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助阵首映,唯一入围戛纳的华语电影讲了什么

2017-10-21 03:42:35 环球网 李慧 分享
参与

原标题:范冰冰助阵首映,唯一入围戛纳的华语电影讲了什么

文/Agatha

2017年第70届戛纳电影节学生媒体代表

作为入围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 “一种关注”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长片,《路过未来》在戛纳的首映礼备受中国媒体关注。李睿珺导演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曾为带给我不小的震撼,怀揣着期待惊喜的心情,我参加了《路过未来》在戛纳的首映礼。

在电影正式放映之前,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张译,范冰冰的助阵,而是在对导演和主创进行简短采访时,导演带着几分笑意的那一句:

“能入围,说明我们工作做的还不错。”

对于“独苗”来说,“还不错”与其说是导演的自谦,不如说是非商业片导演对自己产出的影片的肯定。小成本电影在全球影人面前放映,不仅要接受来自全球的评判,还要以自己的方式引发当代人对所处社会的人文问题的思考和探讨。

电影主要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杨子珊饰演的耀婷在父母双双失业回到老家甘肃后,为了让他们在生活了几十年的深圳有一个家,决定努力工作买房。为了快速赚钱,不惜以身试险,去做试药人,最后导致曾做过肝移植手术的肝脏再次出现严重病症。

在深圳这个城市里,耀婷有着当下最为典型,也最为普遍的身份:外来人口,非城市户口。“北上广深”的房价,谁都知道价比天高。这样一种 “典型身份”想要在这样一个城市里买房,并非易事;而要在这样一个城市里买房,对耀婷来说,却是必须做的事情。这样一件必做的事情,是所有故事发生的前提,这个前提围绕着一个 “钱”字。

因为由尹昉饰演的李新民坑了耀婷室友400块钱,耀婷和李新民认识;

因为想要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钱去整容,耀婷的室友在李新民的诱使下糊里糊涂的去试药,并尝到了甜头;

因为这样一种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金钱的途径,耀婷在来回往复的纠结之后, “小心翼翼”地走上了这一条路,她要凑够首付的钱;

……

因为钱,李新民罔顾良心;因为钱,这个城市里最底层的人群,不计成本,不顾自身健康,获取物质上的满足。最终,耀婷的室友因为整容手术,最终没能走下手术台;耀婷在知晓自己肝病变并被裁员后,仍记挂着首付,送礼恳求李新民让她试药;李新民发现耀婷就是那个一直在网上和他聊天,但从未谋面的女生。出于情感,他拒绝让她再试药,并且重新审视在试药这件事情上,自己在物质欲望中的不思量和挣扎。

影片的最后,耀婷解释了身上伤疤是因为多年前的肝移植手术。同时,进一步解释了在父母双双被裁员回到甘肃老家后,她在经历了徘徊纠结后最终下定决心一定要买房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想在这一片作为外来人员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安一个家,也是因为父母多年前准备在深圳买房的钱,给了她看病。

家,相较于西方一辈子居无定所却哪也都能为家的观念,中国从古至今对这个字都有着难为外人所理解的固执。从一个角度看,它代表着落叶归根的情结。

深圳,是家。是父母一直以来奋斗,想留下自己存在痕迹的地方,也是他们想融入这个城市文化的地方。一家人几乎所有共同的记忆,都和这个城市有关,不管是耀婷还是父母,在潜意识里,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影片中,父母回到甘肃老家后,家乡的变化和他们想象中、记忆中的,都不一样。他们和农村之间也无法再适应彼此,所以他们想在城市里有一个印在“房产证”上的家。孜孜不倦。

甘肃,也是家。电影结尾部分,镜头从火车窗口延伸至窗外底沙漠,耀婷置身于漫天黄沙中,风起,朴素衣裳的她着一身长裙,骑着马,奔向远方。在沙漠的映衬下,我们能看到一个人回归最初,感受故土的气息时,心里的安定。

不可否认,相较在戛纳同期展出的影片中,《路过未来》还存在很多问题。场面调度和美学处理过于平庸,人物和事件的融合和冲突缺少集中爆发的高潮,没能集中一点对社会问题进行更加深刻的阐述等。

这是影片放映结束之后,有我与几位国外媒体工作人员进行探讨时的一致意见。但相较于我的小失落感,有位对中国文化有浓厚兴趣以及对中国社会有所了解的媒体从业者告诉我,虽然他并没有看懂和理解电影中的每一个点,但其中涉及的中国社会问题,对处于西方社会政体的他们来说,是新鲜的。这也是一个媒体和社会人,值得思考的人文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在影片放映结束后,过半的媒体和观众都留了下来,在主创人员再次鞠躬致谢时,给予他们最真挚响亮的掌声。这是对影片在人文社会问题上的探讨、演员对人物的诠释的肯定和褒奖。相信对主创来说,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本身,也早已是一种认可和激励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编:林小艺
电子游艺送72元彩金可提现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