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元资本合伙人滑雪:互联网无法解决问题的领域值得下重注

2017-10-23 10:56:09 环球网 李慧 分享
参与

原标题:心元资本合伙人滑雪:互联网无法解决问题的领域值得下重注

三八妇女节聊起创投圈的女投资人,记者第一个想起的便是心元资本合伙人滑雪,她正在坐月子,而且从孕期就特别关注母婴公司投资。

“现在我们一家人都住在月子会所。目前想投资月子会所,仍然专注项目早期,一个项目大概一两千万投资。”她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

即使在月子会所坐月子,她仍然不断与被投企业沟通,“只是不开拓新项目而已”。即使在怀孕后期,滑雪也乐呵呵地以“孕妈妈特有身材”在创业邦峰会上帮助被投企业融资。

心元资本目前有三支美元基金,一支人民币基金,总计约10亿人民币。滑雪作为心元创始合伙人之一和中国区代表,与来自台湾的创始合伙人Matt郑博仁一起掌管基金。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是心元资本二期美金的个人LP(出资人),之后成立美元FOF(母基金)之后,其机构继续支持心元。另外上市公司Line、天鸽互动也是心元LP。

滑雪投资的项目中,特别具有女性特色的项目包括天使轮投资的设计师服务平台特赞,A轮获得红杉、线性、丰厚千万美金投资女性购物的全球比价平台杰西卡的秘密免税直邮电商GDFS。因为掌管家中财务大权,她对互联网金融类项目也十分关注,2014年底投资的金蛋科技目前已有现金回报超过20倍。

寻找互联网无法解决问题的领域

《国际金融报》月子会所不像互联网轻资产,属于很重资产、难快速复制推广的产业,你有顾虑吗?怎么解决资金效率问题?

滑雪:现在投资要找互联网无法单纯解决的领域。月子会所利润率不错,只要专业性、品牌够好,我们会考虑投资。月子会所不用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快速复制推广,一家一家地做也不错。

有钱不一定能做天使

《国际金融报》现在万亿资金正涌入创投业,一些不做创投的人也想做创投,许多创投大佬也提供创投培训,你会去做创投导师吗?

滑雪:我不会参与,一方面是精力有限,二是创投是相对专业的事情,经验和经历更重要,不是光有资金就可以做的,不是通过培训天使,就能够做天使投资人,需要对成功和失败有独特的看法。

做创业者的保姆

《国际金融报》投资人用什么核心优势,才真正能长久地打动创业者,比较高效地获得好项目?

滑雪:是创业者之间的口碑。

我们是做早期投资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团队可能还没有成立公司时就开始对其投资,在创业面临困难时会对其有反馈,我们做“babysitter”(照顾孩子的人),创业者经常把朋友、同事等创业的第一时间推荐给我们,并分享很多“秘密”(如疯狂的想法、重大决策的讨论人、获得新一轮融资的方法等)等。

另外,和团队保持良好的关系更有利于投资人退出,因为良好的关系会使得团队优先考虑您的利益。此外,要有良好的互动、真正能为其提供帮助,站在创业者角度而非投资人角度思考问题。

如果创业者遇到的问题,我们暂时没有资源,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其找资源。

项目要有明确商业模式

《国际金融报》早期互联网创业经常没有盈利模式,现在你对准备投资的项目有盈利要求吗?

滑雪:要有比较明确的商业模式,至少创始人想得比较明确。当然,盈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要为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创始团队的知识面、视野、经验是比较重要的考虑因素。

A轮退出的不叫天使

《国际金融报》一个项目一般持有多久?会在什么时候退出被投项目?

滑雪我们认为直接在A轮退出的不叫天使。我们希望能支持创业者去尝试看似很疯狂的想法,不是看其融资与估值。

我们之前是做美元基金的,周期是10年,相对漫长。我们一般不会早期退出,而是希望和企业一起成长。

因为企业发展需要时间,不是一蹴而就的,企业3-5年的发展是很正常的事情。

估值、速度稳定持平

《国际金融报》大量资金涌入创投,2017年被投企业的估值会比2016年更高吗?2016年你投资了多少个项目?

滑雪:估值不会更高,因为创业、投资将慢慢回归理性,2015年和2016年上半年投资相对比较疯狂,之后一定会回归到商业本身,在估值上越来越合理,不是简单估值高与低的概念。

2016年在国内投资了7个项目,在硅谷投资了6-7个项目,跟2015年和2014年比数量差不多。

所谓“资本寒冬”,我们没有投资放慢步伐,我们看到合适的团队就会进入。

领域:国内消费、国外科技

《国际金融报》:现在主要关注哪些领域?

滑雪:国内国外不同,国外我们主要关注颠覆性的科技、大数据、AR、人工智能等;国内我们主要关注消费升级、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电商等,由终端消费驱动的领域。消费升级是to C 终端消费者的。

美元更适合长线创业

《国际金融报: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有什么不同?除了时间上的长短之外。

滑雪一是美元基金更愿意接受失败,更愿意尝试疯狂的想法,这些和人民币不同;二是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的退出机制不同。创业者根据自己的发展路径、需要、策略等来选择美元基金或者人民币基金,如企业要选择全球策略时,这方面美元基金的优势是人民币基金无法替代的,当然企业早期投资可以选择人民币基金。

早期的话,创业者可能需要拿最懂他的人的钱,即投资人认可该领域与创业者的想法。

《国际金融报》:有很多在海外上市的公司都退回来了,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滑雪:在国内环境更不好。

一笔一笔地看BP

《国际金融报》:融资中介来的项目多吗?什么渠道找项目比较高效?

滑雪:会用FA比如像以太、华兴阿尔法、逐鹿等,但是我们通过工具找的项目会比较少,更多的是自己去找。

《国际金融报》:据说一天要看几十份商业计划书(BP),很辛苦,有没有自动化软件,或模板或者体系可以参考?

滑雪:其他机构可能用机器筛选项目,我们筛选商业计划书就是一封一封、一笔一笔地看,这样虽然很累,但是这是我们投资人的工作,我们觉得投资以人为主比较好。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国际金融报》:你的合伙人Matt是台湾男性,你们之间怎么分工?决策流程是怎样的?意见不同,用什么机制协调?

滑雪:我与Matt在新浪投资9158进行pre-IPO项目时结识,相识8年,合作7年,已经形成了相当的默契。他昨天到月子中心看我时,还在感慨“我脑里的你还是24岁,一下子真接受不了你已经做了妈妈。” 能在这么多年进行默契合作,是经过了不断的磨合,俩人的投资理念已经逐渐接近。

天使阶段项目决策流程相对简单,心元最看重的是创始人和团队的背景,并且80%的案源来自于已投项目CEO或后轮合作机构推荐,基本不会接收陌生项目。投资决策中在有项目意见不同时,对方一定要有理有据来说服才可以。

通讯与协同工具:已够用

《国际金融报》:你在投资协同软件吗?国内外这块市场的区别是什么?

滑雪:通讯软件国内和国外有不同,国内是一家独大、国外相对分散,国内通讯软件流量都掌握在BAT手中,小公司怎么获得客户是比较严重的问题。二是国内的沟通软件趋向于大而全,并且非常重视用户体验,国外的不会做的很全很极致,相对来说比较专注,一般只做一件事,不会再沟通软件上增加附属功能。

《国际金融报》:作为用户,你对目前市场上软件满意吗?

滑雪:微信对我来说是熟人社交,一般有两个状态,一是偏工作交流,即周一到周五偏繁忙,周末不会使用微信;二是讨论事情微信够用,但是涉及企业内部协同是不够用的。这样使得像石墨、钉钉等有发展空间,他们关注企业内部多人协同。

我个人自己用石墨文档与Slack,已经非常高效。针对选择项目,我们一般用微信群或者Slack群沟通讨论想法,但是在地的跟踪等一般在石墨文档中完成,因为它会累积和沉淀。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编:林小艺
pt老虎机平台官网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