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黑救护:为抢患者群殴同行 出租司机帮找活

2017-10-17 14:17:18 环球网 李慧 分享
参与

  今天上午,朝阳法院审理了一起“黑救护”行业内斗的案子,为了抢生意,同行间大打出手,甚至伤及患者家属。

  重案组37号探员今天上午在朝阳法院参与了庭审过程,两名被害人也来到庭审现场,就当晚如何抢活儿引发互殴,和被告高进牌当庭对峙……

  其实这只是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今天重案组探员带大家回顾庭审现场,为你揭秘“黑救护”的真实江湖。

将黑救护同行打伤,高进牌涉嫌寻衅滋事受审。

  将黑救护同行打伤,高进牌涉嫌寻衅滋事受审。

  指控:抢生意把对方打成轻微伤

  高进牌1983年生,不高,身形偏壮,他和两名被害人,也就是他的同行,都是小学以下文化程度,案发前无职业。

  公诉机关指控称,高进牌2016年7月9日1时许,在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地坛医院南门停车场内,因黑救护车抢活一事与王某(男,41岁,黑龙江省人)发生争执,后伙同他人将王某打伤,致其左胸部皮肤划伤、左大腿下段外侧皮肤挫伤(经刑事科学鉴定属轻微伤);将付某(女,42岁,北京市人)打伤,致其左肘部皮肤擦伤、右前臂皮肤划伤(经刑事科学鉴定属轻微伤);另将王某所驾驶的车辆砸损,经鉴定损失价格为2720元。

  公诉机关认为,高进牌随意殴打他人,致二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认罪。我愿意一人赔一万。”高进牌说,但被害人并不同意。

  辩护人对高进牌做罪轻辩护。“被告人因同是黑救护车抢活纠纷,事出有因,危害较小。”

  公诉机关建议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以上、1年6个月以下。

  法庭未对该案当庭宣判。

受害人王某和付某(高进牌身后)均来到法院参与庭审。

  受害人王某和付某(高进牌身后)均来到法院参与庭审。

  讲述:连患者家属都被打了

  庭审现场,高进牌回忆起自己的“黑救护生涯”。

  这些年,高进牌一直在北京各医院开黑救护车。2012年也“出过事”,那会也是因为抢活,被丰台警方刑事拘留。

  丰台被逮了,就换个地方。2013年,高进牌发现朝阳崔各庄地坛医院,没有黑救护广告,这是个商机。于是,高进牌就在门口发小广告,负责联系回老家的患者和黑救护车,从中赚取提成。

  这次打架之前,高进牌已经在地坛医院干了3年。

  2016年7月8日早晨8点多,高进牌接到一个家属电话,说晚上12点要去山东菏泽,讲好了价格,7500元。晚上10点,他把车(黑救护车)拉到医院南门停车场,等着这名家属。结果,对方打电话过来,说不用车了。

  生意被抢了。

  抢高进牌生意的,同样是一拨“黑救护”。高进牌当时正和同行王某聊天,聊着聊着,发现对方也在等一个拉去菏泽的病人。

  “我才知道我俩一个活儿,我就跟他说这活儿我已经应了,就和他打了起来。”

  据王某陈述,当天晚上高进牌一方7、8号人,在混乱中砸了他的救护车,金项链和部分现金也丢了,事后对方也不赔钱,才选择报案。

  在今天上午的庭审现场,另一名“黑救护”付某称,事发当天,自己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打了两嘴巴,甚至连她的客户,也被高进牌打了。

涉案的黑救护车外观。

  涉案的黑救护车外观。

  证言:医院停车场人士否认与被告人“有关系”

  黑救护的“客户”申先生在证言中指出,事发当天凌晨1时许,他们乘坐租来的救护车进医院,但车没开到南门住院部就被附近司机打了。

  为什么起冲突?申先生回忆,进医院的一小时前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对方问“你们是不是有人要出院?6500走不走?”

  申先生回忆,当时自己从没联系过这个号码,问对方怎么知道的,对方说了句“你别管了!”就挂了电话。

  后来发生的打人事件,申先生猜测,是因为没用高进牌的车导致,“付某的救护车是我自己上网搜。

  黑救护盘踞各大医院附近,光靠发小卡片就能占稳地盘?高进牌称,自己认识地坛医院承包停车场的张某,是他“社会上的大哥”,为了长期在此拉货他经常请张某吃饭。

  据重案组探员了解,这位高进牌口中的“大哥”张某,2006年来京务工,2008年曾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刑,刑满释放后就在朝阳区这家地坛医院管理停车场。

  “我知道高进牌,是医院门口开黑出租的,平时没有金钱往来,和他不熟。案发后一个月我才知道有打架一事,停车场保安告诉我的。”

  重案追问

  被害人称财物被抢 为何不定抢劫罪?

  被害人在公安机关报案记录及庭审上称,事发当时王某丢失了金项链,被砸的车上两万现金也不翼而飞。就这些财物损失,为何不向高进牌追究抢劫罪的刑事责任?

  检察机关解释称,关于现金2万丢失,目前只有付某陈述是高进牌造成的,对此说法尚没有佐证,2万现金在车上的说法也没有取款凭证等证据,而王某第一次证言称对此事不知晓,目前两名患者家属也已经无法查找,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对这起事实不做刑事上的评价;而根据证据,王某金项链的丢失责任也没有指向高进牌,高进牌否认抢劫且没有在高进牌处起获到赃物。

在医院外,探员通过这些小卡片就可以联系到黑救护车。

  在医院外,探员通过这些小卡片就可以联系到黑救护车。

  重案探访

  “黑救护”仍存在 自称便宜有市场

  探员了解到,高进牌和王某两人开的车都是河北牌照的“120救护车”,外观和内饰都和正规救护车一样,车内还有“已消毒”字样。

  庭上两人均承认自己开的是黑救护车,付某更称自己有证件。

  救护车就挂靠在河北省保定市某门诊部,如果患者需要会给派随车的医护人员。“要是人家需要医护人员,俺们就不拉了。”王某补充说明。

  “河北牌照怎么能是正规救护车呢?”高进牌的辩护人认为,这恰恰表示双方都是无资质的“黑救护”。

  如今位于崔各庄乡的这家地坛医院是否还存在“黑救护”?昨天探员在医院现场发现,不论是院子停车场、急诊、病房,医院内均没有发现救护车的小广告。

  一位护工告诉探员,如今管理严格,这种人不敢出现在医院内,“你可以到医院门口看看。”

  探员在医院东门外,看到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车玻璃上印着“120长途组”的广告字样还有联系电话,车窗边上也插着很多名片。

  “找救护车吗?”一位在门口趴活的出租司机上前低声说。他声称能联系到“黑救护”,15元一公里,没有起步价,比如约300公里的路程需要六千元,“车上两个司机和一个跟车的,如果不用药就没有别的费用。”

  “我们跟正规救护车一样,车上什么都有,主要我们便宜啊,正规的你怎么着得贵一倍。”他说,因最近查的严,所以车都不会在医院附近出现,如有需要打电话联系。

责编:林小艺
六合彩生肖表图片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