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散文写景散文>我的桃园生涯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我的桃园生涯

作者:安希孟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逾墙偷桃子的我后来培植桃李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期文革余威琐忆
                       安希孟
记忆具有意向性,选择性。记忆的选择性还有选择胜利光辉的一面。比如记吃不记打。一位学者云,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是当代人用当下目光视角观察记忆的产物。不仅如此,历史仅只是当代当下的记忆而已。我当过一个高中班主任,后来缺少联系,所有的过往都统统遗忘。那保持联系多的一个班,过往趣事都记得清晰,当代当下有联系,便有往事记忆。 
我是谁?这乃一个了犹未了的老问题。一顶帽子,“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像幽灵一样盘桓,在东亚上空飘来飘去,这足以使人胆寒心悸。我们同这幽灵纠结了几十年,这幽灵野魂,一会儿钻到大脑中枢,一会儿又钻到自发的自动的农民小商贩罪犯小偷卖淫女发廊妹身上,连小学娃娃也孜孜不倦声情并茂斗私批修深挖猛批个人主义资产阶级世界观,灵魂儿深层爆发革命。这满山遍野的敌人打不完呐。哈哈,你还有个人主义?别闹笑话了。你知道神马是个人主义?你有自己个儿主体意识?你什么时候启过蒙,复过兴、希过腊?你什么时候读过彼特拉克薄伽丘斯宾诺莎达芬奇?
 人有时候不知道自己算老几。我曾冒充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资产阶级世界观,还自己批判己个儿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自己抽自己嘴巴子斗私批修——你你你算老几?你还害“修”?谁批准你当资产阶级了?后来资产阶级开会,说我是假冒伪劣商品,是混进资产阶级队伍的阶级异己分子。我被清除了。我又听说,自己成为了劳动人民一部分。
我是谁?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实证哲学经验主义归纳戏法,还是分析哲学先验论唯心主义演绎魔术?我无家可归,居无定所。我打哪哈尔受到反动的资产阶级阴暗思想影响和浸染?我和资产阶级任何人拉过手接过吻说过话恋过爱同过床吗?我自幼是一个纯洁温凊的少女,童贞无染,美丽可爱,从小天天批判没见过面的资产阶级,恨帝修反恨得牙关节锉,恨没见过面的资本主义。肚子吃不饱,就成天担心受二茬罪吃二遍苦。帝国主义反动派,我是恨透了。国史党史,初高中大学政治课,老师们个个都很进步,很革命。哥哥也从小就爱国。三年困难时期,他忆苦思甜忆旧社会的苦,回忆光绪三年大灾荒——光绪年间连我爸爸连我爷爷也没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国外外,进进出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白天黑夜,都是接受革命思想熏陶。互相打斗,就说对方是地主资产阶级。
 我曾经狠狠抽自己嘴巴子,咒骂自己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和反动立场。但是我自己个儿始终不明白,自己从哪哈儿空穴来风,凭空长出许多资产阶级坏思想?猪能长出羊尾巴?我思虑再三,自己个儿也没有厂房,不雇工剥削,算不得资产阶级。我打哪儿见到过、听到过阶级敌人的宣传?我连恶魔VOA也没听过。
圣哲睿智之人,都不是生来如此。大家都有衔手指的故事。我当学生时也有恶作剧,比如在门脑上放置笤帚,人家一开门,笤帚就砸脑袋。在阳台上往过往朋友身上泼水——吴振民同学还记得吗?我们不都是正人君子。在北师大,1969年秋,我和同学晚上到生物园偷苹果梨。从校外杨树上踩踏铁丝网围墙爬进生物园,恶作剧。
1972年春天,我在北师大偷完桃子,就卷起铺盖,滚到银川,当了银川六中班主任。学生入团得经过我,可我连团也没入过。班上同学还有团支部书记李秀华,得服我管。我们这个社会,人不算什么,再普通再下贱的小人物,贱若粪土,小草也,但也会以社会主子自居,气势汹汹。我当时严厉管教学生:可我明明一贯就是自由散漫之人。我向校党支部书记坦白:我连团都没入,怎么还能批准学生入团?银川六中书记周锋先说:“你是受党委派做班主任”。我这个思想一贯落后的人,忽然就以代表自居,正人君子似地担当起思政工作。我不把自己当外人,忠顺仆婢般尽职,成了当权者的政治工作尖兵前卫。谁要是有点离经叛道,我就对之严加管束。银川六中规定每天下午半个小时学生政治学习读党报宁夏日报,我严加监督,让每一个人竖起耳朵聆听。我不把自己当外人,也就神气活现。当年被我批评的学生,如今挂在嘴上的话是:我和别人身份不一样,是秘书记录,不能有自己个儿看法。呜呼,这就是人的异化。异化了的人还叫人?中文骂人“不是人”,此之谓也。被驯化的老虎,还是老虎吗?有一件事趣味得很,有一个调皮学生,大家拿他没办法——老师生来就是拿学生当敌人。他有一次写英语毛主席万岁(Long  live  Chairman  Mao,龙丽芙切尔曼茂),写成“Long  live  Chairman   Ma”,“马主席万岁”。教导主任(那时叫教革组长)就说,抓住他这一点,就说他写“反标”,意思是“马鸿逵(昔时军阀)主席万岁”。好在我没有抓这个辫子。师生如猫鼠。
我当学生时,很调皮顽劣。奇怪的是,这样爱捣蛋的人一旦掌一点儿小权,就对娃娃们非常苛刻严厉。上课,孩子们必须规规矩矩,不能乱说乱动——可孩子们的天性就是玩儿。然而我自己,学校开大会,我必做逃兵,或迟到早退,或交头接耳,私语窃窃。开会时大家慢悠悠,不守时,是“个个跃进”。但我对学生完全是按照当时的政治水平,按照报纸杂志社论文件灌输教育的。我自己个儿当然不可能有自己的见解。如果有新见识,那也是努力发挥延伸,宁左毋右,比上头更激烈些,有过之而无不及。后来每个历史阶段,我也都是按照社论文件思考言说。没能教导学生独立思考。一个按部就班的人,只能培养循规蹈矩的人。我自己不可能有异样的见识。知识结构、社会交往、成长经历、大环境就那样。改革开放才使我对自己的过往有了大义觉迷。我甚至想,假若还是四人帮时期,我们会同样拥戴追随紧跟高举。这没问题。
1973年12月发表了黄帅日记,掀起了破“师道尊严”、“横扫资产阶级复辟势力”、“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活动。那个冬天寒假,区教育厅一行人马来十一中调查反响。大家伙儿对黄帅小姐备极仰慕之忱。我反了一次潮流,鼓吹今不如昔论。回去后,自治区教育厅就十一中发言向全区做了通报。四人帮结束后,我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难免后怕,腿肚子筛糠。四人帮结束后,市教育局开座谈会,徐怀礼副局长询问此事。我和盘托出。后来徐怀礼局长还责问自治区教育厅。我的同学王邦秀,时在自治区教育厅,说那个通报其实也没被当回事儿,只是客观报道。可在那个体制下,在人治时期,有嘛客观可言?通报了,就泰山压顶。如果有人说是个大问题,你就吃不了兜着走。政治运动就这么回事儿。有人乘风扬灰,你就倒霉。领导开明一点儿,大家相安无事。非法制、人治、长官意志、没规程、没规则,你得碰运气。人治,就是如此。比如李庆林、黄帅、张铁生,不是依照规矩成一时豪杰,而是撞大运,但有时就倒大霉。
在银川十一中我担任班主任,率领红小兵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沦,批资产阶级法权,评法批儒,反对资产阶级思想腐蚀,宁要草不要苗,学习马列六本书,都很积极。受重用,顺杆爬,识抬举,金镶玉。学校教工学马列核心小组,我和语文老师杨肇荣是教师代表。“以我为核心”这个词,就打这儿来的。每周一次,晚上学习,顶风冒雪,不分寒暑,夜间骑车到学校,读《国家与革命》,还上瘾。其实看不懂。左派幼稚病倒有一些。银川市教育系统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批资产阶级法权,学儒法斗争史,还请一中二中政治教员辅导。当年我是用马列思想两报一刋黄帅铁生斗争哲学熏陶学生的。他们少年时代受到简单化实用化的庸俗哲学的教育。师生关系成“斗地主”关系。1975年我还被评为银川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参加先代会,屁颠屁颠,一纸奖状保存多年。那时候填表有一项“受过何种奖励”,我每次都填上。
那时也给学生讲陈胜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似乎并不讲人人平等,不知道王侯将相与寒门庶人平等。这些受我教育的学生,今已快六十岁,革命锐气,豪情万丈,无产阶级革命爱国战斗精神,抵制日货,倡议不吃啃德鸡,不用美日科技,其昂扬反美斗志,不减当年。东风吹战鼓擂,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那幼小心灵里永远埋下反帝(但现已不反苏修)种子,今已开出艳丽的花。这都是我苦心孤诣培养的结果——可不是恶果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师不必贤于弟子,他们大大超过了我。
我培养了一大批爱国热血青年。我的学生前不久倡议抵制美货日货韩货干货水货浪货贱货傻货,还鼓励没吃过麦当劳的我远离麦当劳“庖厨”。“老师应该欣慰您的学生们有爱国的心和热情,如果面对国家的兴亡学生们一个个麻木不仁那才可怕,尽管大家年过半百还都是血性男儿,还是应该感到自豪的。尽管有前几次的抵制日货,可是中国人在实际行动上旅日购买日货的热情并未降低和减少,日产的汽车、日产的电气,甚至连马桶盖从日本背回把人家的库房买空,买空还遭到日本人的白眼、骂中国人:没素质。”马桶盖与爱国,多好的主题。
1976年,我在银川十一中,经常带一帮娃儿们下乡插秧劳动,唱红歌,学梁效文章。广阔夭地,还真就炼就出一堆闪闪红心(红星)。因为大家看的电影就是决裂。西方资产阶级反动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在斗争哲学战斗的革命政客头脑里,是反动的帝国主义势力。我的学子,十几岁时,初中没毕业,未成年人就中途辍学,上山下乡。还不到十八岁,就被赶到乡下。没想到这一再教育,他也会替政府提防国内外“阶级敌人”。按规定,他们家,他和哥哥应该有一个上山下乡去农村插队,其兄才能免于去农村的倒霉厄运。马克思无产阶级革命是现代化、商业化、知识化、工业化、都市化。然而反其道,学习后来的波尔布特,把城里人赶到乡下,实行穷民、愚民政策。穷不可怕,愚最可怖。
  在银川十一中,学生要从小当批判家,批判三字经、神童诗、千字文、弟子规、女儿经——现如今读经要从娃娃抓起,颠倒了个个儿,少年读经班,办私塾,拜孔子,穿唐服。后来是学计算机从娃娃抓起。那时是娃娃从小批判三字经,从小反修防修,从从小当批判家,从小反潮流,或从小上街到十字路口指挥交通(奇葩的还有粮店预备针钱包)。红小兵关心国家大事,这战斗情怀影响人生一辈子。一个大国,全民合伙批一本书,全民炼钢铁,全民写诗歌新民歌运动,从小读红楼梦——封建社会百科全书。一部书,写的是中华民族千秋伟业和封建制度兴衰史。沈桂芳是团总支书记,曾让我给学生干部讲解批判《神童诗》。我呢,就借机学了点古典文化。没成想,神童诗现而今成灿烂瑰宝。
 1974-75年,我自己得天独厚,订阅的《北京师大学报》上有神童诗批判材料,注释极详备。这就是资料优势,人无我有,做学问的要件。其实我从小没受过封资修教育,这次借机从头到尾读了几遍神童诗、千字文!如果今天有少年大学生读国学,我又可摇身一变去应聘,向世界宏扬国粹,立于不败之林。我那时还订阅《北大学报》,上海《学习与批判》。1978年到二中后,学校给老师发书报费(这字眼儿消失了),我订阅《哲学研究》、《经济研究》、《历史研究》,还有《光明日报》,算是博览群刊,所以大批判就能着先鞭,当专家!后来我又从二中图书资料室化公为私了几册中外哲学史读物,算是给自己充电。
1976年银川十一中在自治区教革委防腐蚀试点领导小组组织的开展反对资产阶级腐蚀的教育运动,我们组织学生批判黄色书籍。同学们由于政治熏陶,小小年纪就能明辨是非,大家的政治嗅觉特敏感,对坏书坏电影明察秋毫。例如《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就不容分辨地坏。大家心领神会,视为当然坏书。我们习惯于把一句话、一个观念、一本书、一首诗、一张图、一支歌,当作魔鬼。收缴曹才旺同学的“坏书",有《红日》、《西游记》。革命者自己对准自己人。简直是一家不认一家人。那个荒唐岁月,老师当了人家打手,好歹不分,颠倒是非,伤害孩子们幼小心灵。我们,普通人,也当人家打手了。但按照当时时兴的两个基本估计(学校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统治,知识分子基本上是资产阶级世界观),我们都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人格分裂。
战斗岁月,朋友不叫知己,叫“一个战壕的战友”,大家伙儿有战斗观念,火药味很浓的,怒目相对。受战斗熏陶长大,终身效忠不渝。动植物要自幼苗幼雏培植。小老虎精神,反潮流,革命小将。“现在开始播音”,叫“现在开始战斗”。不过那时上课已经不时兴祝祷了。硝烟弥漫,是那时人和人的关系。学校教育要求培养“小老虎”,去吃几只“小绵羊”。人的一生,青春几何?纯洁无瑕,容易塑形。这会影响他们一生的人生态度。 
    我在宁夏日报发表了银川十一中的反腐蚀教育的通讯,头版,压底,就生动地显示了当时豪迈的战斗风格。
 
十一中反对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我也特别积极。我有一帧摆拍的照片(照片见上图。1976年银川十一中反腐蚀教育,当时3(2)班摆拍批“坏书”。注意,教室墙皮脱落,光线昏暗,桌椅破旧,孩子们衣衫褴褛。黑板没有边框。资产阶级,这个离孩儿们还很遥远很陌生的东西,正在遭遇“鞭笞”。导演与指挥:安希孟)。我们班批封资修坏书,读书无用,无书可读,还怒火万丈。附带说一下,摆拍,应该是违背新闻职业道德的造假行为。黑板上“批判坏书”几个字是我写的。照片里的学生怒指坏书的是吴明佳,旁边有吴瑞芳。孩子们被愚弄。毒害青年的四人帮反诬他人毒害少年。反对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批判回潮,批判按劳分配,提倡张铁生反潮流,抵制资本主义侵蚀,我们很亢奋,很上心,很在意,很发奋。对于“和平演变”的仇恨,洋洋乎充沛于字里行间。我让高桂英在校广播站广播,导引词是:“下面播送《宁夏日报》X年X月X日关于银川十一中反对资产阶级思想腐蚀教育的报道,题目是……”。结束语是“刚才播送的是……”。这报纸我至今保存。这是我的辉煌战斗经历。
  那时候,学校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在大南门参加群众集会,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和同年庆祝粉碎四人帮,都是同一批人。但並非“群众”自发。大南门是银川的天安门,政治斗争的晴雨表。1976 四五事件抓反革命,在体育馆带领学生参加公审大会,生产队奸污女知青,就作为反革命枪毙。有些可能连猥亵女知青也够不上。阶级斗争为纲,如今,社会主要矛盾转化了。
我觉得孩子们,或者臣民,如果有缺点那倒应该觉得是蛮可爱的。不顺从是人类与生俱来的美德(王尔德)。电脑手机比蜡纸打字机错误多,打字就比钢笔字书写字错误多,钢笔写字比毛笔写字错误多。毛笔比活字排版印刷错误多。活字排版比帛书锦书甲骨文错误多。越简单越原始,错误越少。现代人比古代人错误多,反动言论多,鬼点子意见分歧多,争论多!社会进步标志是犯错率高,错误多。封闭僵化时代,错误少,犯罪率低。越容易得到改正,越有纠错机制,犯错误的几率就越高。社会进步的标志是犯错的几率高。桃花源里没罪恶,你回去?伊甸园好,但切莫回去。言论自由开启罪恶。言论自由是指错误言论的自由,是犯错误说错话的言论自由。天赋予人以犯错误的权利,人就有犯错权、发明权。错误多是社会进步的标尺。文明进步,给人类以更多的犯错机会和纠错机制,社会就进步了。 
  那是一个成天宣讲基本路线,以斗争为纲,年年月月时时分分秒秒天天讲的时代,念紧箍咒一般,不怕耳朵起茧,也不烦。经过教育的人,阶级觉悟空前提高,终身受益。资本主义、资产阶级、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世界观似乎无处不在。敌人天天有,举目无亲。贪污腐化,是因为受资产阶级思想侵蚀。野心勃勃,是因为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流氓地痞阿飞小偷小摸超短裙喇叭裤,是资产阶级。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是资产阶级。小商小贩,投机倒把,农民种菜,养鱼,养猪,是自发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汪洋大海。每日每时,自发地大量地批量地产生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自由市场经济、八级工资制,是资产阶级法权。学校上课满堂灌,考试以学生为敌人,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书读得越多越愚蠢。废除高招考试制度,那是旧教育制度,地富子女,旧学校教育出来的,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成名成家,三名三高,养尊处优,虽有两只手却在城里吃闲饭,是资本主义。争名争利,稿费,付报酬,吃香喝辣,奇装异服,讲吃讲穿,养花种草,养鱼养狗,是资产阶级个人享乐主义。温情脉脉、人性论、天才史观,是资产阶级唯心主义先验论。教育文化上层建筑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一统天下。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刘少奇林彪王关戚,是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知识分子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大学,资产阶级一统治天下。卫生部是资产阶级城市老爷卫生部。文化部是死人洋人部。中宣部是阎王殿。北京市委,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踢开党委闹革命,夺权,十七年教育路线是黑线,知识越多越反动,动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何处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净土?资产阶级是一大片,无产阶级是一小撮。敌人无处不在,草木皆兵。谁怀疑aIl,打倒aⅠl?谁是一小撮?谁才一大片?谁占百分之九十七?谁是百分一二三? 这思想影响你的一生,直至终老。
   1976年春夏,范晓慧老师从北京带回一些“谣言”。这是老百姓那时唯一表达免于恐惧权利和自由的时段。接着是“追查"。远在塞外的我们,也分享了中枢神经系统信息,有了政治参与。不知何故,政治对手总被冠以“反革命”。可谣言者,民谣也。如果广开言路,也许民众就用不着传“谣”言。接着是十月的盛天节日。只半年时间,春秋两季,银川南门广场参与集会两次,台上台下相同的队伍人群,两次喊叫不同语言口号。我作为老师,也不向孩子们解释为何会有两次性质迥异的大会,台上为何还是同一些人。于是看电影从《春苗》到解封的《洪湖赤卫队》《大浪淘沙》,到《杨开慧》,听拉兹之歌。我们总在翻来覆去和健忘之中。据说一出戏足以人头落地,因此《三上桃峰》就有倾覆之忧。
 四人帮被擒获,《园丁之歌》上演,“没文化怎把革命的重担挑”,这句话得到肯定。我讲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舞、虎、雨,wu,hu ,yv,按诗词格律,是押韵的。但我自作聪明解释说,湖南话,雨,念ru,就押韵了。这哪儿跟哪儿呀。瞎掰赤。
用“战火中的青春”、“在战斗中成长”、“烈火中永生”、“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激情燃烧的岁月”形容十一中的生活,实不为过。下乡插秧,还得唱红歌跳红舞,为农民(就叫作为贫下中农)表演节目宣传思想。文艺节目,李晓玲等人从宁夏歌舞团借来少数民族服装“巴扎嗨”。孩子们很有集体荣誉感。什么是学校?不光是上课做作业,也有课外活动培养群体观念,合作意识,学会社会交往。哈贝马斯交往理论。这就是哲学了。
有同学(大概是郑郗从,郗这个字很古怪)暴露活思想,说同学们追求“一分为二的鞋子,直达莫斯科的裤子”就是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这语言很生动。大家伙儿争着编造“活思想”。注意,“活思想”是一个贬义词。可是,难道思想不应该活(火)起来么?狠斗“私”字一闪念。闪都不能闪一下。我于是把这当作同学中暴露出来的资产阶级“活思想”写到通讯里:多么生动风趣!那年头追求这效果,想方设法构织花样翻新的宣教语言糟蹋自己。那年月就这股傻劲儿。你的隐私,是不受维护的。先进与落后,发达与贫穷,智慧与愚陋,文明和野蛮,教养与粗暴,美丽与丑陋,常被弄颠倒。再没有比这更荒谬绝伦。我们那时把事情弄颠倒了。
2017,12,2

相关散文阅读:
  1. ·“严”字当头,打造过硬纪检监察干部队伍
  2. ·[原创]延安市长梁宏贤的保证有公信力?!
  3. ·90后女博士当酒店试睡员月薪上万
  4. ·曲周官员毁麦歌
  5. ·要高度警惕今年的大洪水来犯
  6. ·朝鲜的一项重大科技发明将让其经济上马上超越韩国
  7. ·起诉编辑部
  8. ·爱的咫尺与天涯
  9. ·不能让保障房“劫贫济富”
  10. ·某些人 “欺人”但不“自欺”,仍然有得救
  11. ·狂人日记:一颗鲜艳的西红柿
  12. ·菜场上卖菜妇女和卖茶叶的小姑娘与美甲小姐能比美丑吗?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安希孟】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12-3 15:17:45 
关键词: 园丁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email protected]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894.531毫秒
散文网QQ: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