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散文回忆过去>【博客自传】车站江湖 4
散文看原创,精彩在百姓;百姓散文网,原创新天地!

【博客自传】车站江湖 4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人气:  博客   [收藏此文]
[下载成word文档] [下载成txt文档]

  记得那天几乎没有活干在站上我和银行缩在热热的夕照里懒懒地坐在车里已经不细看远近三两的走动人稀,一心等待着下班回家交车大概有两三点的样子。这时突然从车后窜过来两个男人一中一少有点急促的敲车门,问明情况他们说要去河北黄骅收海蜇,问三百元去不去我一听随之一阵精神看了看身边的银行他没有反应因为,干出租就是这样只要没有下班有活就得干一般不能拒绝但,我想这黄骅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再说自干出租以来也没去过很远的地方人家大胡子徐早就说过:要说出租挣钱还是跑长途,太近虽然算上去利钱大可是活不多干一个歇半天,但长途就不一样它是分分钟都在赚钱。想到这里只就剩这车行不行了因此,我又看了银行一眼说:行不行。他说:行啊,刚大修了不几天。我想既然咱在这行就不怕冒险再说一辆轿车跑个三五百公里应该不算事,如果这都不敢跑,这样的活都不敢接,那还有什么意思因此,我就开始与客人讲价钱但他就是出三百一分不多因为,从这里去黄骅还不到三百公里而且他以前坐过而且,催得很急说不行就另找他人因为,收海蜇要赶时间,晚晚就没啥事了因此,他可能问过几辆车因为不加钱让家都不去因为,大体一算这叫肚子疼行市,去吧感觉有些亏不去把今天有没有收入因此,我一咬牙说:走。

  银行开车算比较稳当,车过了寿光掠过东营进入滨州地界傍黑时机突然车抖了一下,银行猛地抓紧方向盘慢慢在路边停了下来心说咋了,没油了而客人一看开始大叫说:怎么不走了,要快啊。银行下车掀开前车盖子看了一下摸了摸火花塞,又把输油管拔下来用嘴吹了吹又吸了吸然后进车开始发动,可是直到电瓶拉不动马达了还是不行然后,他就瞪眼了。此时客人除了在一边催促着急外开始做下车另寻他法的准备因为,这荒郊野外前后几乎没有可以利用的资源但,那个中年男人已经有些顾不上他果断又坚决地跟我说:这样不行,我要另换车,这是要耽误我的事啊。这男人要说可真是老江湖他迅速跟我要了一张白纸,然后掏出圆珠笔唰唰唰地给我写了一张欠条说:我今天没有带钱,你看我写的这么流利人名地址都是真的,绝对错不了,过几天我回去以后把钱寄给你也行给你送来也行,我经常来,保证给你钱,你放心,绝对少不了你的钱,这是我的地址。然后他就开始在路上拦车最后上一辆拖拉机,绝尘而去期间我都没有多问一句,更没有不依不饶也没有用强盗逻辑跟他撕扯强抢为什么?其实他是不知道我的想法因为没有把人送到目的地,就感觉自己没有完成约定是自己的问题根本就不好意思提要钱的事但他哪里知道啊,这些老江湖鬼子除去骗人就是被人骗因为,如果碰上难缠的人或是有经验的出租车司机,人家可能就要求跑多少路给多少钱你给人家写一张白条子鬼才信呢,而且还是你家的地址,怎么我上你家去找你要钱啊,你出门没带钱也就我这种先自己感觉有亏的人相信也不全信,你还给我寄来送来我倒是有一丝希望因为,你说的那么真诚非常可信咬牙切齿还跺脚的保证因此,后来我见到痛哭流涕的后悔感慨和誓言就恶心,真会骗人,骗子手都有这样的本事。

  我俩守着一辆在半路抛锚的车也不能老是傻站在那里就一边看着从身旁闪过的车辆一边从新开始试,银行把自己会的都试了一遍还是不行就开始了把我累死的解法,我一个人在后面推使劲车加速银行在里面发动来了四五遍,真是把我累的要死的状态胳膊发酸双腿嘚瑟气喘如牛眼冒金星口干舌燥,这是冬天里常有的动作难道夏末不好使还真不行我俩就地败下阵来毫无办法,那怎么办出门在外一切要我拿主意,找个拖车的吧。好歹我俩拦下一个开手扶拖拉机的汉子他还不情愿,我们好话说很多也答应他提出的价码好在粗绳子后备箱里还有就一路继续西北行。大约晚饭时间他把我们拉到一处修理厂卸下拿了钱就走了人而我们的车,呼啦一下子被七八个人围起来,他们一边问一边以极快的速度打开拆卸测量而且人各有序忙而不乱早有安排的样子,有一个总指挥在分析总结说:不对,不是这里,把时规带拿出来看看。众人一听扳手改锥加钳子一起下手,不一会儿一人拿出一圈磨光牙齿的皮带高兴的说:对了,就是它的毛病。总指挥一看不露声色说:嗯,因该不会再有其他故障。然后转过身来对我和银行说:换一条时规带四百块,换不换。我一听立刻双腿瘫软大惊失色连忙带着哭腔说:这么贵啊,没有那么多钱啊,少算点吧。总指挥一听没有那么多钱就说:少算点,三百六十块。我看一眼银行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算了不修了。总指挥一听马上说:不修也可以,一拆一装也要三百元工钱。我一听顿时傻了眼呆在那里半天不知该怎么说因为,才知道什么是让人卡住咽喉的感觉被人攥在手里哪有你的道理掉在他们的陷阱里你还想跑难怪他们看见你的车就不由分说赶快下手,道道全在这里。

  经过迅速再换算我必须同意而且要服软因此,我与总指挥好歹又说给让几十元钱最终敲定三百二十元成交但,天时已晚我要明天回家拿钱。总指挥说:行啊,那车今晚就先放在这里。然后他们统统下班回家,只剩下我和银行不知所措。好歹也要先吃完饭我俩进汽修厂的院子,这里好像是一个合租大院有几家其他,还有一家卖电瓶的没有关门。我们的车就在外面停着但现在,好像已经不是我们的一样。车门一敞就开没有锁死,偷偷插入车钥匙一扭,没有动静银行说:可能他们把电瓶卸下来了。一看果不其然他们早有准备,这些劫道的山大王们手段不比孙二娘差,这就是合法的黑店因此,我和银行就去了电瓶店并说明来意,电瓶店老板一听又高兴又犯难支支吾吾不敢承诺,最后我俩没有严重误判形势再走邪路因为,后来想万一咱俩买上新电瓶再逃不出去,再让人给当场抓住,可就不仅仅是钱的事了因此,我和银行前思后想还是先要住进店里睡觉。我可是说真的那晚一夜没有合眼不是睡不着而是根本就没有睡意千思万想,何谓一分钱难死英雄好汉,就是今天这样子。

  次日一大早天还没有彻底亮我就赶快爬起来外出等车回家取钱,坐上大客大概中午时分回到二哥家简单一说拿了钱马上上站又坐回到故障地已经又是下午晚饭之间时候。把钱交给总指挥他满心欢喜银行把车开出来之后,我开始恨他八辈祖宗日他十五代亲娘并且暗暗发誓,如若以后有机会再次来到这一地带,一定拐个弯带好石子和暗器,打他个措手不及打他个头破血流然后溜之大吉逃之夭夭,不雪此恨誓不罢休。

  回家的路上银行说:上次大修时我跟二哥说过连时规带一起换换,可惜没有,这才几天。

  我想大概许是如此二哥没有责怪我但我却非常自责这真是:黄骅长途黄花菜,黄骅未到身先死,败走黄骅滨州地,报仇雪恨从无期。虽然是败走黄骅,却从未进入黄骅一毫米。

  毒淄品博

  我记得那三个大汉子是从车站上的车应该是在风筝会期间特别多的外来就有很多分不清楚的身份这就是开放的风险也要继续上刀山,在站上看着很像普通人还讲价钱他们说去淄博,我们当然无权问他们去干什么问他们也不会说因此,价钱也不高有点亏但这活不干连这点小钱也没有因此,硬着头皮与他们三个满满一车五个大男人踏上了去淄博的路。

  我记得在路上他们一声不吭也不互相说话,我们也懒得跟他们搭讪又不加钱。

  我记得他们在路上总在一些单独的路边店叫我们停车,然后一头其中一个扎进去,不一会儿就有点兴奋满脸满意的快速上车再走我就开始有点烦,他们就安慰说给加点钱。

  我还记得由此开始他们还跟大客车有交流在路上使劲瞅准淄博来的大客,还在路上等过而且,距离淄博越近他们就开始有些躁动而谨慎的乐观不安也开始活动。

  我还记得车是在淄博车站附近停下的他们要我俩好好待在车里,不许乱动然后一个个有间隔的向一条胡同走去并说:等着,少不了你那点钱,我们去拿点药,不想再另租车。

  我记得我是等得很久就开始有些不安还害怕又担心就像那个圈里人被妖精引诱,我就自动出了车并叮嘱司机说:有事我回来再说,我先去看看。

  我记得我走进那条胡同越往里开始人越多,在一个大院门前停下向里一看,里面像开国际男男会议似的全是大男人而且秩序井然行动默契,他们互相讲话都咬耳朵。我本来就是脸盲不认人这下好,在一大堆男人里面找男人又不熟悉看谁也陌生人,我好像也是陌生人。

  我记得好像又等了时间不长,胡同里开始撤人大概至少有一百多号他们很自觉不混乱一会儿工夫,那三个大小厮就又上了车,我看了看又核对一下好像是没有深刻印象,走。

  我记得车刚出淄博城他们突然开始叫嚣三个人一起喊:快快快,把车玻璃全关上,关的越严实越好,快快快。我们也不明就理就赶快关上车窗他们又喊:把车开稳不要停,慢一点不要紧一定要稳。我听到这里就开始有点烦也不敢问面对神秘又有些强硬的命令心想,这天开着车窗正好舒服,五个大男人挤在一辆车里本来就有些单调这一关车窗好家伙,开始燥热不说男人的臭味也没地去啊,你们要干什么啊,神神叨叨的。

  我记得不一会儿他们在身后开始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是点火的动静然后是鼻子动作然后开始吸气然后开始使劲憋气,一段安静有一个问道:飘了吗,我飘了。那两位也不吱声,只管使劲憋然后长长把气慢慢呼出来说:飘了。这些我全都听在耳朵里却,不敢回头。

  我记得我此时就有些感觉他们是在我的车里吸毒吗?我这是拉着三个吸毒人员吗?他们是去淄博买毒品了吗?那会儿就有那么多人吸毒吗?我是在犯法吗?我怎会离毒品这么近?

  我记得他们吸完毒好像心情好很多因此,还有意识地跟我们讲述说:我们这是吃药啊,我们是在治病啊,想不想来一口。我一边提心吊胆一边很不想听因此忐忑之下,就不跟他们搭腔也不问就在心里自己琢磨。他们自知无趣就开始互相交流最使我震惊的一句话是:我磕了药之后尿尿,一使劲就能淌出精来。我一听内心一震,这就是“飘”的内涵吗。

  我记得回城之后他们是在月河路下的车来回加上等候他们也不多给,别看都争着付款手里都是一打一打的百元大钞,也只比一百多二十块但因为猜他们是毒贩和吸毒者,就不敢再与他们纠缠只希望快速远离他们远离毒品远离犯罪。

  我记得车后排真的是有锡箔纸,锡箔纸有烧烤的痕迹,还有燃烧到最后火柴杆。我就想幸亏他们不舍的那点昂贵的毒气全部都要吸到他们自己的身体里,不然,我也就沾了边。

  后来我就时常想起这段经历好像参与了一次贩毒行动特别是跟影视剧对比就很自豪但,我当时也有想过要不要报警的问题只是,对他们的保护已经不相信因为,我举报毒贩是不会放过我的但它们警察肯定是保护不利因此,如果被警察抓我就以不知道为名宁愿当一次同伙与吸毒者们也不会举报,但它们会相信我说的吗?好在此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

  再后来我就想那些联络点联络店联络大客车,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法网恢恢之中众目睽睽中央却把犯罪的消息传递的准确无误,这是一些多么庞大又组织严密的行动,这个总指挥也不简单因此,无论何种社会,的确存在一部分势力守法犯法都是为了名利而越大就越有其合理性,就算他们使用强盗逻辑生存也不以强盗逻辑定性,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在政府的监管之下走自己的路与政府对抗而无论是上流社会还是中产阶级还是底层百姓那么,政府为何要把法制做成网状啊,是政府无能还是本身就是最大的违法者而且,这些组织都是讲秩序的因此,在一个组织里没有自由因此,国家是最后一道障碍我的自由。

  轻伤昌乐

  这是二哥在站上跟的活却为何我有参与原来,好像是二哥在站上接了一个俩小伙子说是去东边要钱的活从上午开始拉着俩家伙转悠,东扎一头西插一翅没个正行二哥早就看出有点麻烦就不放心,下午还没有结果俩家伙又不认输还嘴硬尿硬地说:再去昌乐那边看看。二哥听完那个气啊,你说你没钱早说一声想想其它办法或是认个怂包但其中一个咬着牙说一定给钱有大哥模样,其实二哥当然也不愿放弃伺候这俩小子一天跑一百多公里光油钱就打进去好几十快还有吃喝工资因此,二哥也决定继续赌一把只是他多了一个心眼因此,从东边回来路过自己家就把正在等待交车的我一起叫上说:一起去,不行就收拾这俩家伙。

  我一听当仁不让义无返顾打仗亲兄弟我斜眼看看这俩鼻屎心道:要是不老实,就有你们的好果子吃,敢玩我们兄弟,你们也不看看马王爷有几只眼。我在后排一坐顿时占他们两个人的地方这俩小鸡子,很自觉地给我让地方我也不客气一路与二哥说大话吓唬他们。

  车到昌乐不是大哥模样的小子下车装模做样的找人就是他俩一起下车东西打听,我和二哥就每人盯住一个你去哪儿我们跟到哪儿,寸步不离说句实话连他们俩小子说句话商量的机会都没有因此,他们好像要私奔的样子也在二哥的掌握之中他们在各自盘算寻找机会我和二哥也在准备给他们致命一击,就这样那大哥模样的半大孩子实在没地糊弄之后,抽身就撒丫子开跑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转悠到哪里路况也不熟。他一跑还没有几步被二哥几步撵上一把就薅了回来,他一个趔趄扑通摔在地上被二哥上去就是一脚又照着前脸一木棍砸了个满脸开花这小子马上双手捂着脸疼痛难忍满地打滚,二哥一掐腰说你他妈的还想跑,你再跑跑试试,我操你妈的,我跟你瞎转悠一天你还想跑。干出租好像是危险行业你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因此,这根木棍就是防身的家伙拿在手里正合适但他们多是准备一根铁棍也有带刀的。这小子可能被打得不轻我看到满脸是血还一个劲地求饶可是,我的那一个没有看好就在我一分神把注意力转向二哥的一霎那这小子,飞身就窜我哪里追的上啊二百多斤,好在正头香主被二哥就地制服,二哥说别管他,先把他送派出所再说。

  虽然我们把这坐车欠钱还想逃跑的小子当成坏人扭进了派出所可他们,有很多地方保护做完笔录已经夜里八九点就开始拖,早晚等到纠纷双方都开始咆燥等不及的样子他们才过来表现出有意思处理的样子说:我看啊,他做了你一天车,车钱也不少,可是我们问过了他确实没有钱再说,你们把他打成这样,前门牙都掉了两颗,这可是轻伤啊,不说其他光换牙也有不少钱,看你们也是正经生意人他一看就知道不是规矩孩子,不如这样,你们谁也别再提要求他得个教训你们也出了气,就这样两清了吧。二哥一听还想说说:他要真没钱也就罢了,他还不早说,我又不是没问过他没钱就算我倒霉,可他不应该逃跑啊。派出所的人说:那你也不应该打掉他两颗牙,好吧,我看就这样,不然你们就明天打官司,先把车扣下。二哥一听这样就说:就这样吧,谢谢你们,辛苦你们,走。

  这件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那会儿的执法者还有些许良心还心存些许公正,解决问题有理用拳头还是其中选项因此,他们自认是有错在先就如此息事宁人和稀泥如果是现在的法治社会,事情就会反转逆袭坐车人就成了受害人我们就是被告,打掉人家两颗牙,这还了得这是轻伤,全程赔偿价格在五万到十万之间,你还想要车钱在人家地盘你敢动武,光派出所就能把你治个翻个因此,法治社会之下像这种无赖就一定会逍遥法外就像那些拖欠打工仔工资的老板,他就是没钱,有钱也不给你工资你跟他打官司吗?你敢教训他吗?

  法治社会的本意应该是制止强盗逻辑,却未曾想强盗逻辑一样有生存空间只是存在的形式移形换位发生了乾坤大挪移而且,使用手段和使用者也有颠倒。 相关散文阅读:
  1. ·《易经》最有文学意味的一个爻辞
  2. ·“外马”见证宜都变迁
  3. ·冬日里的一点红
  4. ·美元永远第一绝非宇宙真理
  5. ·静夜思
  6. ·杂语如丝26
  7. ·生活不是1+1
  8.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儿童寓言《钰言》之四
  9. ·为总理支付脐橙钱带头破除特权点个赞
  10. ·解决退休双轨制刻不容缓
  11. ·百姓能够实现普遍富裕的实质
  12. ·我们有游戏规则外还有什么?

扫一扫关注“百姓散文网”
散文网手机端就可以直接阅读
【录入:博客自传第一人】 【返 回】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更多评论】 加入时间:2017-3-11 7:00:04 
关键词: 博客自传   车站江湖  
妮称: 验证码:    【已有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关于本站|返回顶部|加入收藏|资料发布|会员中心|友情链接|联系站长
本站首席法律顾问: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刘明律师 湘ICP备09009000号-1
百姓散文网(Kenbest) [email protected] 打造精品原创、绿色的散文文学平台!
周知:本站为原创平台,网站投稿无任何稿费,建议作者先投有报酬的网站或平面媒体。
页面执行时间406.250毫秒
散文网QQ: 打造散文/随笔/美文/小说/杂文/诗歌 经典原创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