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监管的新内涵与新动向

2017-11-23 00:33:22 环球网 李慧 分享
参与

原标题:中国证券监管的新内涵与新动向

中国证券监管的新内涵与新动向

——证券监管与证券改革必须稳中求进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教授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

210日,2017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在证监会机关召开。会议总结了过去一年的工作,分析了当前市场形势,部署今年重点任务。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士余出席,作题为“不断强化四个意识,牢牢把握稳中求进,协调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稳定发展”的讲话。从刘主席简洁而丰富的讲话内容中,释放出了我国证券监管的新内涵、新动向。

一、“稳中求进”的监管理念符合证券监管三大目标

刘主席讲话的主旨内容可概括为四个字:稳中求进。稳和进是矛盾统一体,稳而不进,则是无为;进而失稳,或有风险。稳中求进既是辩证法,也是证券监管工作的理念与方法。刘主席将稳中求进的监管理念归纳为“六稳六进”。其中,“六稳”的重中之重是: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偏离,这是最大的稳。“六进”的核心宗旨是: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的能力,这是最根本的进。

事实上,刘主席“六稳六进”的证券监管构想(思想),完全符合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证券监管的三大目标:一是保护投资者;二是保证证券市场的公平、效率和透明;三是降低系统性风险。坚守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改革大方向,既是保证证券市场的公平、效率与透明的需要,也是保护投资者的客观需要。同时,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的能力,则是降低或减少系统性金融风险最关键、最重要的一环。因为金融风险既来自于过度加杠杆,也来自于过度脱实向虚,因此,降低或减少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实际上,证券监管的三大目标是紧密相连的,而且在某些方面还是相互重叠的。许多确保公平、有效和透明的市场的要求,也会促进对投资者的保护并帮助减少系统风险。同样,许多减少系统风险的方法也会为投资者提供保护。IOSCO指出:“国内和国际市场范围的证券监管机构应将一贯关注保护投资者作为其指导原则;一贯的高监管标准和有效的国际合作不仅可以保护投资者,而且可以减少系统风险。”它同时强调:“健全和有效的监管及其所带来的信心对于证券市场的完善、增长和发展至关重要。”

二、“资本大鳄”将纳入重点监管对象

刘主席“稳中求进”的证券监管理念,始终将投资者保护放在首位,尤其符合中国国情。A股市场是一个机构投资者极其短缺的“散户市”,85%90%的成交量是由散户完成的,由于散户“用脚投票”的能力以及风险意识比较薄弱,很容易形成机构对散户的不对等、不公平的博弈与搏杀,最终机构大户及牛散以“资金优势”和“信息优势”称王,散户被鱼肉,成为买单者。

其实,证券监管有三大最基础性的任务,一是严查严打信息造假;二是严查严打股价操纵;三是严查严打内幕交易。从过去两年查处的证券违法犯罪记录来看,纵横于证券市场的大机构、大资金,很容易利用其资金优势和信息优势,从主观上或客观上造成股价剧烈波动,引发市场过度投机,甚至可能存在股价操纵及内幕交易的犯罪嫌疑。因此,必须对不良的大机构、大资金进行严格的必要监管。

在本次工作年会上,刘主席将矛头直指“资本大鳄”,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资本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这是一个重大信号,证监会将要加大对资本大鳄的监管力度,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

这里的“资本大鳄”,笔者认为,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四类大机构或大资金:第一类是介入股权并购的产业资本;第二类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保险资金;第三类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私募基金;第四类是偏好炒股、或任性增发的上市公司。

当然,并非所有资本大鳄都是不好的。但对于资本大鳄好坏的区分,至少有四个监管点或识别区:第一,并购交易资金来源是否合规合法?比方,是否来自自有资金或长期资金?是否过度加杠杆?第二,并购标的估值是否存在人为操纵?比方,并购方与被并购方之间是否存在关联交易?是否存在“对赌协议”?并购双边是否会联手对赌散户?第三,大股东减持与增发股抛售是否存在股价操纵或内幕交易?比方,上市公司是否同步推出了资本公积金大比例转增方案(如每10股送20股以上),以配合大股东减持或增发股抛售?第四,跨界并购及炒壳重组是否应该严厉限制?很显然,我们鼓励并支持实体经济“主业”做大做强的并购重组,但我们反对脱实向虚、不务正业的跨界并购,并同时反对保护“僵尸企业”的保壳重组或炒壳重组。

严厉监管资本大鳄,有利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净化并壮大机构投资者队伍,引导培育价值投资与长期投资的市场理念,这将是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石。

三、监管重心下移:交易所走向一线监管

刘主席指出:交易所的一线监管功能在过去是薄弱的,现在必须加强,这是下一步监管的主要力量。他在会议上强调,交易所要切实发挥一线监管功能,以监管会员为中心。刘主席还透露,沪深交易所下一步要和各省证监局签订《上市公司监管备忘录》,期货交易所照此办理。这是证监会分权或放权的一种表现,有了交易所的一线监管,证监会将会更轻松、更高效地依法行政,并进一步提高监管效率与监管水平。

证券监管从来都不是证监会一家的事。行政监管只是证券监管的一股重要力量,但市场监管还需要多方协同、齐抓共管,这包括一行三会的依法行政与合作监管,交易所依法审核与会员监管,发行人、上市公司及证券中介的自律(诚信与法治意识自我约束),投资者自我保护与维权意识,以及投资者“用脚投票”的能力,集体诉讼与市场做空机制,此外,还有全民参与的社会监督(如有偿举报)机制也是十分重要的安排。唯有如此,才能构筑“天网恢恢”的有效市场监管体系,才能对证券违法犯罪产生足够的威慑效果。

刘主席批评有些证券公司缺乏最基本的诚信意识,比方,有些证券公司过去(拉人开户)是能骗就骗,结果人家来了,又说“这里面弱肉强食,我们尊重市场”,那能行吗?刘主席还批评了那些“黑嘴”股评家:有些券商的分析师“语不惊人死不休”,预测指数能到个位。网上预测股票预测到个位数,股指能预测到个位数,电视里操着各种方言的各种预测,什么2673点,什么今年要到3284,怎么可能预测到个位数?现在可能点击率决定他在公司是不是经济学家,黑哨几年没打,又出来了,好政策也被黑哨吹歪了,全世界也没见(像我们这样)个别券商、经济学家这么胡说八道。刘主席指出:要更加重视上市公司的质量,上市公司背离价值,资本市场脱离实体经济,不酿成大祸才怪。“少几分浪漫,多几分严谨,多几分理智。”

对于中概股回归,如果是多地挂牌,或是经过IPO通道回归A股,我们是应该支持的,但如果中概股一窝蜂地回归是为了制度套利,或是通过买壳上市回归A,我想,监管层是不会支持的。因此,刘主席讲:“去年初中概股回归一度盛行,应认识到,在美国上市不回来,一样也是服务国家战略。”他说,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标准不比美国等其他市场低。

因此,加大监管力度,不仅要扩大监管对象和监管范围,而且还要将监管重心下移,让监管贴近市场,贴近服务对象,以保证证券市场健康稳定的发展。

四、股指稳定与融资力度不能对立

一直以来,我们错将股市下跌归罪于新股扩容,只要股市持续下跌,监管层就会迫于市场压力,采用行政命令暂停IPO、关闭A股一级市场;只有当股市持续上涨时,监管层才会重新打开一级市场,重启IPO。这一潜规则一直持续至今,A股似乎患上了“新股恐惧症”,为此,监管层经常会以“暂停IPO”的行政管制,停止新股扩容,股市顿时失去融资功能。在A股市场开门营业的26年中,我们先后9次关闭一级市场,其中,一次性关闭时间最短的为4个月,关闭时间最长的为15个月,9次关闭一级市场的总时长为5年零7个月。也就是说,在A股开门的26年中,一级市场大约只运行了20年时间,这严重制约了A股市场的正常扩容与发展。这也是市场低效、市场化程度低下以及行政管制过度的重要表现。

但自去年下半年以来,AIPO一直保持了快速扩容的态势,并且至今未受到股指波动的影响和冲击。今年春节前后,曾有人以“维稳”为借口,主张应暂停IPO或放缓IPO节奏。但在这次会议上,刘主席指出:“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2017年,资本市场服务国家战略的力度要提升,要进。”

刘主席认为,资本市场的核心功能是融资,“股指稳定与融资力度不能对立”,这句话释放出了十分重要的政策信号。第一,IPO节奏将与股指波动脱钩,证监会不会再因为市场波动而暂停IPO,更不会随意关闭一级市场。第二,目前的IPO节奏将常态化,我们必须“咬住牙关,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用2-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第三,IPO加速扩容,既能服务实体经济,又能有效打击炒壳游戏,让垃圾股价格回归地板。

五、注册制是监管的方法论和方向性要求

注册制改革是中央决定、人大授权的一项重大改革。2013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出:将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鉴于《证券法》修订的困难与缓慢,为确保注册制改革尽快顺利推进,201512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授权决定,该决定的“授权期”为两年,自201631日起施行,在两年内,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有权”调整现行《证券法》有关规定,而不必等待《证券法》修订。

然而,在注册制改革过程中,市场出现了许多片面而错误的理解,有人认为注册制就是降低IPO门槛,他们将注册制妖魔化;也有一些人认为只有美股的注册制才是标准模板,而A股市场尚无资格推行,他们将注册制神秘化、理想化。此外,也有一些人将注册制与行政核准制完全对立、水火不容。

实际上,IPO注册制是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改革精神的结晶,其实质是一级市场“去行政化”,还原IPO市场属性,淡化监管层对IPO企业的投资价值的实质性判断,强化“卖者有责”与“买者自负”的相互约束,让市场主体各就各位、各负其责,让监管层集中精力加大对市场违法犯罪的监督和管理。这就是注册制的全部内涵和真正意义。注册制改革没有统一标准和固定模板,它可以是中国特色的注册制,甚至还能吸纳行政核准制的合理成份和有益做法。因此,在这次会议上,刘主席明确指出:注册制是监管的方法论和方向性要求,而不是监管的目标,它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注册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

不过,刘主席也强调,不管是行政核准制,或是注册制,各种准入类产品,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质量审查,资本市场运行要稳定。他认为,行业管理、市场监管的政策预期要稳,已经被行业发展,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各项政策、方法、导向要扎实执行,务求实效。稳定的预期是市场证明有效的做法,必须牢牢去做,别折腾,企业IPO的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公司股票的质量审查。

由此可见,在2017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刘主席的讲话不仅阐明了我国证券监管的新动态、新方向,而且将“稳中求进”的证券监管理念贯穿于资本市场改革的全过程,这必将对A股市场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编:林小艺
马牌百家乐游戏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
1|1| 1|1| 1|1| 1|1| 1|1| 1|1| 1|1| 1|1|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