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散文回忆过去>萧传友小传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萧传友小传

作者:肖传友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我的小传
                                   萧传友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母亲生我时已年近四十,大哥二十岁结婚分家,二哥十岁在詹家屯村小读书。爷爷奶奶早已作古。
那时正是初级社时期,母亲背着我参加集体劳动,父亲长期在外参加大练钢铁的群众运动。两岁左右,母亲背不动我劳动,就把我锁在屋里,出工去了,等到中午收工回来,才做饭吃。然母亲忙忙碌碌,还未吃饱饭,生产队的号令又响了,又急急忙忙将我锁在家里,跑去劳动了,直到黄昏收工,才回来。屋里黑,母亲进门,先用脚慢慢试探,担心踩着我,摸到我后,才点燃灯,看到我睡着了,浑身屎尿缠身,泪水糊满脸蛋,便伤心得流下泪水:“我苦命的孩子啊……”
记得我五岁时候,坐在煤灶上烤火,看见母亲每天收工回家后还要忙于做饭菜,我就想学做菜,减轻母亲的负担,得到父母的夸奖。一次,我洗干净土锅,把锅放到灶上,备好菜,就去拿油,把油倒进锅里就起火,糟了!我拿煤油当菜油了,幸好油瓶里面的油少,如果是半瓶或大半瓶,不是要发生火灾吗?我左手拿着锅,来不及放手,火一下把袖口烧燃了。我用右手去扑火,火扑灭了,但手腕却被烧伤,立即起了火泡,我哭得死去活来,好几个月才好,留下了伤疤。又有一次,我游玩到旧州小城边,迷路了,在洼子桥边乱窜。茶坡有两个中年人不认识我,看看我孤零零的,就问我,我没说话。他们就误认为我是长寨方向的苗家孩儿,就把我背回茶坡,等人认领,要点赏钱。刚到茶坡村寨中,我在背我的那人背上使劲摆动,那人只得把我放下,我直奔家中,两人紧跟随后,见我的父母,失望地说一句:白忙!
六十年代初,工作组下乡,四清开始了。破四旧立四新,常开群众大会,参加开会的贫下中农得工分,地,富,反,坏右份子则遭批斗。我家虽是富农,但我父母为人善良,从未结怨。有个工作组队员要求社员马云奎揭发我家的剥削罪行。马云奎说:“我在他家十几年,他家吃什么穿什么,我也是吃什么穿什么,如同一家,我说不出来。”工作队找不出任何理由批斗我父母,所以每次开斗争会时我的父母只是赔斗,做点义务工,打扫打扫街道而已。因阶级斗争,要划清界线,我是富农的孩子,没有伙伴。一次我找到一个姓郭的同伴,我同他玩了好长时间,有时在他家吃住,后来被我二哥发现,不要我与他玩。二哥对我说,他家父亲是癞子(麻疯病),被送去扁担山去了,癞子是会传染的……我听说后全身发抖,怕真的有哪一天被传染。就不敢与他玩了。
初中两年毕业了,我参加升级考试,成绩优秀,恩师周占文是当时的评委,竭力推荐我到旧州中学读高中,但当时是唯成份论,自然没希望。我只能眼睁睁的看到那些没参加过考试的人或只考得几分的人去读高中,在那个交白卷就可以上大学的年代里,我只好认命。
   由于年龄尚小,我不能参加生产队劳动,只能在家做饭,带侄男侄女,或掏猪草喂猪。父兄于心不忍,想让学手艺谋生。他们求过皮匠、裁缝、木匠、石匠等师傅收我为徒,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这个年代,自身难保,怎能带徒。
我算是大难不死的人。我十五岁那年初春的一个深夜,一场春雨从天而降,我家房后岩屯上的千年古树枝早已干枯,被春风带雨刮断,砸在我睡觉的房屋上,响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二哥起床一看,大树枝的一截从房顶直冲而下到我床面前,如果稍微偏左一点,我就没命。十七岁那年的夏天,父看管集体耕牛,一日逢赶集,父去买点旱烟,我替父看牛,把牛从坡上赶回家已是傍晚,我同石伯一起抱草到牛圈里,出来时老人在前,我随后,我的头刚到门边,只听一声巨响,有一块石板打在我的背上,回头一看,整个牛圈房垮了。生产队的人们听到巨响,跑来救牛,整个天空是灰蒙蒙的,我忘记了疼痛,也跟着大家一起搬石板,抬柱头救牛。牛是活的,可受到了重伤。事后大家看到我的后背被石板落下砸伤,十分同情。虽没生命危险,但落下了病根,现旧病长期复发。
       父母见我木纳憨厚,为我以后的生活担心。有一年,父亲进城去看望二姑妈,姊妹俩诉说家事,父亲说最担心的是我,不知以后怎么过生活。二姑妈安慰父说:“老实人有老实人的福气,清泉路大龙井有一算命的,人称刘瞎子,挺灵的,去给他算一下。”我姑母拿出伍角钱对老先生悄悄地说,请看个八字。那先生算命有规矩,是熟人才算,一般的人先生不看,而且不准白天进家门。姑妈是半夜偷偷去算的。我父报上我的时辰,先生说:“此命是个寡者命,十八岁交运脱运,十九岁上运,二十岁走运,今年刚好二十,会有人请去做事。”回到姑妈家,父亲气愤地说:“胡言,我戴上富农帽子,孩子受牵连,会有人请去做事?鬼信!”姑妈安慰父说:“看看明年,碰碰运气,也许能做点什么,后来事,谁知道。”父说:“寡者命,父存实无,这话说来也对,我长期外出,从未管理过他。”
    我不知父亲进城看姑妈说了些什么。第二天,村人郭明祥在门外大喊:萧一一传一一友,接连喊了几声,我刚答应一声,二嫂开玩笑地说:“有人来请你去做事呢。”晚上父亲对我说:“前几天去看二姑妈,请人帮你算个命,说今年有人请你去做事,你信吗?学徒人家都不收,读书国家都不要,还有人请你去做事,做梦都不要想。”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二嫂是在取笑我。
    不想真有好事来了。1977年,刚进入冬季,我家房后小屯上的高音喇叭播出了一个天大的新闻:国家恢复考试制度。但我不相信,本人成份不好,好几年没看过书,也没有书看,怎样去参加考试?说来也巧,在茶坡教场坝路上遇到了恩师周占文,他正从旧州下班回家,碰见我立即停下自行车,高兴地对我说:“传友,现在国家招考,明天去报名参加考试,择优录取,你有基础,试试看,碰碰运气。今年万一考不好,明年还有机会。”我说:“周老师,我回家好几年了,什么都没有了。”周老师说:“我明天下午收集一点复习资料送你。”我回来告知父亲,父亲想起秋季去看姑妈时那个算命先生说过的话,激动的站起来,大声说:“周老师是你的贵人,全家大力支持你。”二哥也鼓励我去报考。我承包改河道挖泥土的那一段土方,哥嫂主动分担,让我安心复习周老师送来的学习资料。算一算,只有二十天的复习时间,我不分白天黑夜复习。那时候电灯是集体管理,晚上十一点就要关灯,我只好点煤油灯学习到深夜两点。记得我去报名时,有人在我背后用手指着说:“真是黄鼠狼想天鹅肉吃!”想想也是,报名者千千万万,我回家这么多年了,还有希望吗?但刘先生的那一句话,让我充满希望,我的全家人都在积极鼓励我去参加考试,我要争下这口气,今年考不上还有明年。苍天不负苦心人,七七年冬天,我终于考上了,人们对我另眼相看,称呼口气大变。然因填写志愿过高,落榜了。第二年秋季我又参加考试,又上线了,想到家里没有能人帮忙,就填个冷门——中师,这回终于跳出农门,改变了我的人生。
相关散文阅读:
  1. ·该打打小弟弟的屁股了
  2. ·废除贪官死刑是贪官的自救运动
  3. ·国家赔赏法为什么会形同虚设?
  4. ·谁在给钱学森上课
  5. ·噱头的后会肯定是不会有期的
  6. ·“厕所总统” 岩里政男遭小马哥打脸
  7. ·让临时党支部发挥战斗堡垒作用
  8. ·治理“吃空饷”:人事制度改革势在必行
  9. ·什么东西促成了贪官的迷信?
  10. ·打工不应当去做劳动的机器人 ——由祥林嫂我想到了……
  11. ·小学生跳绳破纪录及跳绳的益处
  12. ·成吉思汗雕像下的仰望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林德胜】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10-1 23:34:08 
关键词: 小传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email protected]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718.750毫秒
散文网QQ: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