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文史文化随笔>爱智慧的哲学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爱智慧的哲学

作者:安希孟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哲学的智慧乃是大智慧.大智若愚,哲学的智慧在市井之人看来乃是愚拙,哲学家的探究有时貌似"犯傻".有智慧的人,多所怀疑和疑问.缺乏智慧的人,欣欣然接受一切来自官方的教条或者向百姓们布道宣教.在大会上作报告的人,绝对不会是哲学家.非哲人不知道多问几个为什么,怎么样.我们现如今哲学系的领导专门制造内部不和谐,这不是哲学的大智慧。

  中华传统,视人民为草屑,为斗筲,为敝屣草民,小智慧,小聪明,诸葛孔明也!深谋远虑也者,在华人,不过仍是雕虫小技.华人关系学请客送礼走门子,嫡系亲信,同门弟子,首长部下,战友故旧.不行歪门邪道,反被认作歪门邪道.空城计,七请孟获,捉放曹,暗渡陈仓,全是琢磨着如何整人.中华文明是整人的哲学,这就是以人为本.享受着欧洲白人聪明的科学技术科学医学,却诋毁谩骂欧洲先进优秀人种的网上流氓,应该吃中药杂草碎石.童子尿,就是中医.中医原是给皇上妃子看病的,所以叫郎中,网上捍卫中医的小流氓无知,以为他爷爷是皇宫太监,也享受古代封建社会公费医疗呢!我告诉你,你爷爷的爷爷,连中国草也吃不上,你捍卫中一个屁!几年以前,中国人见面还是问,哈罗,古得冒宁,吃过饭了吗??中国人填饱肚子还没几年就开始上私塾了,网上小流氓忘记了,上私塾,读三字经,那是有钱人家地主富农家的事,你爷爷的爷爷,与焉无份.互联网,那可是西国聪明之士的发明.

  中国家族伦理智慧文化耍弄小聪明.希腊人爱智,视智慧如珍宝.中国人重家族,停留在生物人阶段.例如愚公,就嘲笑智叟,自以为大寨田小荆庄手推车劈山炸石所向无敌改变家乡.愚公靠的是家族团伙恶势力,多生养勤繁殖,十七岁结婚生仔,子子孙孙,无穷匮焉.乌鸦反哺,羊羔跪母.人是生物的人,所以,孝道文化仍旧是禽兽文化.春节展示的是中华中原文化的落伍.大年初一拜年,从家族开始,向长辈跪拜磕头,长辈把压岁钱分发给晚辈,然后到五服以内的同宗同族和近邻挚友家里拜年.血缘亲情,可见一斑,然而,和谐的中国,王朝更迭要流血,夺取王位叫政变.中国不像欧洲,没有神圣罗马帝国的选帝侯,缺乏民主基石.耀邦大哭失权位,紫阳下台搞戒严,密诏决定第三代,坦克装甲威风现.美国和平交接班新老总统俱欢颜.这就叫费尔泼赖.

  由此可见,春节拜年展示的是中国重家族、重宗亲、重血缘、重地缘,中人缘.有人说,中华民族几千年不分裂、不衰亡.可是如果真是如此,也没有可夸之处.何况,中国人一盘散沙,中国人窝里斗,农民起义,烧杀掳掠,四分五裂,兄弟阋于墙,不亦昭然若揭么?这小聪明结不出哲学之果.

  哲学的智慧乃是大智慧.大智若愚,哲学的智慧在市井之人看来乃是愚拙,哲学家的探究有时貌似"犯傻".有智慧的人,多所怀疑和疑问.缺乏智慧的人,欣欣然接受一切来自官方的教条或者向百姓们布道宣教.在大会上作报告的人,绝对不会是哲学家.非哲人不知道多问几个为什么,怎么样.山西大学步行路有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石刻雕塑:一只埋藏在地下的死人伸出的手指,翘起大拇指,仿佛向世人炫耀:老子天下第一,或者第二.也许这具腐烂死尸隐喻的是:老子人莫予毒.老子今年又拿到一个国家项目.然而,自我吹嘘,这不是真智慧.山西大学校友赐赠的这具雕刻,意在表明,谦虚啊,别骄傲.骄傲了,就会和我一样趴下.翘大拇指,"好样的",这不是哲学的标志,而是傻子和亵渎哲学的标志.黄袍加身,自鸣得意,扬鞭跃马,颐指气使,不可一世,御林军千百万,皇家卫队,共和国卫队,嫡系,最高统领,这只能是哲学的叛徒.

  哲学就是询问、疑问.哲学的标志永远是"?",而不是".".哲学的问题可问而不可答,可究诘而不可解决,可思虑而不可言说.对哲学问题的回答永远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智者所能提出的问题总是比蠢人所能回答的还要多十倍.重新提出问题,乃是对先哲的问题的真正回答.人永远是个发问者,人提出的最大问题,乃是关于自身的问题.人向自己,而不是向苍天提出关于人自身的问题.天哪!苍天啊!这是中国人穷急问天.然而人在窘迫破的时候,乃向自己提出关于人自身的问题.

  哲学的根本问题因而就是"人是谁?","人是什么?".对这个问题的真正回答是:"我是谁?","我是什么?".这种反躬自省,乃构成一种沉思默念,一种玄览静观,一种忏悔反思.

  智慧若愚

  在希腊语中,哲学是"爱智".智,即智慧.中国人的智慧机智,往往是小聪明,小手腕,鬼滑头!然而哲人往往很愚蠢.这意思是,它鄙视屑小之徒的小聪明,小手腕,以为无足挂齿.在这一点上,大智若愚,但不是装疯卖傻.难得糊涂,是伪装糊涂——他一点儿也不糊涂.中国贪官,十有八九,在高雅客厅悬郑板桥的:"难得糊涂"——但一点儿不含糊.哲学的智慧乃是大智慧.哲学的智慧在市井之人看来乃是愚拙.哲学家的探究有时貌似"犯傻".

  智慧是可望而不可得的东西.智慧不是物件.它可为而不可恃.它是存在(是)的问题,而不是可拥有的事物.我们只能爱慕和追求,永远不可唾手而得.今天学习哲学的人必须先从希腊哲学源头学起..哲学没有答案,也没有实用价值.数理化有教科书,有教案,有标准答案,唯独哲学不应该有教科书和定论.教科书和标准答案是对思想的限定.思想一旦被限定,就好比进入死胡同.哲学的表演没有脚本.照本宣科的哲学是死哲学.哲学乃是生命的跃动.它是生命的展现与流露.

  学物理、化学或生物,可以不学物理学史、化学史或生物学史,但哲学系的课程归根到底就是哲学史.哲学没有进步,因为哲学没有答案,没有结论,没有定律,只有问题.学哲学就是重温古老的问题,没有人可以给你填塞一个答案.治哲学的人要不断返回希腊源头.这正是哲学的福分.

  哲学家的爱智乃是做智慧的情人,是柏拉图式精神恋爱.他害单相思,永远求之不得.但谁又能说,"追求"的过程不是美好、愉悦的呢?追求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和享受.也许,追求到手便索然无味———然而哲学毕竟没有最后的标准答案.哲学是过程.哲学乃探求与思索本身.

  其实,自古以来,哲学就是犯傻,哲学家就是冒傻气的人.哲学家若在十里洋场屡屡得手,那就是对哲学的背叛.泰勒斯一心思考天国的事(一说他思考天空的事)跌入坑内,受到嘲弄.哲学家在实际生活中确实有时会跌入坑内也就是官场陷阱.像中华大地官僚学者在官场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事例,全世界不多见.中国学者最大特点是:不犯傻,不是傻帽!莱布尼茨有一次犯傻,他说:为什么终究是有而不是无?维特根斯坦说:对不可言说者当保持沉默.可是哲学家偏不沉默,偏有些童稚气.保持浑然天性,乃是哲学的真正开端.

  于是我设想,真正的哲学家是没有经过系统哲学熏陶的人,一如赤子、婴儿.他若经过大人的指点、点拨,必定狡猾万状,但他也同时失去童贞,离真正的哲学不知几许远也.

  伟大的维特根斯坦思想高妙无比,他说:"对于不能表达的解答来说,人们也不能把问题表达出来.这种谜是不存在的.如果一般地能把问题提出,则也能对它加以解答.……只有在有解答的地方才有问题,而这只有在有某种可以说的事情的地方才有."他又说:"确实有不能讲述的东西.这是自己表明出来的."这东西应当包括人的存在及人的问题.在我看来,人的问题不可用逻辑与科学语言言说,但并非不可提问,并非不可思议.人的问题是自己显现出来的.

  哲学的标志永远是"?"

  中国古代屈原的《天问》,可以说是心灵探根问底的真正冲动.这也许是中华哲学的开端.但中国人关心的是宇宙的奥秘,而不是人的隐秘或神秘.中国人缺乏对超自然的关切.然而柳宗元却写了《天对》———他僭越妄为,"替天行道",代天作答.我始终认为,《天对》远不像《天问》那样传世和引人入胜.《天问》的魅力在于它提出宇宙最深邃的问题.只要人类存在,这些问题就要一直问下去.关键之处在于,他大胆提出冒犯天条的关于自然万物的问题.问题,在这里具有至高位置.哲学就是询问、疑问.哲学的标志永远是"?",而不是".".哲学的问题可问而不可答.对哲学问题的回答永远是另外一个问题.一个智者所能提出的问题总是比蠢人所能回答的还要多十倍.重新提出问题,乃是对先哲的问题的真正回答.我们若不"离经叛道",就不要冒充先知,贸然作答,而应当以问题对问题.

  有一位西方教授作完报告,开始回答学生的提问.一个中国学生滔滔不绝地高谈阔论.这位教授说:"是的,我知道,但是,你的问题是什么?"不会提问,不发问,没有问题,可以说是我们时代的"失语症".各种国际性学术交流,中国学人一致的感受是:中国学者提不出问题,不善于发问.我们应当时时警戒:我们的问题是什么?

  西谚云:"我们背会了各种可能的答案,却不知道问题是什么."这大概是我们时代的通病:我们准备了一大堆现成答案,准备训人.但忘记了问题本身.我们的习惯是不善于提问题.但提出问题恰是解决问题的一半.提出问题表明解决问题的时机已成熟,提出问题已经找到了答案的所在.一个哲学系学生应当满腹狐疑,而不是满面春风,春风得意.他总在思,他总在疑———疑就是思,思的形式和内容就是疑.他有永远解答不了的问题.

  笛卡儿是欧洲哲学史上著名的怀疑哲学大师.他提倡怀疑一切,实即对任何事物都问"为什么"、"是什么"、"怎么样".然而他却遭到耻笑.这不正常.在某种意义上,一切哲学乃怀疑哲学,即对人们习以为常的"常识"提出质疑与询问.

  威尔·杜兰特说:哲学的探险一旦产生了可用定理表达的知识,这知识便不再属于哲学了.哲学总是把她的产儿送人,自己再去提问,自己再去生育.或者说,哲学是不结果实的花.科学却是源于哲学家的疑问,而归结为功用.哲学总是对于未知领域的探究,是"围攻真理的第一道壕堑".哲学提出怀疑,比科学验证更难.科学在已经被哲学探究过的领土圈地耕耘,哲学却又去提出新的疑问,开辟新的疆域.然而,哲学的无上乐趣,乃在于"怀疑之乐".高处不胜寒,雄鹰的翱翔正是靠了冥空幻雾升腾的力量.

  中国古代认为教师是传道、授业、解惑.可我始终认为,哲学教师的职事永远不应当是传道、授业、解惑.哲学不是一种谋生的职业.教师者,所以提出问题者也.他教学生提问题,自己却绝不是先知和算命先生,也不是解谜老手.在探索道路之前,并无"金光大道".哲学教

  师者,集众惑之大成,又怎么可以解惑呢?他自己被称为先生,乃因为他胸中的郁垒竟是一大团比学生还多的疑问.苏格拉底并不认为可以解答一切问题.古代哲学乃是对话.老师的答案通常是反诘.据说希腊先哲的授课方式就是对话.他像接生婆那样引导学生提出问题,引导学生"顺产",而他又对这些问题报以问题.接生婆接生的是一个大"?".希腊哲学乃是问答哲学,或曰"问—问"哲学,是向茫茫苍天提出的宇宙究竟的创世与末世问题.

  康德提出的最伟大的四个问题是:我能认识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可以希望什么?什么是人?蒙台涅的座右铭是;"我究竟知道什么?",培根也说,假如一个人想从确定性开始,那么,他就会以怀疑告终.但是,假如他乐于从怀疑开始,那么,他就会以确定性告终.这是说怀疑的重要性.人生离不开怀疑.

  青年毛泽东的问题:"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这个问题原不是邀人回答的,乃在表达高远志向.可我们那一代却替人作答:"我们,我们,还是我们!"颇为滑稽.毛泽东的另一些问题就不那么形而上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他思索了一辈子,然而临终还有疑问.

  自我与人

  有一个学生对老师说:"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教师问:"什么问题?""怎么说呢?我有时觉得自己并不存在."老师问:"谁觉得你不存在?""我."学生答,但他随即感到难堪.然而,一个逻辑上荒唐的问题,从哲学上看并不荒唐.这就是人的"自我"之谜.

  赫胥黎说:关于人的问题,是其他问题的基础,比其余问题更有兴味,它决定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人类在自然界的位置乃是由人会发问、会思考来决定的,而不是由人类能提供丰富而正确的答案决定的.

  按赫胥黎的观点,世人常提出的能给人无穷兴味的问题乃是:人类从何而来?人的界限和大自然的界限何在?人类最后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这又是一连串的问题.

  难道哲学真的不是向内求心而是向外问天("天问"即"问天")吗?我以为,哲学的根本问题乃是反躬自问:"人是谁?"、"人是什么?"苏格拉底认为哲学乃是"认识你自己".哲学关乎人自身,而不是关乎昊天.真哲学不是"天问",而乃"人问",即"问人"、自问.你不可能期望从别人或宇宙得到答案.人类的由来,这不是一个进化论的问题.达尔文并没有勾销哲学神学的问题.米后进化为人,但为什么是人,而不是石头.更重要的,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不存在".当然,问题同样还可以表述为:为什么毕竟是有,而不是无?这问题的答案是,因为我存在.

  哲学的根本问题因而就是"人是谁?","人是什么?".对这个问题的真正表述是:"我是谁?","我是什么?".这种反躬自省,乃构成一种沉思默念,一种玄览静观,一种忏悔反思.然而,"我是谁?"与"人是什么?"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不善于思索"我是谁",只善于思索"我们是谁",或者只善于思索"我是什么",这是伪哲学.我们是炎黄贵胄,龙的传人.但阿巴马不是白人血统,却和美国的各色人种交流契合.他是他自己,比不代表狭隘的一帮.我是人,人所具有的,我无不具有.所以,"我是谁",和"人是谁",密切关联.

  状元吗?历史学家的研究工作同闲庭信步实在难以相比。 相关散文阅读:
  1. ·“三严三实”是领导干部的为官准则
  2. ·热闹是属于别人的,我们要做自己的事
  3. ·实力为王
  4. ·“文革”轶事(四)
  5. ·历史在缓缓地揭开她的面纱
  6. ·大汉奸吴三桂勇猛赛张飞?万军中轻骑救父
  7. ·应重在党群关系问题
  8. ·人生三味
  9. ·给《博客》下载图片也挺快活
  10. ·国庆断想
  11. ·苹果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乔布斯去世
  12. ·柿子红了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安希孟】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3-17 13:32:50 
关键词: 智慧   哲学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联系站长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COPYRIGHT@2007-2017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734.375毫秒
散文网QQ:76004808 664627440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