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小说乡村小说>北京的郁闷第一章祈雨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北京的郁闷第一章祈雨

作者:辽老君的木剑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第一章  祈雨
公元3000年,一群混血儿聚集在北京。那里,繁花似锦,霏雨绵绵。这是北京最长的雨季。雨下得出奇地大。房地产开发商纷纷开始惴惴不安。每次,他们一聚到一起,就要议论糟糕的楼市。他们恐怖的声音和眼神都盖不住内心的慌张。“你应该去问问那些长年的租客,看看他们是怎么住进去的。”他们指的是房租没有涨价前的繁荣景象。“再不签合同我们可就全完蛋了。”“这个合同我们不能签。”“你们这群废物……”那一年的楼市出奇地糟,利润远远低于以往任何一年。加上土地价格的不断上涨,这就意味着大把大把的钞票都通通打了水漂。人们向财富要钱的愿望基本落空。钱上滚钱的盘算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军队的师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去,——那里的学费最贵,却学不到知识;非但如此,还在那里娶妻生子,生了一大堆混血儿。这群混血儿回到祖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棚户区和筒子楼拆了,改换门面;然后又把新建的街道布置成高楼大厦,——当然,他们最先拿到了市人大代表的订单。于是,他们秘而不宣地从美国买来豪华的别墅,并且用最贵重的书籍和钢琴装饰房间。琳琅满目的商品成倍地累积,内需和外需双启动,市场会更加繁荣昌盛。酒吧和夜总会里的琼浆玉液在高脚杯里转了几圈,然后优雅地下肚。包机和私人游艇上的香艳美女,在赌城里日久留香。什么是文明?这就是文明。这是学校里经常讲到的市场文明。可是北京的雨水实在是太多了。他对于小生产者的影响绝不亚于给房地产开发商的。当年,雨季的姗姗来迟,庄稼汉们曾经望天兴叹地担心颗粒无收。就在几个月前,军队的师长还在抬头仰望着璀璨的星空,以为能找得到一丝晴朗的惬意。可是房子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已经扩展到整个北京郊区。当时,油菜花已经凋谢,正需要充沛的雨水来灌溉。所以,这一年的元旦,游行集会的农民不在少数。农民们心急如焚,关注的焦点不是能否过好年,而是能否活下去。报纸上最显贵的位置依旧是大碗喝酒的公民。那些房地产开发商,都穿上了节日的新装。他们去看足球比赛,日本的球员光荣的肩膀上绣着金线绣成的十字架。足球无小事,——尤其是对于虔诚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说。军队的师长从来不怀疑房地产开发商的虔诚是桩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不去上班,不学祷告,也无血无泪;而且把这种肯定带给了家里的女人。——就在球场上,师长的女人笑容起来也是留有余香的。“祈祷的事都是窝囊废干的。”房地产商并不满足向教会捐出哪怕一分钱。那一年,军队师长一反在夜总会喝酒的惯例,亲自去参加了反对总统游行。这是从韩国延续到北京的传统。军队师长不能不参加。当时的韩国,国力依旧强盛。在此影响下的北京,游行者人人手捧着蜡烛,个个义愤填膺,口无遮拦地辱骂着总统,并且许愿,祈求上苍把雨水赐给农民。擎举着标语的后面,一大群人沿着大道前进,跟在后面的是军队师长和一群天主教牧师。这些天主教牧师们没有带着人群一起祈祷。为首的牧师身着盛装,胸前挂着金十字架,双手放在军队师长的身上,提高了嗓门。耳麦声音洪亮地清晰传递着他准备已久的祷词。大家之所以选军队师长担任领诵,一则是因为天主教牧师们认为他德高望重,再来也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土地和资源。可以,上帝降不降雨真是由他们说的算么?正在天主教牧师布施的时候,天空出现了奇景。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紧接着是几声雷吼。天主教牧师看了,立刻像画符念咒的道士般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为首牧师拍在军队师长身上的手陡然用了双倍的力气。游行集会的第二天,几个绝食者的遗体从集会现场抬了出来。市人大代表号召人们让遗体入殓,然后鸣车开道,一起参加游行。绝食者其实是几个真正的乞丐。他们绝食也并非为了反对总统,而是为了混口饭吃。原因很简单,他们在政治上是处女,从未反对过总统的什么。换句话说,他们也找不出总统的什么不是或把柄,只是为了拿到群众演员一样的工资,不得已委身于棺材里面。看到所有人一反常态、劲头十足的样子,军队师长和市人大代表举手投足间更加平添了一种优雅而淡定的大气。他们平素和蔼可亲,办事效率很高,而且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颇有口碑和人缘。凭借着意料之中的敬业精神,他们和那些天主教牧师们一起做完了祈祷。他们从不需要忏悔,因为在人间宗教,他们可以随时随刻地漫不经心。天主教牧师们为了自身的利益,掷地有声地念念有词。军队师长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躺在棺材里的乞丐,被自己身上的臭味熏醒,他们从怀里的破布烂衫里掏出馒头,大口大口地啃咬起来。军队师长的女人和他的混血儿以及混血儿朋友等形形色色的人,也都跟着军队师长一起祈祷。祈祷的声音越来越大。远近的人群,都能听到。刚才还是乌云密布的天空,顷刻间晴空万里。火一般的高温烘烤着大地,足以把每个人的鞋底粘在地上。在足球俱乐部近来的派对上,军队师长的女人和一些上流社会的太太拍着胸脯说过:只要各位太太一起加入到游行队伍中,她们的夙愿都会得到满足。这是最体面又不失本分的邀请。正如邀请中所设计好的,每名太太的嘴里也都念念有词,戴着墨镜,手里挥舞着标语,向总统表达着不满。军队师长加快了步伐,因为人群中突然有人开始袭击警察。军队师长清楚地意识到,无论人们如何焦躁不安,都不能越过红线。面对着这样热情的人群,面对着军队师长如此感人的亲临和天主教牧师们的力量传递,那些太太们所忍受的来自底层的诟病,都得到了释放。天主教牧师们拿起喇叭,起劲地念着稿子。稿子中,他们对于农民的收成和总统的无能为力十分担忧。于是,就在他们齐声祷告的时候,农民们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基本上是天主教牧师们说一句,农民们大声地响应一句。现场的气氛陡然间达到了顶点。甚至连那些混血儿都被感动了。——其中一个喃喃地发誓道,下回再买避孕套,一定到乡下去,让农民收益。这些混血儿是一大堆孩子的父亲。他们有的已经当了六回父亲,有的离了五次婚,——每次离婚,财富的转移都被能干的人事先安置好,否则庞大的基业早就瓦解了。只有混血儿的孩子们得到了的保障,——据说是接班人的他们一出生就有后妈在身旁,他们长得也都像混血儿们那样的茁壮和富有朝气。当然,这些孩子也都是混血儿。他们是军队师长的杰作。军队师长的仁爱之心也让孩子们愈发感到自己家族的伟大。这个伟大的家族有一个传统的习惯,就是钻研法律。正如军队师长曾经许愿的那样:每一个孩子以后都要留学学习法律。房地产商们惶惶然不可终日,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跟不上法律。他们也搞不懂法律到底为什么越来越触碰到自己的底线。不管怎么说,从牙子时代算起,规章制度就是整个地区命运的主宰。如今,这里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法律之都。想当年,牙子市长出于对尼克松的宪制尊重,为了表示友好就赠送了尼克松一只熊猫。那时候,美国人研究熊猫的人还只能算是野人。这也是牙子市长一直津津乐道的原因。市人大代表愿意放弃在在紫禁城里的享乐,却不愿意跑去美国受苦受难。于是,他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与牙子市长女儿的联姻,——也是一个混血儿——派到房地产商那里锻炼。还是市人大代表的弟弟有主意:在牙子市长的好意馈赠下,房地产事业也会在他名号的庇佑下蒸蒸日上。市人大代表并没有亲临提到的那个房地产商那里哪怕一次。他们的交往,仅限于彼此的心知肚明。近三千年来,军队师长一直是在月亮上骑着马,——那哒哒的马蹄声,横亘着跨越了时空,一直承受着岁月变迁所遗留下来的痕迹。他们最先见到了野人是如何残杀和奴役自己的同胞;他们看到了在最先驯服野人的是一群农民,——这群农民建好了一个个榨油机,种植了长势不好的麦穗;他看到了三千年以来,人们都过着一种绝望的生活。他这样亲历这一切并没有实际的用处,只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处境罢了。因为这么多年,出了这么多总统,都是一副老样子,老办法,太想破旧立新的他实在是看的有些厌烦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稍微的灵机一动,——大规模的生产榨油机,就能带来巨大的财富,他所经历的历史由此步入了一个新的时期。就在这个时候,他目睹了一些喧嚣和浮躁的事情:为了抢夺榨油机,三个黑帮互相残杀,背信弃义,——他们烧毁庄稼,开辟出新园种植大麻。这些地区突然发达起来,一个又一个集镇和村庄发达起来。这些集镇和村庄,转眼间连成了片,形成了新的城市。民主与天主教也一起来到了这里;酒吧和夜总会雨后春笋般地办起来了;从远洋邮轮上走下来形形色色的人物。市人大代表亲眼目睹了这许许多多的变化,原以为再不会有什么让他感动的了。可是军队师长的诚挚邀请,——要与他共享美好的热忱,再次深深感动了他。因为在过去,军人似乎都是一种粗野无理之辈,他们从不喜欢什么法律和祈祷;——而军队师长平易近人的许愿却深深颠覆了他的偏见,而且更为让他感动的是,自己的情欲似火,在那方面的要求总是十分强烈,并且随时随地不加节制;——而军队师长能否把许诺的话变成现实并且坚持到底,还是很值得考察的。游行的队伍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城楼前停了下来。军队师长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儒雅可掬地面带微笑。总统为了看清游行队伍的场面,早早地来到天安门城楼上面。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天空中霎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间,一场大雨落了下来。“老天终于开眼了。”喧闹的人群里瞬间发出一声整齐划一的惊叹。才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阳光重又射穿了乌云。天空的灰霾显得模糊不清,但是所有建筑物的轮廓却是依稀可辨。为首的混血儿第一个看到模模糊糊的天安门城楼,就立刻抱怨道——“这是什么鬼天气!老子不玩了!”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人群里立刻就有人回应。——于是,一声声咒骂天气的声音不绝于耳地传来。接下来,传遍了整个人群。接下去的游行示威演变成了牢骚大会。所有的群众都在谈论着天气这件事:为首的天主教牧师用高音喇叭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并且信誓旦旦地保证,雨水很快就要再临了。随后的游行,天空始终是晴朗的。天主教牧师们说,这是上帝在诅咒总统。——因为不配合民心所向,是只有上帝才能造出这样的奇迹来。那些贵太太们也开始牢骚满腹,认为参加游行本身就是一件节制情欲的错误。北京的雨季与往年同期相比,已经延长了近一个月。当初,所有的农作物受到烈日的烘烤,但是雨后的庄稼则显得就更加狼狈。以往的任何一年,农民们都没有种植如此大面积的庄稼。庄稼需要阳光,但更需要雨水,以便雨露滋养,得个好收成。如果赶上了沙尘天气,所有的庄稼就都埋进了土里。这时候,就更需要雨水来使得灌溉,以使得乡村游保持得光鲜亮丽。军队师长有点心急如焚地看看灰蒙蒙的天空,摸摸自己头上可怜巴巴的一丁点雨水,再看看天安门城楼上的总统,有些急不可耐,又有些垂头丧气。不耐烦的人群开始燃起了白色的蜡烛,表达着自己的抗议。——如果再不下雨,总统就滚蛋!这似乎意味着一场荒唐的悲剧。夜色还没有完全降临,一切故事刚从这里开始。军队师长很想看看神秘的紫禁城。虽然,他的住处奢华得可以与皇家园林相比,他在大海的私宅总能第一个看到晨曦冉冉升起的太阳。可是,无论如何,对于这一切的拥有,都不能和总统的相提并论。想到这些,他情不由己地举起双臂,大声苛责地喊道,“滚蛋吧,总统!”总统听到了率先脱口而出的咒骂,凭借着身旁安保人员的提醒,拿起红外线望远镜朝着游行人群的最后面看去。每次游行示威,总统都会这样观看。虽然这样并不能了解真相,可是起码可以知道,最恨自己的人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那一天,没有任何经验的军队师长没有什么发现。可是,总统不依不饶地观望着,暗暗地告诉警卫,记下了军队师长的长相。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总统的亲信中爆发出一阵胜利的欢呼!这场无关祈雨的较量已经结束了。总统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总统的宝座终于保住了,而且总统的威信比以往任何的年景都好。总统的身价也在不断上涨,包括演讲和著作。那一年,社会上出现了一些骇人听闻的事件,军队师长的处境就很微妙。——先是代表着文明时代的新事物混血儿的大量诞生,既改变着传统的婚姻观,又改变着市人大代表的自恃甚高的眼光和权衡利弊的偏见;接着是法院对军队师长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判决,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还有一些媒体认为,作为军人,不得干政!可是至于军人和家属子女从商,尽管总统三令五申,可是并不是什么宪制的限制,反对派也只是阳奉阴违。甚至有的反对派还回呛总统,认为总统没有设立个什么巡视组,根本是说空话,放空枪。然而不管怎么说,军人干政被判刑却是那一年的最具爆炸性的新闻。那一年也是众多贵太太们的爱情年。军队师长女人所结识的贵太太们改嫁的还真不少。这种场面,即便是在人们回味着狂热的爱情年代的时候,都是恨不逢时地饮憾而叹。这种叹息,虽然不是什么饮鸩止渴的大事,但是比起那个时期在北京的中心事件还是相形见绌。
相关散文阅读:
  1. ·从“委曲求全”走向“委曲求奴”
  2. ·六十年前第一次坐火车
  3. ·26年西游记剧组春晚走红 网友赞"秒杀一切春晚"
  4. ·富士康的悲剧,源自对生活信仰的“迷失”
  5. ·行贿官员是些什么样的官?
  6. ·小区里的秋景也不错
  7. ·唯经验选材是国家吏治的一大误区
  8. ·怎样理解领导干部能上能下新机制
  9. ·【博客自传】破天
  10. ·谈谈习惯
  11. ·也说杂文
  12. ·狂人日记:狂人眼里的老汉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辽老君的木剑】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8/4/8 18:37:08 
关键词: 小说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本文作者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COPYRIGHT@2007-2018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217.773毫秒
散文网QQ: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