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坚守的媒体人:谁说我们过的是一个“假春节”

2017-10-21 05:44:46 环球网 李慧 分享
参与

原标题:春节坚守的媒体人:谁说我们过的是一个“假春节”

为记者量身打造的行业资讯平台

最快的传媒要闻、最全面的财经舆情、最敏锐的传媒投资风声、最前沿的媒介变革趋势,是资讯门户也是工作平台,近万名财经记者注册、二十万主流财经人群实时关注。

文/蓝鲸传媒 张子龙

据说今天上午九点出现在地铁车厢里的上班族们,都特别自豪,而那些领着大包小包的人,则自惭形秽的低下了头,“毕竟只有共和国最优秀的人才会出现在这个车厢里,毕竟每个人能力有限,与其让他们继续工作,不如放他们回家过年。”

其实你知道吗,相比于坚守到年前最后一天的上班族们,媒体人才更值得骄傲,对于很多媒体人而言,年前的坚守刚刚结束,而假期的值班才刚刚开始,随着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加入春节值班的媒体人队伍也越发壮大,无论是在演播室、编辑室、在路上,还是在家里的饭桌上,同学聚会的茶室里,只要有WIFI,都是媒体人值班的地方。

一句话:媒体人没有休息!就像盗梦空间里的陀螺一样,不仅是媒体人的笔不会停,媒体人的思考也不会停下。

你看BBC拍摄的《中国新年》里,那两位老顽童外国记者,吃着辣条,在除夕夜跑来跑去寻找最感人的新闻线索,在我看来,这也是记者的基本修养。

再比如,你以为蓝鲸同学们虽然放假很早,实际上,一支由五十人组成的内容团队早就部署完毕,值班蓄势待发,为的当然是更多媒体人提供最快的行业资讯。

如果你是一个要在春节值班的小编,或者身边有春节值班的小编们,这些优秀的新闻人往年是如何度过春节新闻值班,可能会帮到你:

坐标甘肃、北京|新华社王曙晖:坚守是一种职业境界

7天假期,600余条通稿和专线稿件,300多条新媒体稿件——对于新华社国内部值班的主任、终审发稿人、编辑、一读和干事来说,忙碌,是不变的过节模式。

对于编辑通稿线路稿件的南、北编辑片来说,朝八晚七的工作时间、每人每天几十条稿件的处理量是“标配”。尽管稿件众多,对于能“救”的稿子,每一条都要与记者电联,提出补充采访和具体的修改意见。甘肃分社连振祥利用回农村老家过年的机会采写的《昂贵的彩礼与凸显的“妻荒”》,角度新颖,反映的问题也有普遍的社会意义,但写作不够精良,文中一些说法不够严谨。为此,北方片编辑王黎逐字逐句与记者电话沟通,使稿件在修改后更加准确、紧凑、完整。

12日一早,社文专线编辑获知阎肃去世的消息后,第一时间与央采记者联系,确认消息稿由军分社负责播发。通过微信联系,首席编辑陈芳要求发追忆稿件。恰在此时,上海分社记者许晓青发来微信说,去年曾经采访过阎肃,可做一条追忆稿。开社总编室编前会时,当班编辑连长燕与军分社同志沟通,商量好稿件写好后请军分社把一道关。经过前方记者的努力,后方编辑和相关部门的配合,当天下午便播发稿件《(文化视点)“勇敢、浪漫,国际视野,一个不能少”——新华社记者追忆著名艺术家阎肃》,被多家网络客户端转载采用。

坐标北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程昱:这个除夕,过得忙碌又美好

晚上8点,天空又慢慢的变成了深蓝色,窗外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炮竹声。发布完《外国政要祝贺中国猴年春节》的稿件,再最后检查一遍发稿目录,在交班本上记录好当天的发稿情况,除夕这一天的工作也即将结束。

回家路上,看到天空绽放的烟花、路上互相问好的陌生人,车上手牵手回家的一家人,同事们发的全家福,内心暖暖的。这个除夕,过得忙碌却又美好。

坐标北京|媒体人陈博:连续七天火腿肠+泡面

来到某家北京媒体后,我还是很喜欢值春节班。

首先,是有社长请吃年夜饭;其次,春节期间的北京,才是北京,坐出租就能享受二环十三陵(司机恨不得飞起来)的感觉;最后,有一个相处融洽的好团队:4人报道4个庙会,4人暖暖和和打辆车,然后吃遍玩遍every 庙会,采访一起采访,写稿一起拼(zheng)凑(he),做监督报道组团助阵吓死对方......

总之,乐在其中,有兄弟(或姊妹),值班也不苦。

我也独自一人值过春节班,每当这时候,我相反会让自己沉下心来,干点事情,写点好稿子。

去年春节除夕和初一,我是在大兴一家餐具消毒车间和燕山石化车间里通宵渡过的,去采访这些春节加班的工人,和燕山石化的巡检师傅。

和平时比起来,我采访更用心,去之前做三四页的笔记,到了现场问够200个问题,采访回来能打磨3遍以上......这时候,孤独是最好的老师,让自己静下来,梳理自己的职业能力和笔尖的艺术。

“时针指向凌晨2时。厂区里灯火通明,却四下无人。迷宫般的石化装置里,独自巡检的谢叔像个舞台上的角儿,一边爬上爬下干活,一边哼起了有点耳熟的旋律。”

写这位巡检工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像个舞台上的武生,在我的电脑屏幕上摩擦摩擦,迈着魔鬼的步伐,辗转腾挪,纵横跳跃,丝毫记得我在那寒风中的除夕夜,有多么辛苦和冷落。

我也经常被人问,值那么多班是不是为了挣3倍工资,我爱回答不是,因为,一年忙到头,很少有自己和自己对话的时候,而空旷无垠的大年夜,你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重新定位自己前行的方向。

哦,对了,我还除夕夜去派出所蹲过夜班,也是很有意思,去看警察抓偷放违禁烟花的人,看警察去处理打架斗殴,看警察审讯犯罪嫌疑人......总之,都非常有意思,而且,看过他们的值班,觉得自己的值班,除了一点孤独和失落,压根不算啥大事。

坐标上海|东方卫视大型活动部

明天晚上,全国人民的年夜饭——央视鸡年春晚,就要与大家见面了。东方卫视中心公益频道(大型活动部)承制《2017年央视春晚》分会场的重要任务。说到春晚,对每一位参与者,都是大考。为了这台献给全国人民的晚会,一轮轮备战下来,“感觉身体被掏空”。

据了解,在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节目团队高效推进节目筹备工作,12月落实节目与演员,元旦过后就进入紧锣密鼓的节目排练。为确保直播质量,央视春晚上海分会场自1月 15日-25日,已与央视进行了多次联排。根据线报,导演组精心设计了AR技术结合虚拟前景,会提供精彩纷呈的视觉效果。

2014年春节|坐标北京|新京报记者 李雪莹:坐着宽敞地铁去喂猫

2014年的春节,我还是一名刚入行的社会新闻记者,按照报社惯例,被安排留下值班。那也是我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

记得节前,一位朋友把家里的钥匙留给我,托我春节期间帮他喂养猫。除夕傍晚,我坐着地铁去喂猫,当时北京的地铁一改往日的拥挤,变得空空荡荡,几乎可以一眼从车头看到车位,以往在车厢里只有“立足之地”,而那时躺着也没人拦。喂猫回来地铁上,我还拍照发朋友圈说:“2块钱,我买到了卧铺!”

本打算去吃报社的团年饭,没想,因喂猫太久,到了饭店,只剩残羹冷炙,和小伙伴寒暄一阵,就出去觅食。在爆竹阵阵、烟花四起的街道上,走了很久,才在牛街附近找到一家回民开的餐厅。吃完饭,又在爆竹声中走回住处。

同住的室友和男朋友在看春晚。我也一起看。

第二天,我还有一单重要的活:采访雍和宫祈福的香客,这是每年春节都要出的报道。老记者告诉我,要早起,要采访到第一个上香的人。

临睡定了两个5点的闹钟,没想到,因为外面鞭炮太大很久才睡着。大年初一,一觉醒来已接近6点。“完了完了!”我匆匆忙忙出门。而摄影姐姐已经到了现场,我倍感自责。

当时还没有打车软件,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倍感绝望,然而,很快,如有神迹,竟有一辆的士驶到面前。听说是去采访,司机师傅十分热心,说,雍和宫周边都限行了,尽可能把我送到离雍和宫最近的地方。

在离雍和宫还有一站的北新桥十字路口,已经是密密麻麻排队等侯雍和宫开门的人群,司机把我放在队尾,祝我顺利。我掏出记者证,拨开人群,一路冲到前面。目睹宫门如何打开、工作人员如何手挽手维持秩序,以及第一个冲进雍和宫的香客等等,又跟提前到的摄影记者交流,顺利完成采访。

“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从五色的经幡间穿过,照耀着祈福的民众。”经历兵荒马乱的我,在见报的稿件中写道。

坐标印度|前驻印记者 尘雪:烟火与醉酒中的异乡春节

离开印度前的那个大年三十除夕夜,是在驻印媒体朋友Z大哥家度过的。擅长社交的大哥,请来几位同为驻印媒体的记者们。

印度人不过中国春节,他们自己的新年“排灯节”已经早早在几个月前便过了。所以,这个在新德里的春节,在国内普天同庆的欢庆氛围对比下,显得更加冷清了。

在新德里的中国人,幸运的人儿,有家人朋友远道而来陪伴过节,孤单的人儿,就聚在了大哥家里过年。

大哥家为了过新年,大门口特意贴上了喜庆的中国春联。客厅也装饰一新,换了新窗帘桌布,添了杯盏,鲜花和精致而独特的印度工艺品也是让房间多了几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吃的当然是中国菜,也少不了酒水。印度的自来水水质差,很多来印同胞都会因为喝了生水惨遭拉肚子的悲惨经历,大哥害怕大家吃坏肚子,竟然豪爽地全部用瓶装饮用水来洗菜。好在,印度瓶装水的价格只有国内的一半,但也是大手笔啊。吃了什么菜已记不清,但记得味道依稀是家常菜的亲切好吃。

午夜12点临近时,细心周到的美女记者让人买了烟火炮竹,我们到院子里点燃,在大人和小朋友的欢呼声里,我繁忙地给活泼可爱的小朋友、给绚烂易逝的五彩烟火拍照、录影,竟也感到几分过年的欢愉和热闹。

席间自然是有人醉酒,或是借助酒精发泄愤懑甚至“疯魔”,多年漂泊海外的生活,对人性的扭曲也是不可估量的。送醉酒的人回家,他竟然认不出回家的路,只好送到办公室。在异乡难言的痛苦和孤寂,以这样戏剧性的一幕呈现出来。

就这样,在烟火的燃烧和醉酒的戏剧桥段中,我度过了一个在印度的除夕夜。

2011年除夕|坐标南京|现代快报记者 常毅:孤独最是回家路

其实,做记者的那些年,在大年夜值班并不是多孤独的事。那晚历来都是很喜庆的,到处烟花绽放、人群欢腾,只是你并不流连于此,因为你心里牵挂着盼你早回的家人。

2011年的除夕,我没有值夜班,夜班被安排给家在这个城市的小伙子了。外地的同事基本走完,我也算是外地的,但这一天的策划稿件很多,全部忙完后,已是晚上8点半。早晨来上班前,我在自家楼下放了一串鞭炮,然后把年货、礼品,都搬进车后备箱。其中,有很多是给女儿的礼物。她在350公里之外的城市,她的妈妈一个多月前出国访学,要一年后才能回来。我只好把女儿送到外婆家。

此外,自媒体人春节不打烊的故事就更多了,他们可能拿着个手机,跟朋友在村头的茶馆一边打着扑克,一边发微博:

和菜头就说自己2016年春节几天基本没有休息,一直处在码字状态:

每到春节,我都循例在网上发帖。从2月7日到22日,16天写了13篇微信公众号文章。这大概是历年来体能最差的一年,竟然没有做到每日一篇。连南派三叔这样的拖延症患者也更新了15篇《钓王》,我不再是那个生猛的少年了,难过。

据了解,和菜头同志的公众号“槽边往事”在去年春节值班期间,从除夕到元宵节陆陆续续更新了13篇稿子。

看到这么多媒体人春节笔耕不辍的故事,你就不要抱怨“我今年过的可能是一个假的春节”了。

而且,相比于去年,媒体人值班在技术方面有了更多的选择:直播、短视频、VR技术,今年媒体人的值班应该有更多花头,玩着就把班给值了,anyway,enjoy~。

「 精彩回顾 」

专为记者打造的平台

行业资讯 | 传媒大咖 | 传媒动态

微信勾搭小助理:cailianpress

商务合作:

上海:13262550281

北京:1851550309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编:林小艺
618捕鱼游戏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