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小说乡村小说>姨妈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姨妈

作者:于蓝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由南京开往沈阳的高铁,像长了翅膀一样,呼啸着南下北上。穿越了繁华,驶过了宁静,攀过了高山,飞越了峡谷,一路的急奔。

  正在我双眼蒙胧时,一声火车进站时的长笛声,把我从似睡非睡中惊醒。当我睁开僵硬眼皮的双眼,“沈阳站”这几个即熟悉又亲切的醒目大字,赫然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知道,我这是到家了!这就是我朝思暮想,已经阔别了几年,那个可爱的家乡“沈阳”。

  下车后,我顾不上去观赏这座古老的名城,近年来一日千里,翻天覆地的变化。也顾不得去回味这座城市,曾经有过的淳朴,还有工业名城特有的,那种厚重感的过去。来对比今天的喧嚣和全国普遍高楼耸立,好似用一个模式,缔造出来的辉煌!

  我急冲冲的走出火车站台,当我刚盯上一辆出租车时,还没等我向他招手呢!很有眼力的司机,急忙靠近我。历来都爱精打细算的我,这次连与他讨价还价的心情都没有,只告诉司机:“去沈北”,打车直奔小姨家。

  我知道小姨的病一定很重,要不然是不会惊动我的。我非常了解小姨的性格,从我认识小姨那天开始,无论小姨身体怎样的不舒服,在我们面前能挺就挺,总会装得像没事人一样,该干啥干啥,难受的样子一点也表现不出来。我离开本地后,小姨一次做胆囊手术,是我放暑假回家后,听别人告诉我的,这才知道。小姨总说:“你工作繁忙,孩子又小,丈夫又不在身边,这边什么事都不用你惦念。你自己把工作干好,日子过好就行啦!”

  小姨总是这样,无论是千般难,还是万般苦,总愿意一个人去扛,这就是小姨的性格。这次小姨有病通知我,是我有生以来破天荒的一次。我甚至还有种不祥的预感,也许小姨得了什么要命的重症......但我不敢往那方面去想,也没有理由往那方面去想,按道理说,我都不应该往那方面去想。换句话说,我还怕那种局面的出现。我更不会相信年纪不大,身体没有大毛病的小姨,会出现什么突然间的不测……

  我做在出租车里闭上双眼,把两只手掌合在一起,放在胸前做着我从来都没有做过的动作。我在虔诚的祈祷着神佛的保佑,到家时让我看到一个平平安安,身体并没有大碍的小姨。

  我是小姨抚养长大成人的。记得,在我毛岁数四岁那年春天,那是一个让我撕心裂肺的早晨。久病的母亲即将离去,亲人们都围在母亲的身边掉眼泪,也想听到母亲最后的遗言,实际也是与母亲准备做最后的绝别。

  我惊恐茫然的站在东屋房门口,用手扶着门框远远的看着,病危的母亲和眼前让我茫然的一切。只看母亲用细微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对小姨在说着什么。按我们这一代的民俗,身怀有孕的女人,是不应该到块要死的人跟前去的。可已经身怀有孕,再有两三个月就要临产的小姨,看到唯一的一个姐姐即将要离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俯下身子把耳朵贴在母亲的嘴旁去听。当小姨满眼是泪的抬起头时,就看母亲用昏暗呆滞的目光看着我,嘴唇一劲的在动,可能是想叫我,可又发不出声音来了!

  小姨让人把我领到母亲身旁,让我叫妈妈,我不知所措的小声叫了两声妈妈。就看母亲嘴唇只是动了动后,又无力的把手伸向我,可能是要摸我的小脸,还没等摸到呢,母亲的脖筋一硬,头一歪,手马上就停了下来!这时母亲的周围一片哭声,我还是瞪着惊恐的眼睛,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母亲。

  人们都说,人在死了以后,眼睛还睁的很大,就是有什么事让她放心不下,也叫死不瞑目。母亲去逝时眼睛睁的很大,是小姨用手把母亲的双眼轻轻往下一抹,母亲这才闭上了眼睛。

  小姨让人急忙把我抱到西屋,让两个人专门照看我。当母亲被换完,事先预备的“装老”衣服后,从头到脚被蒙上了一块大黄布,放在东屋地上搭起来的一块木板上,头朝东脚朝西的停了半天。当下午太阳'压山"以后,几个人抬着母亲,要往棺材里入殓时,我才意识到,母亲可能是要离我而去了!究竟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还能不能再回来,我还是全然不知。我的两只小手往前扎扎着,两只小脚乱蹬乱踹,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要挣脱抱我的人往外跑:“别把我妈妈给抬走啊!你们不要把我妈妈抬走哇!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呀……”

  因我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在场的人们哭成了一片!

  在母亲去逝那年,我还没满四周岁。

  二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无妈的孩子像根草。这首歌让我最有体验的了!妈妈刚去逝时,爸爸非常悲伤。因妈妈死后大人们总骗我说:“你妈妈出门给你买好吃的去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的。”

  “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妈妈走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回来呢?”我总是这样天真的问爸爸。

  当我这样问爸爸时,爸爸就会边掉眼泪边对我说:“过些日子你妈就回来了!你妈回来还会给你买,很多好吃的东西呢。”

  大人们的谎言,让我满怀希望的去支撑,那些孤独、漫长、又无聊的岁月。没有母亲的温暖,空旷的房间里,总感觉冷冷清清。漫长的黑夜是我最难熬的时光,到了晚上要睡觉时,父亲总把枕头放在我被窝里,让我抱着枕头睡觉。后来养成了习惯,一直到十多岁时,小姨才硬把这种习惯帮我改了过来!

  白天做在炕上,我就总往窗外瞅。站在院子里时,我就总往大门外面看。每天晚饭后,我都会站在大门口外很长时间。脑袋像个拨灵鼓似的,望完西边,望东边。看完北面,又往南看。我时刻在期盼着***身影,朝夕渴望着母亲的出现。

  天黑下来的时候,有时会把远处的大树当成母亲的身影,也有时会把过路的行人看成是我的妈妈。多少次的欢喜,又有多少次的失望。这些欢喜与失望,在翻来覆去的折腾着我。一直到已经很晚了,不是爸爸把我叫进屋,就是好心的邻居大妈,把小脸冻得通红,躺着清鼻涕,两眼含泪的我哄回家。

  没有女主人的家,就不像个家。母亲去逝后,父亲也散了心,父亲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过日子心强了!屋子也不收拾,弄的乱糟糟的。吃饭也没有了规律,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就做点吃的,不是熬粥,就是做嘎达汤,竟糊弄。从不抽烟喝酒的父亲,从母亲去逝后,酒也喝了!烟也抽了!有时还出去与人打麻将,玩牌。

  母亲刚去逝时,父亲一有空就在家陪我。母亲去世的时间越来越长,父亲陪伴我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了!一有空父亲不是出去与人喝酒,再不就去打麻将,这些都是从母亲死后,父亲才有的坏习惯。父亲出去以后,有时不管不顾的,就把我自己一个人扔在家里。心血来潮的时候,就给我送到邻居好心大妈家。

  一天,父亲又去与人喝酒,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睡到半夜十点多钟时,窗户外面噼噼啪啪的响声,把我惊醒了!就看屋外边,电闪雷鸣。比豆粒还大的冰雹,伴随着疾风暴雨,把窗户打得噼噼啪啪。门前那几棵大树,也失去了平时那种端庄持重的风格,被风吹的大摇大摆,像个泼妇似的沙沙作响,场景非常的恐怖。不一会,只听咔嚓一声,一个炸雷在我耳边响起,把我吓得浑身直劲的打嘚瑟。

  我又冷又怕,把身子缩成一个团,蒙着大被在炕上哭着喊爸爸和妈妈:“妈妈,你怎么还不回来呀!爸爸,我害怕,你快回来吧……”

  好心的邻居大妈,不知道是听到了我的哭喊声,还是知道我爸爸不在家,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怕我害怕,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把我抱了过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父亲就开始往家领女人。每次父亲领女人回来,就会把我送到西屋,让我自己过夜。

  被父亲领回的女人,虽然对我不亲近,可在我跟前还算是懂事文明。该背着我做的事,就背着我。可也有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连伦理道德都不懂,好像自己会“特”似的,像牲畜一样,不管黑天白天,我在不在跟前就与父亲做那种事,还故意发出爹声妈气的怪叫声。因那种喊叫声曾让我非常的恐怖过,现在虽然给它披上了时髦的外衣,起了个冠冕堂皇的时尚名字,说这是什么性高潮时的“叫床声”,把它说成是即合理又天然。可因我与这种怪叫声结怨太深,让它给我留下了,永远也抹刷不掉的恶劣认像。甚至一提起它,就让我深恶痛觉。无论现在给它以何种包装,戴上何种桂冠,可让我看来,这就是女人在犯贱,疯狂。溅的离谱,疯的不知羞丑,狂的无所顾忌。这样的'时尚"再提高一步,就与牲畜没什么区别了!性爱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了!

  我为什么会这样去看?因为性的欲望,是一项很强烈的东西,还非常的敏感。高级动物的人,在性欲方面必须要时常控制自己。因人是高级动物,性爱虽然是明事,但为了不刺激其他人的感官,要把明事暗做。在适当的空间里发生性关系,进行性娱乐。这就是高级动物与牲畜的最大区别。在往高一点说,人类性交的理性和规范,是国家安定,社会和谐,人类文明发展的需要。

  我曾听人讲过一个故事,说有这样一对两口子,因女方得了性抑郁症,当男人有要求时,女方不愿意配合。男人就弄来黄色录像带,让女方看黄色录像带刺激性感。结果这个带子看完,就随意放在抽屉里了!他们十多岁的一双儿女出于好奇,趁他们不在家的时候,也拿出来放。因看黄色带子刺激了他们的性感官,结果兄妹之间,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

  可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我,却给吓坏了!我不知道父亲与那个女人,在东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是他们打起来了呢!连鞋都没穿,光着小脚丫,战战兢兢的去拍东屋的房门,我边哭边说:“爸爸,你们怎么了?快别让她叫了!我害怕。”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女人在临走时,总会狠狠地瞪我几眼。这又让我成了一个“讨人嫌”的孩子。因此,父亲都不怎么喜欢我了!

  三

  母亲死后二年左右的时间,父亲在正经人的劝说下,正式再婚。继母嫁给父亲时,本是一个摸样俊俏的大姑娘,因一只腿有点瘸,是个有残疾的女人,这才让她当了老大姑娘。看父亲硬干,也算是个能挑门过日子的好男人。先头扔下的我,还是一个女孩子,是个脸朝外的人,长大了就会嫁出去的。这才嫁给父亲做了续弦,当了我的后娘。

  她刚来到我家时,对我很好,也很听父亲的话。经常给我买衣服穿,买零食吃。天天给我梳头,总把我打扮的立立正正,漂漂亮亮的。有时回娘家或串亲戚家,也把我带上。那时,村里人都说我,还算有点好运,父亲给我找了一个好后妈,往后的日子就不会再遭罪了!村里人也都夸她,是个贤德的女人。

  那段日子我自己也感觉很幸福.家里有了女主人,屋子里不再冷冷清清,乱糟糟的了!父亲每天也是高高兴兴的,越干越有劲。最为高兴的就是我,以为往后又有人拿我当宝贝了,让我找回了有妈地感觉。认为自己又可以像一只小燕一样,在羽翼丰满的母爱之下生存了!我的头上又有把能替我挡风遮雨的大伞了!让我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无论是寒风吹,还是暴雨淋,都会让我温暖有加,安然无恙!

  可当继母生下自己的孩子后,在这个家,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了!

  继母生的是一个男孩,继母给爸爸生了儿子后,就成了这个家庭几代单传的功臣,地位一下子就提升了!原来是继母听父亲的,现在是父亲竞顺着继母。继母生孩子时,一听说是男孩,已经改嫁多年,住在百里之外的奶奶都来持护月子了!这是我的母亲没有享受过的。甚至在母亲去世以后,奶奶都从来没有过来看过我。

  奶奶来时,给继母拿来好多,坐月子吃的好东西。奶奶告诉继母:“那只老母鸡是用两只当年的小鸡,跟人家换来的。人都说,越老的母鸡,才越爱下奶呢!”

  奶奶还给她的小孙子,做了好几套新衣服,可连一根线头都没给我带来。奶奶在我家的那些日子,从没正眼瞅过我。有时还嫌我不中用,不是说我这不好,就是说我那不对。为了讨继母的欢心,当着我的面,总说我的亲生母亲不好。

  一次奶奶让我拿只碗,一不小心就摔倒了!碗也被摔到地上打碎了!当着继母的面,奶奶打我好几巴掌!还是继母说:“打几下就拉倒吧!让她长长记性就行了!”这时,奶奶才住手。

  “小娟,把你小弟的尿壶给到了”。“小娟,拿条埽把地扫一遍,别花里胡哨的,干净点扫。”继母总是这样冷眼栗色的支使我干活。

  从继母生了小弟以后,就很少给我买新衣服穿了!再加上母亲有病花钱,处理母亲后事也得用钱,家里就已经非常紧巴了,多少还拉点饥荒呢!父亲娶继母,人家是个大姑娘,也不能一点钱不花呀!要收拾屋子,还要预备几桌酒席,还要置办点结婚的用品,这些都是拉饥荒办的。紧接着继母又生孩子,虽然父亲有会勤俭持家,勤劳肯干的好口碑,可一件事接一件事的办,还养着四口之家,亏了父亲也算是精明强干的男人,要是二五眼的老爷们,恐怕真就要打不开耙,拌不开算了!

  家里没钱,可处处都要用钱,日子过得非常紧巴!再加上,继母不是个会持家过日子的女人,做姑娘时因有残疾,家里人什么活也不让她干,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因没有尝过赚钱受累受苦的滋味,不但什么活都不会干,还有钱就花,从不心疼。本来家里经济条件就不好,继母再大手大脚的,日子过的很紧巴。可无论怎样没有钱,也不能亏了小弟呀!因继母奶水不够吃,小弟是喂大的。因奶水不足,小弟零嘴不断。有时父亲就背着继母,偷着让我也吃点。可继母从来都不给我,当小弟吃时,我只能眼巴巴的瞅着,馋的我直劲的往嘴里咽吐沫。

  四

  “你嘴怎这么馋,东西本来就少,你这么大了还跟着吃,你怎这么不懂事?”继母气的,一边大声的说我,一边使劲的打我。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继母去参加一个亲属家的婚礼,让我在家照看小弟。继母临走时,预备了够小弟吃的奶豆和冲好的奶瓶。我把冲好的奶都喂小弟了,总也吃不到零嘴的我,奶豆一多半都让我给吃了!后来小弟饿的直劲哭,我怎么哄都不好。继母回来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让我第一次挨了继母的打。

  继母也算是光明磊落,打完后,父亲回来她告诉父亲说:“我把小娟子给打了,她把她小弟的奶豆都偷吃了,让我给打几下。”

  父亲看上去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敢说什么。实际上那天继母可不是只打了我几下,我偷吃奶豆让她生气,小弟饿的直哭让她心痛,她不但狠狠地打了我好几下屁肤,还在我的大腿根部,最敏感的部位,狠很地掐了几把。把我掐的哇哇直哭,让那块地方青了好多天才下去。我大声哭的时候,继母铁青着脸,压低声音严厉的对我说:“不许大声哭,给我憋回去,再敢大声哭,我还使劲地掐你。”

  以后,每当继母打我的时候,都是这么样的严厉警告我:“不许哭,给我憋回去。”

  从那以后,让我落下了一个很不好的病根,这个病根伴随我多年,虽然后来小姨也曾带我去治疗过几次,可一直没有根除。一到委屈时,想哭都哭不出来了!只是抽抽嗒嗒的,干掉眼泪却哭不出声来,憋憋屈屈的,让我非常的难受。

  还有一次,我一边玩一边带小弟。小弟非常淘气,一转身的功夫,小弟一下子从炕沿边上踩空,摔到地下了,把脑门磕了一个大包。正在厨房做饭的继母,听到小弟的哭声,一瘸一拐的急忙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问:“怎地了?怎地了?”

  继母从地上抱起小弟,一看小弟脑袋上磕个大包,脱鞋上炕,把正躲在墙角抽抽嗒嗒,干掉眼泪没哭出声的我,一把薅过来,打了我好几个大嘴巴子。

  继母不是蛇蝎之心的狠毒女人,说实话,往嘴巴子上打,继母还是第一次。可能是小弟脑袋上的大包,让她太心痛了!才无所顾忌的打我的嘴巴子。

  晚上父亲回来了,一看我的脸还有通红的巴掌印呢!就问继母:“小娟子的脸是怎么弄的?怎么还有巴掌印呢?”

  “是我打的,她不好好待她小弟,看把他小弟磕的,脑袋起这么大的一个大包。”继母并不隐瞒,痛痛快快的边说边抱起小弟让父亲看。

  父亲生气的对继母说:“小宝多淘气呀!就是你自己待,也不可能一点磕磕碰碰都没有吧!因为这点小事,你就把她打成这样,值得吗?”

  继母说:“我当时不是气的吗!用手打她两下还能把她打怎样?还值得你这样大呼小叫的!”

  父亲把我拽到继母跟前,指着我火烧火燎的嘴巴子大声问继母:“还说没打怎样,你看这嘴巴子都肿成这样了,你还认为打得不够狠吗?倒不是你自己亲生的,难怪你一点都不心疼!”

  “我没养着,我不心疼,都是你生的,你还有偏有向呢!不怪人都说后妈难当,就你这种态度,我看,我这个后妈也当不了啦!”

  说完继母就收拾东西要走,父亲拦也没拦住。继母把小弟扔在家里,自己抬身就回了娘家。

  第一次被母亲扔下的小弟,整整哭了一个晚上,后来哭累了,才睡那么一会。天刚蒙蒙亮,父亲把邻居好心大妈,求了过来给照看小弟。父亲带着我去接继母,父亲在路上一劲的嘱咐我:“到那给你妈好好陪个不是,咱们要把她接回来,要不你小弟就没人管了!”

  到了继母的娘家,我跪下求继母:“妈妈你回家吧!都是我不好,把小弟给摔了!我往后一定会注意的。小弟昨天晚上哭了一宿,嗓子都哭哑了!好妈妈,你就回去吧!”

  是我的赔礼道歉,爸爸的连哄带劝,才算是把继母给接了回来。

  实际是,继母还是很想回家的,因小弟是她的命根子。三十来岁的女人,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那可是她的心头肉啊!一听我说小弟嗓子都哭哑了!回家的路上,继母就差没长翅膀,要是长了翅膀,继母就会往回飞!因她恨不得一步到家看到小弟。

  这次她狠心把小弟扔下,就是要拿父亲一把,好让父亲今后对她百依百顺。只有没人敢挑肥拣瘦,没人敢说三道四,这样,她这个继母在这个家才好当,才能站得住脚。这叫舍不出去孩子,就套不住狼。

  从打这件事情发生以后,继母在这个家里更是一手遮天了。无论做什么,事情做的好与坏,还是对与错,谁都不敢说个不字!

  继母虽然不是一个,有蝎毒之心的恶毒女人。但隔层肚皮差座山,这是多少代被总结出来的,对待我和小弟就是不一样。虽然还不算孽待我,给我饱饭吃,给我衣服穿,让我有地方住。可拿她自己生的儿子当块宝,不是她生的我,就当根草了!

  五

  当我到了八周岁的时候,家里还不让我上学,继母让我在家里帮她干活和带小弟弟。小姨知道后来到我家,小姨与继母吵了一架,小姨问继母:“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什么还不让她上学呢?”

  继母说:“不是不让她念书,只是让她晚点上学,帮我照看照看她小弟,等她小弟离手了,能不让她上学吗!”

  “不行,什么都能当误,就是念书不能当误。今天我就把孩子带走,让她上我们那念书去。”

  小姨不由分说,把我的东西收拾收拾装进兜子,就把我接到了她的家。让我在那上学念书,小姨从现在开始,就承担起了照看抚养我的责任。小姨总说:“不让孩子念书那哪行啊!长大不成了傻子了吗!还怎么在社会上生存?”

  姨夫对我也非常的好,姨夫对我说:“从今往后你就在俺们家呆着吧!就当我们多生了一个女儿。”

  因我的户口不在本地,最开始那地方的学校不要我。后来小姨求爷爷告奶奶,费了好多的口舌,后来听说我是没妈的孩子,才把我留下。

  上学那天,别提我有多高兴了!头天晚上我整夜都没有睡好觉,第二天早上乐的饭也没吃几口,我穿着小姨给我买的,一身新衣服和新鞋。背着新书包,一路连蹦带跳的跟着小姨来到了学校。

  那时,小姨的孩子,也就是我现在的表弟小超当时才四岁。可能是因为我的原故吧,小姨和姨夫都是满族人,当时的政策允许少数民族生二胎,可小姨后来一直都没生。

  小姨非常的大度,父亲给抚养费就要,不给也不跟他们去做过分的计较.就是后来因继母得了一场病,让家里的经济条件更紧张了,我的生活费有很长时间不给了,小姨也从来没有因为抚养费的问题,与我的父亲和继母闹翻脸。小姨总与我说:“你爸爸也不容易,当不起来你后妈的家,给你几个钱,也是背着你后妈,从牙齿缝里挤出来那么几个子。他给多少算多少,不给就拉倒。”

  我在小姨家是很幸福的,小姨对我非常好,让我又有了母爱的感觉。从那以后,我就管小姨叫姨妈,管姨夫叫爸爸。这是父亲告诉我的,父亲对我说:“好好在你小姨家住着吧!就把你小姨当妈妈,听你小姨的话。爸爸也舍不得你走,可又没有办法。”父亲说到这,鼻子一酸,眼圈也红了!

  穷叽咕,穷叽咕,越穷越叽咕。因经济条件不好,继母经常与父亲吵架,总嫌父亲没能耐。再加上中间有个我,让继母总挑父亲的邪理。说:“父亲偏向我了。”怕父亲偷着给我钱,总象防贼似的防着父亲,查看父亲。

  看到上挤下压,像块豆饼一样无奈的父亲,因这些年生活的艰辛,过分的劳累,三十多岁,已经未老先衰了!脸上都有了皱纹。原来标杆溜直,漂亮帅气的形象,已经荡漾无存。我也掉了眼泪,我哭着对父亲说:“爸爸你别难过了!我会听小姨话的。”

  因父亲的处境对我的影响极深。一直到现在,让我总有种对现代男人,非常同情的感觉。虽然大明星刘晓庆,曾创造过让世人感叹的名言佳句:“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难上加难。”

  然而我绝对不这样认同。从古至今就一大男人,大丈夫,大老爷们的一个大字,就把很多的男人压的,都要喘不过气来了!这个大字,让男人一定要顶天立地,一定要有权有地位有钱,才会受到敬重。才不愧被称为,大丈夫,大男人,大老爷们的称号。特别是在物欲横流的当代,很多女人把自己一生的幸福和梦想,都寄托在男人身上。不愿意与男人同甘共苦,同舟共济,不想自己去奋斗,去争取。愿把男人当做怎么靠也不倒的大山。要求多高都能攀上去的大树。取之不尽,用之不完,想什么就得到什么的大聚宝盆。让当代:“做人难,做男人更难,让平民百姓的男人难上加难。”

  我还认识这样一个女人,她丈夫是个泥瓦匠,成年在市里搞装修,任劳任怨,省吃俭用,也很能赚钱。这个女人什么也不干,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与几个丈夫是老板的女人在一起,不是打麻将就是旅游,经常下饭店。她看到丈夫是老板的女人,花钱像流水一样,买高档穿名牌。泥瓦匠赚的那点钱,在这些老板娘跟前,就是杯水车薪了!回家就跟男人生气,总闲自己的丈夫没能耐。泥瓦匠整天心情不好,还挨累,吃的也不应时。四十多岁时得了血癌,不长时间就去世了!泥瓦匠死了以后,麻将她也玩不成了,生活都成了问题。后来她想改嫁,男人都知道自己赚的少,怕养不起她,谁也不敢要。

  为什么社会上,现在男人的自杀率普遍高于女人?女人的寿命普遍高于男人?我的看法是:“是被当代的女人给逼的。”所以,我很希望,女人要求男人的眼光要放低一点。对男人多点宽容和体谅。总归才子精英还是极少数,平民百姓才是大众化。女人在挑丈夫有没有能耐的同时,先把自己定定位,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能耐。要是自己方方面面都不出众,也没有大能耐,要我看,那你们还是很般配的。就好好地将就着,去过安稳的日子吧!

  六

  一年秋天,我正在上初三,一天下午,上半道课我就感觉肚子痛,一会比一会重。最开始时我还能咬牙坚持,后来干脆坚持不了啦!我的脸刷白,豆粒大的汗珠顺脑袋直往下淌。老师一看不好,问我怎么了?我说肚子痛。老师一边通知家属,一边送我去医院。离医院几十里以外的小姨,也急忙赶到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是急性阑尾炎,必须要马上做手术。

  十五六岁的我,一般事也都懂了!我知道做手术要花很多钱,跟家里要费劲。那年春天,小姨的老婆婆因心脏病住院,小姨家的那点积蓄也都花光了。去年因涨大水,小姨家的庄稼收成不好,又供两个学生,日子过得已经很紧巴了!我要是再做手术,小姨就得拉饥荒。

  “大夫,保守治疗吧!手术我怕疼。”疼的龇牙咧嘴的我,无力地对大夫说。

  小姨急忙接过我的话茬:“怕疼也得做手术,听医生的,什么也不许多想,救命要紧。”

  因手术做的及时,我的病很快就好了!这次给我看病的钱,小姨全是借的。

  小姨自己虽然文化不高,但她很注重教育,千辛万苦的供我和小超念书,为了我俩念书她过着非常简朴的生活。小姨家很少买新衣服穿,市里有几门亲戚,小姨一串门去就大包小包往回背。把我俩能穿的衣服先挑出来,剩下就是小姨和姨夫的了。瘦了并,肥了去,大毁小,短接长,能穿的就尽量的凑合着穿。

  为了我和小超念书,姨夫成年在市里打工,家里的事都由小姨打点。由于小姨精明强干,十多亩地再加上院里的园田,还要养一些猪鸡鸭狗,小姨总有忙不完的活。可无论怎样的忙,小姨把家里家外总是弄的井井有条。

  小姨家很少称肉,不但养下蛋的鸡和鸭,解决自家吃蛋的问题。为了给全家人改善生活,春天抓几只肉食鸡养着,冬天一到,小姨就隔一段时间宰杀一只,再过一段时间,又宰杀一只让我们全家人解馋。

  鸡大腿和鸡心脯的肉,都是我和表弟小超吃,小姨和姨夫竞吃那些骨头拉萨的地方,好肉一块不夹。好肉我俩上顿吃不了,就给我们留下顿。有时小姨还用鸡大腿和鸡心脯的肉,给我和小超包饺子吃,为了我们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小姨总是调方的给我们做好吃的。

  农村家庭供一个学生相当的不容易,这些年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学生的费用在无限量的增长着,这让有学生的家庭,在经济上更是雪上加霜。就是再艰难,也从来没动摇过小姨供我们读书的决心。小姨说:“攒什么不如攒知识,时代发展的太快了,文化低就是吃不开,如今办什么事情都要去摸大环境的脉搏。这是个大时代,没文化,形势看的不准,干什么事情都容易砸锅。”

  我和表弟先后都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我们都以优秀的成绩毕业,我在南方留校任教,表弟在本地事业单位找到了工作。我俩也算是都成了时代的骄子。记得,我们考上大学的时候,小姨也与别人家一样,预备酒席,宴请亲朋好友,实际是为了把随出去的礼钱,往回收一收,也算是变相的集点资。

  我考上大学的时候,预备酒席那天,我的父亲和继母都来了!他们也给了一份不大不小的红包。没人处父亲还告诉我:“开学那天,我还给你拿一部分学费,钱是我背着你继母,加夜班干活,偷着攒下的,你谁都不许告诉。”

  七

  一想到表弟,一个俊朗帅气,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就浮现在我眼前。我的表弟小超,也参加工作好几年了!小超摸样俊朗,性格外向,为人热情,是个爱学习积极向上的青年人。念书时成绩优秀,品学兼优。突出的优点和特长口才好,善演讲。在学校时曾经拿过,辩论大赛的一等奖。曾经天真的发过誓言:“做不成政治家,也要当一名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

  表弟穿衣服也非常的有特色,不喜欢穿西装,喜欢穿夹克衫,运动服等休闲随便的衣服。他总说穿西装太拘谨'正统",让人感觉很累。每当单位以各种名义发西装时,他总是给人。连我的父亲都穿过一套他给的西装,被我继母当礼服似的,精心在意的给收了起来。

  由于他爱讲些当代人听起来,有些离经叛道的话,父母对他总是不放心。在高考时,建议他报考离家近的院校。找工作也不想让他离家太远,为了经常叮嘱和看着他一点。

  他大学毕业找工作也没费什么劲,小超的伯父在当地区政府机关做领导工作。小超的伯父家只生两个姑娘没有男孩,他把小超看做像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关心。他把临区一把手的儿子,安排到本区政府机关工作。小超被临区的一把手,安排到临区政府机关工作。这叫隐形交换,谁也看不出来。小姨说:“进了庙门就不愁做神仙。干些年,等那些老的将来都退下去了,凭小超的能力和学历,混个一官半职的还不成问题。

  这年头找工作太费劲,大学毕业生多的用耙子搂,研究生都不稀奇。在加上有的大学生心高气傲,当工人做农民闲掉价,做买卖怕担风险挨累,谁都想进事业型的机关单位。拿官饷,吃皇粮,又体面,又有权,三亲六故都跟着沾光。

  小姨说,"这个年代,衙门口没人就是不行啊!有猪头都找不到庙门送。好多地方正事不能正办,芝麻大点事不卡点油,不进点贡,都得把你折腾的围地球绕两圈。"

  小超去年又处了一个同一个单位的女朋友,小姨家成了三里五村无不羡慕的家庭。走在大街上谁见了都是离老远的就打招呼。有个大事小情的,到哪都被捧为座上宾。小姨总说:“这人就是势力眼,三十年前看父敬子,三十年后看子敬父。三十年前老子要是有能耐,他的儿子长的像瓶塞子,哪怕是个歪瓜裂枣那,谁见了也要被夸得像个西瓜蛋似的。三十年后要是儿子有能耐,他的老子哪怕是个窝囊废呢!那些溜须拍马的对骨头渣子也会三叩九拜,无限量的歌功颂德。世上最势利眼,最难交的就是人。”

  小姨的话总是那么样的经典!

  验证小姨的话,让我认像最深的就是,小超的一个本家姑姑家娶儿子媳妇。小姨全家也包括我都去了!那些帮忙的看到我们到场,立马上来好几个,都争着抢着招待我们:“请,请,往里边请,争取让你们做头优。”

  实际是,我们略微的晚了那么一会,头优席的座位就已经都坐满了!

  第一优席主要招待娘家亲戚,也就是女方的娘家人。还有男方的至亲,像亲舅舅,亲姑姑,或者有点特殊身份之类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有钱的老板,官场的干部们等,都是这场婚宴的主要客人。这时,只见那个主要负责招待客人的那个中年男子,把我们全家领到已经做好的一桌人跟前说:“你们这桌人起来几个,等着下优再做,让这几个客人先吃。”

  到了拜席的时候,新婚的小两口和男方的父母,在拜完娘家人以后,就先后到我们桌前来给我们斟酒。历来都是娘亲舅大,把男孩的亲舅舅气的都挑理了!还没等新人给他拜席呢!抬身就走了!

  八

  表弟小超,不但长的帅气,口才也好。1米77的身材,健康的麦色皮肤。带付眼镜,爱穿运动装和夹克衫,看上去不失儒雅的风度,又非常的随便,大众化,还有朝气。原来的领导对他很有好感,也可能是看在他伯父的面子上,安排在政府机关,学习抓宣传教育工作,听说还要重点培养。

  一方面小超确实有能力,另一方面,临区领导也是做给小超伯父看的:我提拔你的侄子,我的儿子你该怎样办?还有一个原因,他把小超看做是自己的人,将来自己退下来,也算给家人留条人脉关系,自己好办事的后路与活动的空间。自己也会被像个太上皇似的被供奉着。提拔之恩,会被感谢一辈子的。现在凡是有眼光有心数的干部,这样的算盘很多人都在打。

  可事与愿违,人算不如天算。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位领导哪样都强,酒量也不弱。由于当今酒桌上能定乾坤的应酬太多,上边下来的干部要招待陪酒,下边请的,也得给面子赏光。同行之间有时还得时常联系感情,也少不下酒桌上的推杯换盏。

  有权的人,想着和惦念你的人本就多,同学请,战友请,老乡请,朋友请,亲戚请,本家请。你也请,我也请,抡着翻的请,转着圈地请。请的多,喝的也多,时间一长酒精中毒,把身体喝散架子了。去年得了酒精肝后,又转化成肝癌。虽然花国家的钱,山南海北的治疗。银行存款有的是,保健品拣样的吃。人脉关系广,偏方天南海北的选。可病已经做成,就是用十头老牛往回拽,也是无力回天了!肝癌还快,对后事还没来得及安排四脚落地呢!就一命呜呼了!

  小超的伯父今年年初,也因懒政和庸政的问题,被撤职。这是小超伯父没有想到的,在他看来自己不贪腐,不乱搞男女关系,不出风头,班子内一团和气,再大的风暴,自己也会七平八稳的干到退休,平安着陆。没成想,懒政庸政如今被看作是,腐败的温床,万恶之源。说什么,正因为掌权者,庸政懒政,不抓党风,不解民意,上下一团和气,才让下边腐败成风,乱象横生。说什么庸政懒政之风不除,贪腐之风就难灭。

  听说现任领导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对小超印象不太好。再加上小超的伯父下势了,小超没有了后台。小姨因为这方面的原因总叮咛小超,要好好工作,谨慎行事。可小超这张能言善辩,有点把不住门的嘴,总是让小姨不放心。小姨总指点小超:“看领导眼色行事,少说话,多磕头,随大流,别出风头。这样的年轻人,现在的领导最得意。

  可小超总是当面答应,转过身去又是他的那一套。说什么:“青年人是一个民族的中坚力量,要引导青年人积极向上、开拓进取、朝气蓬勃,这是执政者非常艰巨的任务。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是把青年人的积极性,很好的调动起来,发挥出来了!这个国家就一定会强大。青年人要是都颓废了,一身的庸俗之气,只知享乐,都向钱看,没有了担当和责任感,那就说明这个社会,已经进入了病态,后果不堪设想……”

  每次小姨与我唠嗑,唠得最多的,最不放心的还是小超。

  我们这个地区是大城市的近郊,有着得天独后的地理位子,市里好多座大专院校迁来安家落户。原来大面积的肥田沃土,都盖起了高楼大厦,学校建的都像世博园。小超说:“学校盖的太大了,地让他们占的也太多了,现在大部分家庭都一个小孩,将来生源都成问题!白白浪费了国家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土地资源!

  小超还说:因社会上各种不良倾向的干扰,让当代儿童面临畸形的教育。各种补课之风,铺天盖地的向儿童压来,不但给儿童身心健康造成了影响,给普通家庭,在经济上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后果是,因养孩子难,很多人家都要养不起了!造成现代青年不愿生孩子。出现了人口链条上的断裂,使计划生育政策受到了重撞。不远的将来要让最少的一代青年人,去养活最多的一代老年人。还造成了为最多一代人准备的方方面面,将来因人口的下降而成为累赘。特别是房地产,一旦高楼大厦成为社会累赘的时候,生态的破坏,资源的浪费,这些不可估量的损失,该如何拟补呢!

  最不能让人容忍的是,他还发出狂言去捅主要领导的软肋,可能是,他伯父给他安排工作的事,小姨一直没告诉他。他才这样的口无遮拦,说了犯“众怒”的话。他说:现在的政府部门,都要成为家族式的专权单位了。现在考公务员是明考暗塞,条件再优秀,要是不花上几十万,要是没有后门,不与主要领导沾上边靠上沿也考不上。说这是一层没被捅破的窗户纸,谁心里都明镜似的。他说,有个很有能力的记者,一连考了五年公务员,笔试总是第一,可面试总不合格。实际是,他没有后门,又没花钱。

  因小超的口无遮拦,让领导非常不满意,过后找小超谈话,还批评了小超:"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要乱乓乓。"

  这事传到了小姨的耳朵里,把小姨气病了一场,这才来南方,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

  九

  正当我还在胡思乱想之时,车嘎的一声停住了,我知道这是到小姨家了。当有人拉开车门时,我才从一团乱麻似的思绪中转过神来。

  果不出我所料,小姨家门口站着表弟,还有好几位亲属,他们的脸上都挂着满眼泪痕,胳臂上缠着黑纱。此情此景,让我一下子瘫软在车座上,脑袋一片空白。怎么下的车,下车后的经过,我全然不知。

  当我醒过来时,我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我问他们:“小姨为什么走的这么突然,她从我那回来还是很健康的,就几个月的功夫,就突然的去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

  一位亲属告诉我,说小超是个“愤青”,爱给领导提意见,现在的领导不得意他,让单位里后门更硬的人给挤兑出来了。小姨承受不了,得了急性心梗,没抢救过来,才撒手人寰。

  我可怜的小姨就这样的走了,她为我们操劳一生,还没有享受着我们的任何回报,最后确死不瞑目的走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海里总有一个疑问,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相关散文阅读:
  1. ·保健四句话
  2. ·70后女人
  3. ·宇宙骗子大王评委会
  4. ·论脱贫和干部任免的“捆绑模式”
  5. ·“正常论”者的“四种心态”
  6. ·小事不小
  7. ·我们不要坐而论道的学者
  8. ·当多少官员为“色”疯狂!
  9. ·网络诈骗
  10. ·寄生人
  11. ·郝县长死亡报告
  12. ·审判台上,咋不见涉黑团伙“幕后人”?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于蓝】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2-5 4:17:52 
关键词: 姨妈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联系站长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COPYRIGHT@2007-2017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656.250毫秒
散文网QQ:76004808 664627440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