欢城市的,喜欢在城市里定居下来,并一直生活下去。至于上述情感和想法,乃人之常情,无可厚非。这就如同,骂貂皮的不见得不想穿貂皮,骂名表的不见得不爱戴名表,骂名车的不见得不爱开名车,骂豪宅的不见得不爱住豪宅,骂领导的不见得不爱做领导一样。大家之所以如此,只是表达了在个人努力的征途上的某种烦躁的心态而已。如果我们能够把这种骨子里的东西看清楚了,一切都就释然了。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情绪和情绪化,永远是我们生活当中有趣的、诙谐的,以至于有点悲催的小浪花。也正是这些小浪花,装点了我们枯燥的奋斗历程,为生活平添了许多情趣。
相关散文阅读:
  1. ·铲除微腐败不能止于“去库存”
  2. ·“海归”在国家建设中的作用
  3. ·屁股没了、卿命呜呼-第534篇
  4. ·西安回应耗120亿元大明宫遗址公园现裂缝质疑
  5. ·一张假钞
  6. ·卖对象
  7. ·《论语》核心思想是“官本位”
  8. ·西方又在“反恐”问题上充当反面教员
  9. ·且将运动当修行
  10. ·腐败分子新动向“对抗组织调查”
  11. ·没有良心的……
  12. ·处长们为什么喜欢“把关”?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雅云】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11-22 14:56:51 
关键词: 乱弹   八卦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email protected]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2,062.500毫秒
散文网QQ: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