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文史历史解读>茶坡的故事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茶坡的故事

作者:林德胜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出旧州东门往南行,过洼子桥,即可看见一个平坦广袤的大田坝,这就是旧州有名的茶坡大坝。据说,这里原来是一片茫茫的芦苇海,经明代“调北征南”来的数代屯堡人的开垦耕作,才成今日的膏腴之地。大田坝素有“天然灌溉”之称,其水源来自旧州南门河,常年绿水满田,四季无旱,至今,旧州一带尚有一民谣流传:“上茶坡,下落河”,然“落河”是指何处?惜已无人知晓。

  大坝西南山坡斜居的村庄,便是茶坡村。茶坡村背倚青山,面朝田畴,一条弯弯的小河绕村而行。河水清澈见底,波光鳞鳞;河岸修篁茂密,葱绿苍翠。旧州诗人周赞文有词赞曰:“茶坡美,河水浪千层,堤柳柔丝风起舞,鱼翔浅底燕传情,渔者笑连声。”

  茶坡不仅景色优美,还有一些人所不知的历史故事。

  相传茶坡的土著人原为仡佬族,但已不可考。村庄原在蚂蚁坡。蚂蚁坡原称茶树坡,山上茶树繁茂,荆棘蓁蓁;茶坡人在此伐林建寨,遂以茶树坡为寨名,称茶坡村。不知何时何因,茶坡村后来又搬迁至小屯山下,而自村寨迁徙后,原来的茶树坡出现了大量的蚂蚁,于是又将茶树坡称为蚂蚁坡。

  茶坡村有二百多户,主要有石、郭、肖三大姓,石姓居住最早。郭姓原居詹家屯,后迁至旧州吴章。传说,石、郭二姓族长关系甚密,二人结拜为异姓兄弟(农村俗称认“伙契”)。石姓相中郭姓居住地吴章乃一上好阴地,便与郭姓商定:郭姓搬迁到茶坡居住,而将吴章住地送给石姓。肖姓入住茶坡,也有故事。肖姓曾更姓为张。据《肖氏族谱》记载,贵州肖姓始祖“江郎公随兄来黔,因冒张姓入平阳庠”,先居平坝江西村,大约在1764年左右,肖氏九世祖釮应石、郭二族之邀请来到茶坡授学,舌耕十几载,其人温厚博学,课业良勤,受到好评。石、郭二族欲挽留先生在茶坡安家,继续为其子孙授课;釮见茶坡人心意真切,同意留下定居,但也提出要求:须居住村寨中间,石、郭二族往两边挪移,石郭两姓同意,肖姓遂在茶坡定居下来,尔后又与郭姓联姻,但其时仍以张为姓,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才使用肖姓。

  历史上,旧州曾是张番土司的世袭领地。《安顺府志》载:“张氏之先,为马氏征戎南宁”,“遂分土授世职”。因黔地偏远,朝廷鞭长莫及,张番土司俨然一方土皇帝,拥兵自重,有生杀主宰大权,其土司府竞仿朝廷规格建造。距旧州一千多米处的茶坡村北面,有一小坡,小坡下有一宽阔的草坪,张土司在此建阅兵场(茶坡人称校场坝);在小坡上建点将台——张土司经常在这里组织练兵比武。相传,当时张土司家有一后生,名为张齐主,其人身材魁伟,孔武有力,精技艺、善搏击,乐斗好杀,有百步穿杨功夫。有一年,战事起,贵州十三府(贵阳府、遵义府、安顺府,南龙府、大定府、下人府等)在校场坝集中比武,选拔将才。张齐主参加比武,他踌躇满志,志在夺冠,然而射箭比赛出乎意料,因此落榜。事后有人问之,张齐主说自已也百思不解:当要瞄准红心射箭时,好象就有一只老鹰爪抓住自己的手,蒙住自己的眼,致使矢锋偏钭,比赛失利。主考官听到后,哈哈大笑,送了他这样几句:

  张家有个张齐主,

  人才赛过十三府,

  平时箭箭穿红心,

  校场比武差半分。

   有人说,张齐主比武失利乃是报应。原来,张土司一家在旧州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父子随意淫乱丫鬟使女。有一侍女被张齐主强暴后怀孕,张家为顾其颜面,竞欲害死侍女。张齐主用计,将使女诱至楼上,趁其不备,突然一脚将她从高楼踹下,侍女一声惨叫,顿时脑浆迸裂,血流满地,惨不忍睹。然侍女冤魂不散,变成鹰爪,常常缠绕张齐主,抓挠他的脸面①。张土司一家此后逐渐衰落,校场坝也渐渐冷凉,再后来点将台的石木材料被运到旧州修建文昌阁。解放后,校场坝、点将台的残垣尚存,经“四清”、文革的洗劫,昔日威武的练兵场,已荡然无存。

   茶坡村的后山称小屯山,原是一片郁郁苍苍的翠竹林,现已砍伐殆尽。山上有大石块砌成高三米的围墙,围墙有垛口,此为保村护寨的防御工事。1966年,茶坡拆除山上古围墙大石块,运到茶坡河上修建水碾,现仅剩一小段颓垣残壁。

  值得一提的还有,小屯山里有一天然溶洞,曰“躲反洞”(避难洞),可容纳上千人。“躲反洞”只有一个进口,而有多个出口。进洞口处,有一绝壁悬崖,犹如刀劈。洞门用大石构筑成厚实的围墙,墙上有许多枪眼弹孔。洞门为石门,至今上下门轴的凹槽尚在。石门口狭小,仅一人弓背弯腰进入。入内,先是一小厅,小厅靠围墙处,有石礅,人站在石礅上,通过枪眼往外射击——这是第一道防御工事。如果敌人攻入,则迅速撤到第二厅。第二厅门为一天然洞口,仍是石门,进入后关上厚厚的大石门,敌人难以攻破,除非使用炸药——这是第二道防御工事。二厅有两层,每层可容纳上百人。顺着下层走过一狭窄的通道,是中厅,曰“十字厅”,此厅可容纳上几百人。“十字厅”下面有一阴河,可听见流淌的河水声。“十字厅”上面还有两层,各层又分布着许许多多小洞,小洞里面又有许多小洞,避难的人们,各家可以去选择适合的小洞安家。通过“十字厅”往前走,还有许多洞厅,至最后一大厅处,可看见头上一道亮光,曰“天窗”,又称“一线”——这是后山的一个较大的出口处,人站在下面,离“天窗”口约有20多米高,要走出出口,须攀缘一宽约不到1米的悬崖缝,悬崖缝两边的悬壁上有高低不同的石窝坎,乃人工所凿,仅一人可借助两边的石窝坎往上攀爬。攀登到“天窗”口上面,在出口处,是一高约三米的大石砌成的围墙,围墙上亦有射击孔,这是主要出口处的防御工事了。设若敌人从后山出口洞攻进围墙,但要进入“躲反洞”,还须一个个慢慢攀下悬崖缝,然而人尚未落地,就会被打死---这种天险加巧妙的人工设计的防御工事,可说是易守难攻。可惜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茶坡民兵响应当时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搞防空演习,出口围墙遭到毁坏。

  “躲反洞”里面不仅有自然水,生活用具和生活燃料也准备得一应俱全。只要备足粮食,就可在“躲反洞”生活几个月。破锅破碗现在还随处可见,在各厅的角落还有一些散煤。有时还会踢出一些铜钱。

  “躲反洞”是躲避匪患的理想场所,由当时旧州团练郭宠三组织修建。郭宠三是茶坡人,传说他手下有一个副手,人称“金钱豹”,此人能飞檐走壁,穿山越岭如履平地,百米之内可抓住奔跑的狗尾。那时谁家丢失牛马羊等,只要找到“金钱豹”,他定能在丛林中穿梭寻找,亦能在附近村寨里打探,十有九准,从不闪失。

  据说,在“躲反洞”里面,曾经发生过一起惨案。大约在1865年左右,长毛贼(太平军)进入了安顺旧州,一时人人自危,惊惶不安。茶坡的富人纷纷到外地躲避,而剩下的一部分人则逃进“躲反洞”。长毛贼追来,洞内村民奋起抵抗。由于有了完善的防御工事,长毛贼虽破开了石门,但始终未攻进洞内,于是在洞门口堆上大量柴草,加上辣椒一起焚烧,又用风簸朝洞内鼓风,一时浓烟滚进,弥漫全洞,洞内一片咳嗽声、叫骂声、哭喊声、惨叫声……终于,除少部分人侥幸存活外,大部分人被辣椒烟活活熏死,至今走进洞中,仍会发现一些枯骨。

  也有一些人家为能迅速进洞躲避匪患,在紧临“躲反洞”的一些小出口处建房。在茶坡肖传友先生的老屋后面,隐藏着两个小洞,称“龙眼”。“龙眼”可直通“躲反洞”,遇有匪情,全家人能及时进洞躲难。相传,“龙眼”洞的老屋里,曾出了一个神童,他聪慧异常,十四岁就高中举人,其时童心未泯,竞常常头戴举人冠到小河边的水面上去“照镜子”。遇茶坡谁家撰写碑记文辞等,多来请他,但因年龄尚小,故请其子必先请其父,而其父又因其子成座上宾。神童呢,常受父亲的约束而不满。某日,又有人来请,他便提出不要父亲一起去,父大怒,训其不孝,神童大哭,气怒而死。神童死时,家人发现一只大乌龟,从老屋爬出,慢慢进入龙眼洞而没----因此,当地的老人说,神童乃“躲反洞”千年老龟转世,为非常之人,可遇而不可求。中国历史上的神童,往往天妒英才,因而早逝。

  2013年,茶坡与苏吕,平寨,高车合并为型江村。伴随着旧州小城镇的建设,茶坡迎来了千年难遇的大好发展时机,如在新农村建设中,重视维护和恢复茶坡“躲反洞”、小屯山等处的历史文化遗迹,茶坡的故事将会更加大放异彩,光照后人。

  (根据肖传友先生等口述整理)

  注:①张齐主比武失利及相关事,系当地许多老人口传,不一定是事实。 相关散文阅读:
  1. ·文 学 的 力 量
  2. ·朱蓬蓬批示的一封信
  3. ·生命的四个支点
  4. ·拆字诗——赠与中国足球的赌徒们
  5. ·新阶层属于哪个阶级?
  6. ·妄议名家名篇
  7. ·把天真和雪留住
  8. ·时至重阳话养生
  9. ·消失的“救命药”
  10. ·中国的足球裁判
  11. ·“最美女教师”的“最美代价”
  12. ·汽车速度太快空中翻转挂屋檐 司机毫发无损(图)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林德胜】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5-11 11:20:39 
关键词: 茶坡   故事   茶坡大坝   茶坡村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联系站长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COPYRIGHT@2007-2017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1,203.125毫秒
散文网QQ:76004808 664627440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